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二十章 龙蛇百断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章 龙蛇百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惜,这木门却是朝里爆开的。

  漫天飞散的木屑纸碎里,众人只见到一个魁梧身形冲将进来,开掌如伞盖压覆,直接把力奴的头颅一把攥在手里。

  电光火石间,这条张家恶犬竟毫无还手之力地被轻松制住,命悬一线。

  “给本公子放手,今天谁再敢动我的人,我张家就要他的命!”

  十万火急下,张射侯也来不及从纷纷扬扬的碎屑微尘中分辨来人是谁,借着满腔的焦急怒火,脱口就是人身威胁。

  然而来人不管不顾,只是单手发力,居然把一身横练、暴戾恣睢的制都山二煞之一轻松地压跪在地。

  局面之悬殊,几如成人戏弄稚子。

  “好啊,张家小儿,不仅配合家奴暗算朝廷命官,还敢对本官出口威胁。你们张家这是吃了几斤熊心豹子胆,想要谋反吗?”

  魁梧武者冷笑着喝道,滚滚声浪中威严满溢。

  听音观形终于认出来者身份的张射侯面色瞬间煞白一片,好似有一股寒流自脚底板一路爬到了天灵盖,把他所有的焦躁蛮横全部冻结。

  “李大人,怎么,怎么是您?”

  压着力奴站在门口的来者正是赤沙城掌武司的武监李观鱼。

  这可是城中地位位列前五的真正大人物,若是仅算官面上的职位权力,即便是行政方面的第一人赤沙城城主,也没有资格对他下令。

  “李大人!”

  原本作壁上观的徐中约、甄英杰等人,也都赶紧上前低头行礼。

  “嗯。”

  武监对着几位公子小姐高傲地微微颔首,转眼看到了身边的风云游,反而脸上露出一丝亲切的笑容。

  作为贺州上品世家李家的子弟、天人交感境界的武者,李观鱼不过对着室内扫了两眼,就大概知晓了之前几方交手的经过。

  “射侯见过李大人,刚刚小侄实在是猪油蒙心,没有看清您的大驾,以至于口出狂言,望您海涵!”

  张射侯这下就像是老鼠见了猫,原本飞扬跋扈的脸上只剩下乖顺。

  张家二公子如此怕李观鱼,第一是因为掌武司实在是职权广大,李观鱼自己也武力不俗;第二则是因为贺州李家位格远在张家之上,让向来自矜家世血统的张老二天然低了一头。

  大梁之中,世家被粗粗划分为三等。第一等自然是保有武经,曾经出过并且未来还可能出武圣强者的四大世家(定州风、具州后、青州易,以及中州皇族萧氏);第二等则是胜州卓家,贺州李家之类拥有武典,有地榜宗师镇族的一州豪门;其余只有四阶先天或者五阶元磁境高手的家族则一律归为三等。

  像张鹤卿这种赤沙城里坐二望一的高手,放到李家这个级别的家族去,说不得还排不进前五。

  大梁武道典籍,多以“经典功决”作为尾字,其中可能踏破天门者为经,上及天人者作典,其余碌碌,皆混属功决。

  当然,落魄武者自己创个三脚猫的体操,硬要命名为xxx经惹人耻笑,那也没人拦你。

  张家二公子由于武道天赋平平、任事也不算精干,一直被笼罩在父兄的阴影下,在家族内得不到足够的尊重;故而他平日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世家公子身份。

  但这个身份放在贺州李面前,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听到张射侯的软话,李观鱼只是面上冷晒,并未接口。

  “今日本官与姜城主以及其他几位大人约在甘草阁用饭,没想到吃到一半听见楼下有人交手坏了兴致,正在纳闷是哪里来的蟊贼敢在风雨楼撒野。”

  李观鱼两眼睨着低头垂目战战兢兢的张老二,平淡说道。

  “结果本官走到这重楼阁门口,居然当头就给人暗算了一剑。呵,若非本官先下手破门,下一击就是这制都山力煞的搏命冲撞了吧?”

  风云游、甄英杰等人抬眼望去,果然看见李观鱼玄色武服的右肩上有一个破洞,倒是看不出有没有受伤。

  显然,这就是风云游让过的那一道崔嵬剑气的杰作。

  武监这几句话平铺直叙,但谁都听得出其后风雷密布。尤其是用词里又是“暗算”,又是“搏命”的,骇得张射侯冷汗涔涔、两股战战。

  “当初尔父要将力刃二煞蓄养在府中,可是以家族声名于我担保,你今日纵他行凶,看来是不将我掌武司放在眼里啊。”

  说到此处,李观鱼提着力奴天灵盖的右掌发力,酷刑之下,众人只见到恶汉脸上五官挤作一团,痛苦得嗬嗬做声,竟是嚎不出一句囫囵话。

  “今日冲撞大人,实在是小侄不是,但力奴刚刚乃是被狂沙门弟子风云游打得逃命,绝非是想要袭击大人,还请李大人明鉴,饶他一条狗命。”

  张射侯咬了咬牙,好似牺牲甚大地俯身对着李观鱼作了一个近乎及地的长揖,开口请道。

  这等骨节上还说出这等话,真是主次不分,观事不明。

  看到张射侯还想推卸责任、保个全须全尾,风云游心中哂道,只觉得此人果然是个草包纨绔,比之陈平之都差出去几条绿柳巷。

  “怎么,你张家的恶奴我李武监就是动不得?刚刚你那句‘今天谁再敢动我的人,我张家就要他的命’可真是霸气四溢啊!”

  看到张射侯到了这份上还想着一羽不掉,李观鱼怒极反笑,心中衬道自己还真是没有牌面。

  “张老二,我今日要是就把力煞当场正法,你张家为之奈何?!”

  “为之奈何”这四字出口,李观鱼已然话音带煞。

  局面至此,张射侯心中还是在力奴死后如何回去交代的细枝末节上纠缠不清,正要出言再保,却见李观鱼一招得自家传绝学“震荒典”的“龙蛇百断”悍然出手。

  众人只听得力奴身上一阵连绵爆响,一息之间,这位强壮似熊罴般的恶汉已然七窍流血,全身骨骼被震成了几百截。

  “啊!”

  两声娇呼响起,一声来自于重楼阁内的蔡小姐,一声却来自站在厅外的小翠。

  原来,自刚刚风云游与力奴交手之时,在楼下感到楼阁震动的褚掌柜和小翠就急忙赶上来查看状况,正跑到四楼,就看见李观鱼驳了张家二公子的脸面,然后出手震杀了张二的伴当。

  看到李观鱼当场把族内的重要“工具人”格杀在地,张射侯脑子一片空白,一下子手足无措地愣在了原地。

  这是风云游第一次见到活人被当场打死,但他的内心却意外的毫无波动,或许是此生生做猎户,在山间已经剥夺了太多生命——毕竟兽血与人血俱是嫣红,并没有什么分别。

  出了口恶气的李大人也不再理他,反而转过身来看向了一旁的风云游。

  “少年郎,许久不见了。这几个月,本官可是常常听到你的姓名,坊间可都说你是赤沙城第一天才。”

  李观鱼一改原来的口气,说话格外亲和。

  “些许薄名,无足挂齿。小子还要感谢大人辣手显慈悲,当场将这恶徒绳之以法。”

  风云游执后辈礼,回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