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变卦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变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日后,连带护卫总共有两三百人的商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此行至今,一路顺利,平安无事。

  两国互市的指定地点在无生沙海之外的草场,离赤沙城大约三百五十里地。五日能到,乃是队伍中挽马充足,人员老练精良,再加上一路无雨,方才能够。

  换做寻常商队,日行五十里已是天幸。

  此时已是一月底,再加上今年春来较早,草原之上原本覆盖的皑皑白雪已尽数化尽。

  风云游翻身下马,把缰绳交给迎上来的李家小厮;商队内的数百匹马将会被统一拴在李家的临时马厩,由专人照料。

  少年举目眺望人流熙攘的市集,但见得牛马车架首尾相连,遍布了整片草场,而期间夹杂的星点白色毡包好似朵朵白云,点缀其间。

  视野之中,有五杆大纛最为显眼,分别以黑白青黄红为底色,上面各有旗纹,在长风下飘舞不止。

  “风师弟,这般规模的互市,在别的地方可不容易见到,要不要到处走走看看?到了这儿,就不必再担心有什么盗匪了。至于整个交易过程,李家那边会自己搞定,也不需要我们去添乱。”

  薛赤在风云游身边站定,目光顺着他的视线探去,就看到了那几面大纛。

  “那五面乃是大草原上五位大首领的旗帜,胡人以力为尊,故而这五位首领也是突句汗国仅有的五位武圣。

  你看那面绣有金色大日的白旗是可汗的王旗,绣有苍鹰的黑旗是鹰王的旗帜,血骷髅旗代表的是是血帅,而青色绣有狼首的那面就是狼主的青狼旗。

  最后那面黄云旗是荒尊的旗帜,而李家这次交易的对手方就是荒尊麾下的部落。”

  薛赤与风云游正说着,就见到又有一只商队浩浩荡荡的往市集开来,队伍中挂着的两面旗帜上一书徐字,一书张字,却是赤沙徐家的队伍。

  作为主营皮货的商贾家族,与胡人互市对徐家的生意促进作用最为巨大。

  “徐家自有互市以来,历来都是由张家提供护卫。不过张家作为平沙郡的郡望,拥有赤沙城东南面的大片良田,故而不需要像我们门中这般着紧创收。”

  薛赤说道。

  眼见李家的伙计们开始卸货,而李思邈和各位管事们也各自繁忙,风云游便与两位师兄结伴,开始往市集中闲逛而去。

  .......分割线.......

  三人联袂逛了约莫半个时辰,到处都是突句汗国与大梁的商队在谈生意,中间见到相谈甚欢的交易有之,但更多的是争执与妥协。

  好在汗国仰慕中土文化,大小贵族普遍都会汉语,让双方的沟通不至于有障碍。

  “胡人没有礼教,若是能够掠夺,他们就不会想交易。这些习气也会带到互市中来,所以大多数生意就算是之前谈好的,临到了交割的时候也会多出变数。”

  程力夫说着,便发现眼前的车货非常熟悉,抬眼一看原来是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李家这儿。

  “怎么样刘管事,都查验清点完了?”

  双方的车队之前,一位身着皮甲,生得矮壮的胡人武士对着从车队中走出的李家管事问道。

  “查完了,图克大人,都是上等的货色,完全没有问题。”

  管事脸上赔笑回道,说话还用上了敬语,非常小心。

  “那行,你们这次的货也不错,按照公道价格,能换我这七十车,没有问题的话,就安排交割吧。”

  胡人武士说得随意,李家的管事却瞬间变了脸色。

  “图克大人,您是说岔了吧,按照约定是一百车的药材啊?”

  他赶忙提醒道。

  “约定?约定都是会变的,能作数吗?

  你们大梁和我们可汗现在不动刀兵,说不得过几年又要见血,约定算得了什么?”

  胡人挂上了蛮横的笑容,故作随意的提起战争,欣赏着刘管事脸上的惶急和讨好。

  “这一年,为了帮你们这些汉人寻药,我们好多牧民遭了白毛风,折了许多人命,你要继续做这笔生意,这个价格必须要加,懂了吗?”

  图克说完,再不废话,转身就走。

  但刘管事自然不能让他就这样离开,他抢上两步把武士拦下,额上已经见汗——他知道对方是放屁,牧民绝不可能在寒冬腊月出门寻找草药,但却不能表现出来。

  “图克大人,贵方损了人命,确实是需要补偿,但是三成实在是太多了,我无法向上面交代啊。”

  按照以往的经历,每次李家来参与互市也少不得要和胡人扯皮,最后付出些利益也是寻常,但这次图克索要的三成折价实在是太多了。

  “你既然做不了主,就去找你上头的,别来烦我。”

  胡人武士绷脸龇牙,凶恶的吐出这几个字,然后一把把刘管事横推出去,看到年近六十瘦竹竿似的管事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撂翻在地,众多围观的众多胡人都嬉笑起来,好似一群食腐的鬣狗。

  面对胡人的凶形恶相,李家的众多伙计敢怒不敢言,只得侧目而视,连赶上来扶自家管事都显得格外小心翼翼。

  毕竟,这个胡人商队乃是突句汗国五大武圣之一,荒尊的麾下。

  图克讥笑一声正打算走开,却感到身子一轻,他扑棱着双脚向下一看,竟是自己被凌空拎了起来。

  “你这个倭瓜,怎么,动了手就想走?”

  自然是正好闲逛回来的风云游。

  在突破移山之力达到炼骨境界后,风云游的个头又长了两三公分,此刻一米八多的他单手提着一米六出头罗圈腿的图克,好似大人提着小孩。

  “大胆,你做什么,快把老子放下来!”

  被人揪着皮甲悬在半空,这是何等羞辱,图克一张脸涨得通红,奈何他四肢短小,皮甲又坚硬,完全捞不着身后的风云游。

  “朝刘管事好好道个歉,我就放你下来。”

  少年半转身子,把手上的图克朝向被扶起身来的刘管事,还随意的上下抖了抖。顿时,众多李家的伙计都被这胡人此刻的滑稽样逗笑了。

  “你这汉狗找死(汗国语)!”

  看到自家大人被如此折辱,本来在周围看戏的胡人好几个都拔出刀来,想围上来动手,但刚一动身,却发现完全提不起步子。

  他们低头一看,自己的双脚不知何时已被地底涌出的沙环禁锢,动弹不得。

  风云游微微转头,向身后抱臂而立的薛赤颔首致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