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拿捏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六章 拿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子,你最好现在就把我放下,然后给我跪下道歉,否则等到我们舒翰俟斤过来,谁也救不了你!”

  被拎着的图克看到身侧的景象,知道过来的这几位汉人会武,便省下了挣扎的力气,只是面上还色厉内荏的威胁。

  “小矮子,人要学会先看眼前,再想以后。你首领过来了我死不死不知道,但你现在若不服软道歉,我就打断你的腿,让你跪着磕头,你赶紧动动你的倭瓜脑子,想想清楚再说话。”

  风云游哂笑道。

  自出发前,他就从薛师兄那知道,为了防止部分争端扩大化,大梁与突句汗国约定互市不得有先天境界的武者参与,只要对方的头领也是三阶,狂沙门的护卫队就能和他们掰掰手腕。

  图克听到身后云淡风轻的话语,额上不由得发了一阵冷汗,心中正哆嗦着要不要服个软,就听到面前的刘管事求情道。

  “风少侠,老朽身子骨硬朗,摔一跤不妨事;您要不还是把图克大人放下来吧,毕竟和气要紧。”

  刘管事虽然对风云游仗义出手感到感谢,但心里却只想着息事宁人,看到风云游态度强硬不留余地,反而心中埋怨对方只顾畅快,不顾及李家的生意。

  此消彼长下,本已动摇的图克又硬气起来。

  “刘管事,你最好让这小子赶紧给我撒手,否则今次的生意,可就不一定做得成了!”

  他凌厉地叫嚣。

  出手帮忙却不被领情,风云游倒没有心生愤懑——他知道类似刘管事这种未曾练武的老者跌打滚爬了一辈子,万事都本能地想着忍让。只是手上拎着的杂碎此时还不知死活的叫嚣,已穷尽了他有限的耐心。

  身上皮甲一松,图克旋即落地,他还未来得及欣喜,就感到一脚踹在了自己的腿弯,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放肆!”

  风云游正要施展手段,就听到身后恶风呼啸,双目微瞥,发现是一位身材高大衣着华丽的胡人大汉朝着自己扑来。

  “俟斤大人,救我!”

  看到救星出现,跪倒在地的图克赶忙求救。

  在突句汗国,经商乃是贱业,故而胡人商队方面的首领舒翰拉着李思邈还有他的族叔在别处喝酒,让手下人推进交割;当然,图克的嚣张跋扈与苛刻条件也是出自他的授意,好方便他最后出来扮红脸,攫取到最大的利益。

  结果酒菜吃到一半,手下的牧民就来汇报说图克被李家擒下,惊得他赶紧赶来,正见到风云游制裁手下的这一幕。

  自己人吃瘪,从来都是作为蛮横施暴一方的舒翰哪里忍受得了,也不问青红皂白,先手就是一记凌厉的爪击。

  人族先民在创立武道之时,多有从异兽的动作中模仿取意,故而草原上脱胎自鹰狼的杀法招数极多。舒翰功体达到二阶贯通境,修习的杀法名叫鹰爪三探,号称“沾衣断脉、分筋错骨、点穴闭气”,若是击中,一招就能让敌人失去大半战斗力。

  面对突袭,风云游转身提腿,一脚把想要起身的图克踢翻踩在足下,然后左手探出,拂指如鞭,精准地抽在对手抓来的左手手腕上,劲力一吐,瞬间打散了舒翰聚在臂膀上的刚力。

  在观天神眼的辅助下,力量与速度本就超越普通二阶的风云游对上其他同阶的武者,已然展现出了碾压般的优势。

  势在必得的爪击被破,二阶中的舒翰空门大开,只见眼前残影一闪,就被风云游闪电般探出的右手一把锁住了整个天灵盖。

  下一刻,少年发力一压,舒翰前冲的身形就不由自主的一矮,直接滑跪在了地上。

  一招之间,平日凶狠的两位首领就被这个汉人少年随意制住,原本虎视眈眈的胡人牧民们再不敢随意动作。

  “你……”

  被压跪在地的舒翰怒火狂燃,脖子一梗抬头就要暴喝,却被风云游的左手轻巧地捏住了两颊,把所有的声音连着火气都憋了回去。

  “我自幼居于山野,见得无边生死轮替,做事一不管后果,二没有耐心;我松开左手,你若还要和我咋呼,我不管你是荒尊的人,还是狼主的人,只要他们今日不亲自出手,那待会谁都救不了你的性命。”

  风云游抬起舒翰的头,一双深邃无底的瞳眸定定地盯着他的双眼,让这胡人觉得自己好似在与席卷草原的磅礴风眼对峙。

  在少年毫无烟火气的声线之中,舒翰好似被抽去了脊柱,原本绷着力的宽阔脊背不知不觉地就软了下来。

  作为统管数百牧民,与草原上的狼群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俟斤,这位胡人武者清楚地知道装腔作势与最后通牒的区别,若是他不识好歹,恐怕这位汉人少年真的会痛下杀手。

  以自己的命为注,这叫他怎么敢赌?

  风云游松开左手,看到舒翰果然收敛了脾气,微笑着用右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头顶心,好似在给与一只好狗儿主子的肯定。

  “风少侠,舒翰俟斤刚刚也是关心则乱,不如你先放他们起来。”

  看到被伙计们扶着的刘管事,再联想到往年胡人展现出的德行,李思邈的族叔心中已经有数,但既然己方看起来未曾吃亏,他当然也要出面安抚。

  作为李家这边名义上居于李思邈之下,实际上是执行负责人的大管事,这位族叔可以认为是甲方代表,风云游自然要给他面子。

  “俟斤大人,图克管事,两位没事吧?”

  看到风云游放二位起身,大管事上前关心道。

  “如果之前有什么误会,还请二位海涵,我们两方合作多年,互利互惠,总不能因为些小事伤了和气。”

  这样轻飘飘地就想把屈膝之辱揭过,舒翰如何肯依。

  “哼,事已至此,还谈什么和气,这个生意不做也罢。”

  胡人俟斤冷哼一声,转身就要走——有风云游这尊煞神在侧,哪怕他心海上狂澜澎湃、怒火蒸腾,却也只得自个儿硬捱着。

  听到投下了大本钱的生意就要泡汤,两位管事顿时心中慌乱,赶忙上前作揖安抚,好容易才让舒翰停住步子。

  “今年这笔生意,你们李家如果要做,价格一概上涨一倍,如果你们拿不出更多的货来,我这就给五十车,没有二价,你再与我还价一句,我当场就走。”

  好容易被两位管事劝下的舒翰没有向风云游发作,反而对着李家借势下刀。

  柿子要挑软的捏,这个道理四方通行。

  看到舒翰阴沉着脸决绝地报价,李家商队上下心中俱是一沉。

  一百辆大车的药材变成了五十车,哪怕之后的所有环节都顺利非常,李家也要小亏。

  大管事想要开口斡旋,但想到之前舒翰被逼得跪地,图克更是被踩在脚下,终是不敢挑战对方的决心。

  沉默半晌,大管事叹了口气,打算接受对方的条件,以保全大部分本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