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埋伏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九章 埋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谷之中,阴影之下,车马安稳向前。

  不论是商队伙计还是狂沙门的护卫,无人注意到直线距离数百米外的山脊上,探出了一排人头。

  咻!

  激越的箭哨声突然响起,策马赶路的众人循声望去,便见到接连三波箭雨自远处山头抛射而来,其中最近的一波矢阵已经接近商队的上空。

  “敌袭!”

  第一时间,薛赤的呼喊声就响彻苍穹。

  “优先保护人手!”

  不过一句话的功夫,箭矢已如雨点般降落,好在狂沙门此次的百人护卫队伍中有过半乃是二阶门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下,倒是将李家所有不会武功的伙计保护得当。

  远距离抛射下,似急实缓的箭矢对武者而言威胁不大;然而接连而下的三波箭雨本就不是为了伤人。此刻,经过六百余支重箭覆盖,足有数十辆马车的车辕轮轴受损,更有十数匹马受伤惊厥,拉着身后车架撞成了一团。

  以有心算无心,不过几息功夫,李家商队过半的车架已无法动弹,而这些价值巨万的财物也成为了众人的锚头,让他们无法逃离。

  “诸位伙计休要惊慌,有狂沙门的各位在此,定能保我们无忧!”

  面对身后的混乱,李大管事稳住胯下骚动的马匹,高声命令道。

  “所有人,列车成阵,分发家伙,把马匹都牵到车阵中去!”

  作为李家肱骨,他第一时间顾虑的是家族的财产安全,自然不可能让众人赶紧分散逃亡。

  嘈杂的吆喝声中,薛赤、程力夫、风云游三人已然翻身下马,面西南而立——就在数百米外的赤裸山岩上,有近两百人沿着六七十度的峭壁高速俯冲而下。

  冲锋之中,有数名沙盗失足跌倒翻滚,但即便凶险如斯,也没有一人敢稍作踌躇;盖因他们知道自家老大正立足峰顶,俯瞰全场。

  “无生沙盗,胡须儿。”

  望着山壁之上,迎风独立的青衫男子,薛赤轻声念道,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

  互市之前,门中就曾考虑过胡须儿率队来袭的情况,然而考虑到休密商道的繁荣以及互市路线的刻意保密,众人皆乐观的认为遇到胡须儿的概率极低。

  但没想到,最坏的可能还是发生了。

  “狂沙门人,随我迎敌!”

  薛赤气沉丹田高声喝道,然后解下背上被白布包裹的长刀提在手里,第一个向前冲去。

  他的身后,是赤手空拳的程力夫以及擎着风拓棍的风云游。

  眼见上百位狂沙门门人弟子列阵前趋,李思邈热血涌上心头,自车架边抽出一把长刀就要跟上,却被自家护卫首领拦下。

  二三百米的山崖,无生沙盗们俯冲而下不过十几二十余秒;转眼间,极速冲锋的双方俱化作了锋矢之阵,刹那间对撞而至。

  “喝啊!”

  临阵之际,薛赤手中长刀倒转,反撩而起,雄浑的流沙劲带动下,一面二三十米宽数米高的沙墙拔地而起,朝着对面的沙盗横截而去。

  葬沙一式看似华而不实、铺陈零散,实际上滚滚沙流如同钢锉般凝实;盖压之下不仅将冲在最前的数名二阶沙盗逼得躲避,更把五六名一阶沙盗碾入地下重伤吐血。

  以葬沙隔断了对方的第一波锋芒后,薛赤身随沙浪高高跃起,恰与双刀在手凌空飞渡的“沙狼”裘德打了个照面。电光石火间,两人各自出刀,而后错身而过——修为达到三阶初的裘德虽然被劈得斜飞而出,却终究挡住了狂沙门大师兄的这一击。

  正当葬沙一往无前推进的时候,沙墙中段却突然爆散飞溅;猛兽般的呼啸声中,只见一位身高两米二三赤裸上身的大汉倚盾冲将出来,把去势将尽的葬沙震得粉碎。

  来者乃是无生沙盗中屈居胡须儿之后列名第二的头目,‘巨人’火拔。

  此人修习的乃是盛行与兽蛮地界的炼体功法“犀牛劲”,虽然只有三阶中,但依靠功法赋予的超强防御力与力量,冲阵杀敌无可阻挡。

  大敌当前,狂沙门阵中位居次席的程力夫正面迎上,几步翻飞间,空着的双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造型骇人的长柄战斧,朝着对手当头就是一记“力劈华山”。

  平日温和有礼的授课师兄此时的狂暴面貌,却是风云游与李思邈从未见过的。

  斧盾交击,巨响轰鸣;澎湃的气浪把地上的细沙吹飞四面。然而飞尘散尽,反而是主动进攻的程力夫在对抗中居于劣势。

  瞬息万变的战场之上,风云游的注意力只是分散了片刻,就被接踵而至的杀机唤回。

  少年感到自己上空劲风猎猎,刚一抬手就见到一位居高临下的人影直索而来。只见他手上双刀一展一横,巧妙地利用雪亮的刀面反射阳光,在干扰风云游视野的同时,另一把长刀已破风斩至。

  正是无生沙盗中的三号人物,集恶榜上有名的“沙狼”裘德。

  凭借这“借光炫目”的下三滥手段,裘德不知完成了多少次一刀枭首,好在风云游的观天神眼不受强光的影响,这才能精准出棍,将劈面而来的刀锋卸开。

  “风云游?看起来老子今天运气不错。”

  一击不中的裘德于对峙中端详了会少年的容貌,反而满意的笑了起来。

  另一边厢,薛赤滑翔落地之后,置身于上百沙盗包围之中却丝毫不见怯懦,反而如同虎入羊群,霎时大开杀戒。

  包着白布的长刀挥舞,便有数百沙矢激射,把迎面围来的五个沙盗射成了马蜂窝,回首再度辟出一道沙刃,居然将一位二阶的沙盗连人带刀尽数砍成两段。

  无生沙海中遍地砂砾,本就是狂沙门武者的主场;此刻漫天飞扬的沙尘如同薛赤的眼睛,随时随地地向他汇报周围敌人的动向——在真气消耗完之前,上百位的一阶二阶的沙盗哪怕再悍不畏死,恐怕也无法给薛赤带来多大的威胁。

  混乱战场上,薛赤施展所学,不消多时就取走了近十名沙盗的性命,然而正当他拼命扩大战果的时候,凌厉的杀机却乍然临身,惊得他汗毛倒竖。

  薛赤仓促回刀,勉强把欺进的宽刃钢刀格住,然而森然气劲爆发之下,他所持刀身上的白布瞬间被扯得稀烂,露出了其下黄玉般的结晶刀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