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天人交感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天人交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家近两代中,曾花重金将多位族中子弟送入平沙郡各大门派习武,而这位侍立在旁的李弘化,正是其中仅有的三阶硕果(李家积累多年自不止一位三阶,但是其余都是由收购回的丹药强行催生)。

  数年之前,他于平沙郡日陌城的博弈门中突破三阶,然后被李家赠以重金赎回,不必再在博弈门中服役报偿。此次互市随行,他需着紧的仅有一件事,那便是在局面无可挽回之下将李家的嫡长子带回赤沙城。

  “弘化,那是无生沙盗,那是胡须儿。”

  命令遭拒,李思邈并未暴怒,脸上反而似暴风雨前的海面般异常平静,只有手上暴绽的青筋,昭示着他内心的汹涌澎湃。

  “于情,前方豁出性命为我奋战的是我的兄弟与师长;于利,这里的上百车货物乃是数万两的净利;于理,狂沙门的诸位若是抵挡不住,我们李家这数百伙计于刀兵下将无一人可活。

  弘化兄长,我知道你此行身负家君策令,行事自有度量;但若是今日我眼看着师兄弟以及诸位家中伙计死于此处,休说武道精神至此断绝,吾之肝肠亦将寸断。”

  李公子说着,上前两步,深吸口气,在李弘化面前一百八十度的躬身到底。

  “你若能上前助程师兄一臂之力,我向你保证,不论最后结果如何,我都不会意气出手,服从你接下来的一切安排。”

  他这番话,有礼有节,加之言语之中的决断意志,让原本对这位嫡长子稍有轻视的李弘化好似看到了家君的影子。

  “好,大公子,弘化得令。”

  ······分割线······

  “你他娘的长相文弱,倒是条汉子。”

  火拔挥手擦去嘴角溢出的血液,右腹间狰狞的伤口已经缩紧止血。

  “可惜,老子这辈子席地餐风,命比你更硬。”

  他拾起落在边上的六瓣铁锤,朝着半坐而起的程力夫逼近。

  “尘埃未定,休出狂言。”

  程力夫挥手间就是“飞沙走石”与“荒沙割骨”连发,然而火拔不受干扰,只是一手护住面门,一手掩住伤口,浑然不管身边极速周流的沙暴。

  沙岚之中,金铁摩擦的铮鸣声渐近。

  相比于火拔身上的切割伤,程力夫所遭受的脏器震荡要更加严重,这让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调息恢复。

  但这个时间火拔不愿意给。

  冲出沙阵之后,他第一时间掷出手中重锤,想毕其功于一役。

  这一击,恰好被电光石火间赶到的李弘化截住。

  “嗯?李家这群猫狗里居然还藏了头豹子?”

  必杀被挡的火拔一反常态的未有暴怒。

  “你们这些行商的付给他们这些高门大派这么多银子,最后还要自个儿上阵,老子可真为你们不值当。

  依我看,你们李家不如直接把护卫银子交给我们无生沙盗,等与狂沙门的小儿们分出胜负,老子扭头就走,岂不美哉?”

  作为无生沙盗多年来汇聚的凶神恶煞中活到今日还活得很好的匪首,火拔自然不是如同表面上表现出来的愚蠢鲁莽。

  但李弘化当然不会吃这一套。

  “程少侠伤势如何?”

  他伸手扶起程力夫,博弈门的太极真气轻柔探入,沿着胸腹间经脉与经别游走。

  所谓经别,乃是正经的分支,如网状增强了经脉之间的内外联系,贯通全身上下的十二经别乃至功法中包含的所有穴位经脉,便是浑然境武者的主要功课。

  等修至三阶巅峰,气脉全部贯通,就达到了所谓的小无漏境。

  在外力帮助下,程力夫终于勉强恢复了基本作战能力,准备与火拔再一决雌雄,却被李弘化拦在身后。

  “程师兄,我应大公子所请,会替你拦下此僚,你请自便。”

  李弘化将两袖衣衫缓缓卷起,前手抱圆后手微扬,摆出了博弈门的独有拳架。

  “嘿,原来是日陌城圆圈门的杂毛。老子曾打死过你们门中的好几个门人,你这乱绵绵的卸力功夫,可拨不动老子这千斤。”

  失去手中盾锤的火拔狞笑着活动全身关节,对着新对手挑衅道。

  “他们拨不动千斤,是因为他们没有千斤力。”

  李弘化眼神一凝哂笑道,瞬间出手与火拔战成一团。

  ······分割线······

  有风云游在旁助力,狂沙门的师兄弟二人终于能够在胡须儿面前支持。

  虽然天人交感乃是极为重要的关卡,但与三阶巅峰在真气与身体素质上没有代差,纵然修习咬血剑法的胡须儿在速度力量上均比薛赤强过一线,但以一敌二下已然不占上风。

  在胡须儿与薛赤全力而发的“割沙”交锋之时,风云游挑准时机从侧面插上,逼得对手腾出左手一心二用。

  风拓棍虽然坚固,可惜没有锋刃,被胡须儿赤手挑掌格在一旁。

  正在此时,胡须儿斜后方的视野盲区内,一道沙流无声无息地电射而起,朝着他的太阳穴刺去。

  这一箭,即便是胡须儿也是等到临头才有警觉。

  最后关头,他竭尽全力的侧首避让,虽然让开了要害,还是被削去了右脸上的一条皮肉。

  此记冷箭,正是程力夫所放。

  纵然是集恶榜上排入前三百的胡须儿,在薛赤与风云游两人围攻下也无法分心四顾,对于远处程力夫与火拔战场上的变故无从预料。

  “呵,胡须儿,以一敌三,你的末路到了。”

  看到程力夫现出身形,与其余二人以三角之势围住了胡须儿,风云游自觉胜机已现,朝着对手厉声喝道。

  但他很快注意到两位师兄的面色依然凝重,好似真正的死战才要到来。

  “三条身负重伤的豺狗,就想胜过我?”

  胡须儿微微摇头叹道,他脸颊上那道两寸长的伤口中居然没有丝毫血液流出。

  “风云游,你很年轻,也很天真。”

  他转过身来,面向少年,苍白的脸上带着玩味的微笑。

  “你知道为何数十年来,资质最出色、功法最玄奇的三阶巅峰,也从来上不了人榜吗?”

  胡须儿自问自答。

  “因为三阶巅峰与天人交感的巅峰战力,差距太大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