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蠢材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四章 蠢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人合围中,胡须儿凝神闭目,引先天之气入体。

  须臾间,在风云游的灵觉之中,对面沙盗的身形好似被无限拔高壮大,最后与天地万物相互勾连,惟恍惟惚,无法捉摸。

  他只觉得自己从与一位凡人沙盗对抗,变为了与天地作对。

  这种感觉风云游之前季考时也曾有过侧面体会,然而古奇境界更为幽深莫测,加之当时并非敌对,冲击力反而不如今日。

  “先天之后,物我相知;真气对于周遭自然的控制可以达到领域类的效果。以我师父之言,力境武者控沙类似操纵武器,而气境则更像是操纵肢体。

  此外,先天高手的亲和范围内具有排他性;以流沙劲举例,力境与气境交手,除非自己持续控制的沙子,其余类似射出的飞矢,都会反过来被对方操纵。”

  程力夫此时开口,为风云游解惑。

  “到了先天境界后武者招式威力将会大增,而且都能够轻易做到真气外放。故而很多原本专注兵器的门派在破坏力上更是换了一番天地。

  不过,天人交感境的武者,虽然能够与先天之气亲和,但引气入体依旧危险。假如沉迷于威能中过久,容易失控遭到反噬。”

  几句话间,程力夫全身已披挂上厚重的沙甲,摆出了全力防守的姿态。

  单论真气量,杜明骏并没有比薛赤和甄英杰高出多少,但依靠这种亲和,其全力使出聚沙成塔能够操纵的沙巨像体积却能达到两位入室弟子四倍之多。

  “风师弟,接下来切勿鲁莽;此战胜负,就看谁捱得久了。”

  他最后嘱咐道,对于战局的发展已有清晰的把握。

  “哪里来的胜负?呵,只有我胜尔负罢了。”

  此时,胡须儿再次睁眼,目中神光凝聚,化作两寸毫芒,让人触目心惊;而他的声线也转为空洞缥缈,好似天地山川,化灵宣判。

  话音未落,薛赤只见胡须儿身形朝前微倾,状似缓慢,实则快极。

  一眨眼,已拉出一串残影消失在原地。

  “小心!”

  程力夫的提醒犹在耳侧,厚脊剑锋已欺至身前。

  依靠提前预判,薛赤勉强退身避过,然而此时的咬血剑法威能今非昔比,哪怕只是隔着一尺掠过,也在他的肚腹前带出一串血珠。

  “莫让此僚近身!”

  薛赤面上一白,赶忙高声向两位师弟示警。

  单论速度,此前的胡须儿不过比裘德稍胜一筹,但此时已超过后者一个档次。

  眼见薛赤难以支持,风云游第一时间追击而至。几步奔行间,少年原本两米长的风拓棍便吸附沙砾暴涨至十数米长短,化作了锋利的长枪,朝着胡须儿背身捅去。

  “找死。”

  胡须儿冷漠地评论,鬼魅般地回身纵劈,一剑把递来的枪头平分两半,而后手腕电转,好似绞轮般沿着枪杆而上,将沙枪断断粉碎。

  与其说是拆招,不如说是炫技。

  风云游原本的围魏救赵,反而成了羊入虎口。

  作为最后防线的风拓棍被轻易荡开,风云游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手一拳轰在他的左肩窝伤处。霎时,大量鲜红血液被胡须儿用真气咬出,凌空流转至手中长剑之上。

  失去大量生机的风云游倒飞倒地,只觉无有边际的疲劳感铺天盖地压来,几乎就要当场晕厥。

  这是他在白蛇骨一战后头一次感到如此无力。

  “恶贼你敢!”

  眼看胡须儿朝生死不知的风云游逼去,薛赤与程力夫俱是怒不可遏——在两人看来,今日便是自己死了,这位天资卓绝的师弟也决不能失在此处。

  几乎是同时,两招葬沙打出,化作一对直径米许、十余米长的狂暴沙龙,拔地而起朝胡须儿后背高速追去。

  仅此两招,就足够摧毁狂沙门中建制恢弘的主殿。

  “雕虫小技。”

  胡须儿回手一挑,几乎覆满剑身的鲜血霎时蒸发一半,一道血色剑光飞出,直接把凌空压至的两条沙龙轰成漫天血沙暴雨。

  轻松解围后,他执剑再刺,用得自风云游的剩余鲜血摧生出一道剑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穿了顶着沙雨疾步逼来的薛赤肚腹。

  要害遭此重创,绕是薛赤体格强健,也不由向前扑倒,只能倚着拄地的黄晶才能勉强稳住身形。

  轻松废去两大战力的胡须儿收剑而立,厚重坚实的精钢剑身上已然满是裂纹。

  咬血剑法虽然能够越战越强,但是对于生机的操弄毕竟粗浅,只能进行简单的爆发,故而不仅不能以肢体直接使用,而且对于作为载体的兵器也有极大的损耗。

  此前胡须儿所保有的黄级巅峰的长剑,堪称匠制中的精品,然而被他蓄满血势一剑重创杜明俊之后,就直接报废。

  “以你之才,本或可名列三榜,可惜,今日你需死于我剑下。”

  他回身起剑,似乎对于摇摇欲坠、裂缝满布的剑身有些不满。

  “风云游,此剑有幸,取汝性命。”

  说着,他向前几步挥剑朝着前方半坐余地的少年刺去。

  鑫!

  千钧一发间,从侧面赶至的程力夫闪至师弟身前,带着沙甲的双手合十,将飞速刺来的白刃封在掌间。

  “有我在,你休想再伤我师弟。”

  程力夫横身拦在胡须儿与风云游之间,好似一座巍峨山岳。

  “我知道,‘沙蛇’的亲传弟子,所以我就在等你过来。”

  看到必杀一击被拦截,沙盗反而露出了一矢中的的浅笑。

  “你以为趁我未曾‘蓄势’时毁去我的兵刃,就能克制咬血剑法?”

  胡须儿好整以暇地看着程力夫使出沉沙折戟,驱使黄沙将掌中白刃逐渐覆盖,却丝毫没有焦急。

  “蠢材,我的血,也是血啊!”

  说话之间,大量血液自他握剑的手掌上涌出,而后被厚脊剑吸入其内。与此同时,程力夫感到手中的长剑好似由死物化成了蟒蛇,再也压制不住。

  只见濒临崩溃的剑身上赤红光华一闪,程力夫的双手沙甲就瞬间崩散;胡须儿借势剑刃一横,再次发力朝前刺去。

  危急关头,利刃再次被双掌格住,但这一次,是用双手的掌骨。

  在剑刃摩擦骨骼的刺耳声响中,剑身被逼停——此时,染血的剑尖几乎已经抵在了程力夫的胸口。

  啪嗒。

  一滴滴血珠落在了沙地之上。

  两人身后,依然无力站起的风云游眼睁睁地看着师兄掌间涌出的大量鲜血被长剑吞覆,心中已然被阴云覆盖。

  恰好在此时,到了极限的胡须儿退出了天人交感的状态。

  “程力夫,你原是个聪明人,但你今天关心则乱,犯蠢了!”

  胡须儿惋惜地说道。

  而后,他推出了手中的长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