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后事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六章 后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梅绽冰融,柳丝金线,绪风来报初春。

  二月初,自与无生沙盗一战后,已经是第四日。

  狂沙门内,门人弟子尽皆胸佩白花,肃容敛声,面带悲痛。

  不过几日,整个恢弘主殿已经被布置为一间庄严肃穆的灵堂。

  四日前的血战结束后,便有还能行动的狂沙门门人前往赤沙城门中报信;收到噩耗的古河当即就亲自带了大队人马过来接应,将所有的伤员与殒身于此役的门人尸骸接回门中。

  至于李家的财货人员,也于昨日一点不少地返回了城内。

  是役,狂沙门共一百十二人的护卫队伍中,死亡三十七人,重伤三十三人,不带伤者无一人;至于当日突然撤退的无生沙盗,则留下了九十余尸骸,能顺利撤走者将将半数。

  唯有惨烈二字。

  为了宗门任务身陨重伤的门人自然各有抚恤,至于灵堂奠帷,则是为战死于胡须儿之手的狂沙门入室弟子、长老亲传,程力夫所设。

  大梁丧礼有“复魂—设奠—讣告—吊丧(成服)—出殡”等几个大步骤。距招魂后,今日乃是第三日,是成服之日,故而门中来客盈门,皆是为了吊唁。

  灵堂之内,诸位头戴白纱身穿丧服的男女居于左席;程力夫的父母以及其余亲属都位列其中,各人容色惨淡,双目俱是肿胀通红。

  自奠帷设成之后,这些程力夫的至亲之人就已在此守灵,日夜不离;程家作为书香之家,素有家学教养,亲人虽然悲痛,却显得格外克制,不愿生人的悲惨嚎哭,搅扰了灵堂的清净安宁。

  左席之末,同样身着丧服的风云游与李思邈也比邻跪坐。

  作为程力夫的师弟,同时也是学生,这两位以其牺牲方能得存的年轻人在诚恳拜请程父之后,得到了共同守灵的资格。

  “段长老,青云观观主尚真人携两位弟子前来吊唁。”

  汤宜修小心走至一直伫立在灵堂右侧的段宏义身旁,轻声提醒道。

  自血战当晚得知自己的衣钵弟子战死之后,坐镇图浓商道的段长老连夜赶回门中,然后亲自挂帅主持丧事,三日三夜间不曾休息睡眠。

  绝大部分时间,他就是一动不动地站在灵堂中,双目定定地望着主殿正中的木棺,不知在想些什么。

  汤宜修说完后,好半晌,段宏义才深吸口气,好似活了过来。

  “好。”

  段宏义微微点头,然后拖着微跛的左脚走出门去——不过三日,原本在狂沙门四位高层里最为年轻、外表更似壮年人的“沙蛇”长老整个人好似老了一轮,连脊背都微微佝偻起来。

  治丧之中,繁杂的来宾都会由甄英杰首先接待,然后地位不够者会在灵堂外行礼致意,只有有相当地位或者与程力夫关系深厚的,才能得到段宏义亲自接待,并引入殿内哀悼。

  不多时,他引着青云观尚可兴以及姜飞羽、王华月二人走了进来。

  自一进门,尚真人长相娇美可人的女弟子就发现了一身丧服跪坐一旁的风云游。行礼默哀之后,更是将一双水灵的眸子粘在了这位久未见面的师弟脸上。

  在她的世界里,阳光靓丽、风雨柔和,还没有血腥与仇恨不合时宜的打扰——发生在他处的伤亡与生在别人身上的病痛一样,从来就没可能让人感同身受。

  然而,风云游好似一尊石像,只是一动不动凝视着身前虚空,完全没有回馈。

  最后,王华月只得不满地撅着小嘴,跟在师父的屁股后面走出门去,但心里又有些担忧自己心心念念的风师弟哀痛过甚,以至于心死。

  但这位小姑娘实在是多虑了。

  来到此世一十七年,风云游从未像现在一般感觉与这个世界捆绑得如此紧密。

  此时此刻,所有环绕着他的事物与情绪,那些奠帷、白纱、纸钱……在他的感知中都是如此深刻与浓烈。

  心中无法舒缓的悲伤与仇恨,让他真真正正的融入了此世。

  融入了这片江湖。

  ······分割线······

  第二日,清晨。

  春和日丽,出殡。

  浩浩荡荡的素白队伍从狂沙门中一路行出,先出南城门,最后行至赤沙城东南面的一座苍翠山峰。

  此处依山傍水,前有罩后有靠、左青龙右白虎,乃是风水上的上等佳地。

  本来,这里是段宏义花重金找名方士给自己找到的永眠之处,如今却万万没有想到会先给自己的弟子用上。

  白发人送黑发人,免不了有这些难堪。

  丧队前头,檀香木质的灵柩被八人抚着,一路平稳前行;扶灵者中,薛赤、风云游、李思邈俱都在列。

  相比于受伤轻微,只是失血量较大的风云游,薛赤不仅被重创脏腑,而且恢复能力也比风云游相差甚远,故而如今依然满身绷带,面无血色。

  但为了亲自送师弟最后一程,他作为大师兄无论如何不愿缺席。

  日上中天,良辰吉时;山荫福地里,程力夫随着棺木一起被埋入土中。

  垒土为丘,铭石以念;至此,逝者万事皆休,安息九泉。

  然而作为生者,风云游还有很多事可以做。

  在莫名激发观天神眼御敌之后,风云游发现左眼眶里这尊貔貅又恢复了原状,再也无法复刻那日击败胡须儿时用出的瞳术。

  对此,少年也有两个猜测;第一是这种瞳术的释放需要那日般强烈到极点的负面情绪,第二则是观天神眼那日或许是出于自保才自己动用武力。毕竟,宿主要是死了,这枚有灵智的眼睛平日克扣真气再多,也无非是晚去一步。

  好在,似乎是由于观天神眼在激发之时与风云游的身体产生了进一步的互相适应与融合。那日放完瞳术昏过去后,他再醒来就发现自己的移山之力与神足之力已然突破到二阶中段。

  毕竟是“天人极限”级别的活化器官,“手指缝”里漏点好处出来,已经够初出茅庐的风云游受用不尽了。

  以强度论,移山之力无疑是炼体的顶级法门。目前,他自度单论肉体力量,已经略微超过化身沙巨像全力出手的黎承业,但离三阶初的火拔以及程力夫还弱上一筹。

  但这个差距,在可以用其他方法弥补的范围内。

  血债还需血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