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胁迫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九章 胁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甄英杰,你是不是忙得脑子进水了?”

  古奇靠在椅背上,斜眼睨着甄英杰,满是不耐地问道。

  “血战是沙盗挑起的,人是胡须儿杀的,你在这儿说什么怨气,分什么责任,是什么意思?”

  说道最后,古奇的语速放得很缓,这意味着他不是随意骂人发泄,而是真的要一个解释。

  “门主,弟子一时糊涂,说错了话!”

  以甄英杰的玲珑自然知道自家门主发了真火,立刻单膝跪地诚恳认错。

  “只是弟子这几日处理抚恤,安排诸位门人后事,入眼满是惨淡,实在是心如刀割,故而刚刚情绪有些失控,以致失言。”

  他这个理由倒是很有说服力,让几位长者面色都大为舒缓。

  甄英杰领传武堂,平日负责常务,与弟子门人接触最为频繁,此次一下子伤亡了大几十人,其中有不少是他的故旧,也难怪他心中不平。

  “嗯,既然你也自承失言,就老老实实地给你师兄和师弟道个歉。”

  古奇微微颔首,算是揭过。

  “薛师兄、风师弟,刚刚是我糊涂,请二位原谅。”

  清醒过来的甄英杰从善如流,毫无艰涩地向两人作了一揖。

  “风云游,你小子也是炮仗脾气,面对师兄,总是不该直呼其名,乱了辈分长幼。”

  打完了甄英杰,古奇的板子又伸到了风云游这。

  “你小子给我滚去禁闭室关五日禁闭,不关满不许出来!这事薛赤你来给我督办。”

  “弟子领罚。”

  面对雄狮般说一不二的门主,风云游干脆的低头认罚。

  通常而言,五日禁闭可不算是小惩,但既然交给了与风云游交好的薛赤来办,其中可以转圜的地方就很多了。

  只不过,明日一进禁闭室,风云游知晓这斩首胡须儿的行动就定然与他无关。

  通过这一手段把他圈在门中,也正是古奇的考虑——在他看来,以风云游这样的进步速度,只要能保住他不夭折,就是保住了狂沙门的未来。

  苟利宗门那就苟,纵是风云游不得。

  风云游虽然性格强硬,却不是不识好歹的蠢人。长者的好意,他不可能梗着脖子硬要拗成仇怨。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他预感此次行动不可能成功。

  ······分割线······

  夜色浓稠,月过中天。

  清冷的水色月华里,连绿柳巷中联结蜿蜒的长龙灯火,也显得黯淡缥缈起来。

  装饰华丽旖旎的香闺中,张射侯正倚桌独饮。

  胡须儿的这次行动虽然不算成功,但好歹除去了狂沙门一位入室弟子,再加上之前促成与甄英杰的合作,张射侯总算在长兄与父亲面前挣回了一些脸面。

  突然,风声攸起,窗扇一开即阖。

  张二公子再一度转首,桌对面已经坐上了一位黑衣人。

  正是狂沙门二师兄,甄英杰。

  “甄首座如约而至,真是信人。”

  张射侯嘴角挂笑,对着来人扬手举杯,饮尽杯酒。

  “张射侯,你居然敢骗我?”

  对张二的做作模样,甄英杰并不接茬,只是寒声喝问。

  “甄首座,此次虽然发生了一些莫名的乱子,导致风云游那小子逃了一命,但请你放心,只要我们通力合作,他迟早是个死人。”

  张射侯放下酒盏,出言解释道,并不把对方的愤怒当一回事。

  “我不是说得这个!”

  谁知他并不买账。

  “我真是没想到,胡须儿居然是你们张家养的狗。”

  “不过这事是掌武司的范畴,我管不着;但按我们约定,此次你们的目标只应是风云游一人,如何能祸及我狂沙门其他门人?!”

  甄英杰怒声喝道,眼眸中混杂着后悔和歉疚。

  上次与张射侯合作,他原本以为会是由张家的顶级高手出手,利用夜袭暗杀之类的方式取走风云游一人的性命,谁知道一场大战下来,折了狂沙门八分之一的门人。

  足以称得上伤筋动骨了。

  作为狂沙门的二师兄,以及之前最有可能继承门主之位的弟子,甄英杰对于狂沙门的真挚感情,是做不得假的。

  这也是他面对风云游时控制不住情绪的原因——横竖不过是“迁怒”二字。

  “甄首座此言差矣。”

  张射侯浅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努力想摆出一副智珠在握的风范。

  “第一,胡须儿和无生沙盗不是我们张家养的,只是和我们偶尔会有些无伤大雅的小合作。第二,袭杀风云游一事,若是由我们张家人出手,其中风险之大,甄首座想必一清二楚。至于贵门其他伤亡,实在是不得已之牺牲,毕竟刮骨疗毒,不也得浪费几块好肉?”

  实际上张射侯所言关窍,甄英杰心中一清二楚——若是张家鹤卿虎臣之类的大高手出手,万一被人认了出来,难免要引发两大势力的全面开战,到时的局面可就不是他甄英杰能够收拾得了。

  只是之前定下合作之时,他心中被权欲野心所惑乱,潜意识地不愿意去想这些罢了。

  “好,好,好!之前是我甄英杰愚蠢,确实怨不得别人。”

  甄英杰牙关紧咬缓缓点头,脸上满是自嘲。

  “此前约定,我们一笔勾销;从今往后,甄某也不再是你张公子的朋友。”

  说完这句话,甄英杰起身想走,却被张射侯叫住。

  “甄首座莫走,还有一事须得你助臂。”

  张射侯大喇喇地坐在桌旁,映着团花金线烛的眼眸好似豺狼般透着冷光。

  “贵门此次针对无生沙盗的报复计划还请你透露些关窍。”

  “你说什么?”

  甄英杰眉眼一凝,显然已处在发作边缘。

  “首座莫恼,虽然风云游没死,但无生沙盗前次终究是在帮你我二人做事,如今总不能替你甄英杰背了黑锅,死在贵门的手上,你说是吧?”

  张射侯此时图穷匕见,言语间再不见对甄英杰的尊重。

  “甄首座你现在自可以一走了之,但等到来日胡须儿被贵门门主长老截住,然后把你的大名和行事和盘托出,到时候局面可就不好看了。”

  良久之后,房内窗扇再响,桌边又只剩下了张射侯一人。

  “可惜啊,古奇那老杂毛此次不去。”

  张二公子用三指托起手中的精致瓷杯,借着闪烁的光火欣赏着其上活灵活现的飞鸟纹饰。

  手指轻捻,瓷盏旋动,上头的飞鸟好似活了过来,想要脱出这唯有青白二色的牢笼,却终不得。

  “甄英杰,呵,你已入我彀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