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四十章 准备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章 准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日上午,狂沙门禁闭室。

  三四米见方的静室内,除了顶着墙角摆放的单人木板床,再无其他杂物,此时的风云游正盘腿坐在床上,观想修行。

  虽是禁闭,薛赤并没有真的把师弟安排到那种暗无天日、狭**仄的地方去;这间禁闭室虽然毫无装饰,但干净整洁,在门边的墙面上,还开有一扇嵌着栅栏的小窗。

  至于看守的门人们,对于房内的风云游更是态度谄媚,送吃食换马桶之类都伺候得小心翼翼;就算是他要点个绿柳巷的小娘让他们送进来,恐怕这几人也是肯的。

  禁闭搞成了疗养,一是薛赤特别吩咐有言在先,第二也是这位爷接连搞出的光辉事迹太过耀眼。

  门内传言,风云游乃是当着正副门主和两位长老的面把甄英杰喷得狗血淋头,这才领了五日禁闭的惩戒。

  犯了这等事,寻常弟子就算不被逐出门,估计也是差不远了;天知道里头这位老大怎么能屁事没有?

  几位守在外头的门人不知道,也不敢问。

  日头渐升,木板床对面的窗户外射入的阳光幽幽暗暗,光柱仿佛是内里灰尘的囚笼,任由囚犯们飞舞挣扎,也不动声色。

  木床之上,风云游睁开双眼——他听到了外头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是钱雄飞、侯飞白、莫询三人。

  不多时,冒昧前来的他们就被形同虚设的看守放到了铁窗之前。

  “风哥,风哥,我们来看你了!”

  人还未至,钱雄飞热情的声音已经传入了小屋。

  风云游刚一起身,就看到三张年轻的脸庞挤在在不大的窗口。

  自去参加互市护卫起至今,除去吊唁程力夫时打了些照面,他已经与这些兄弟们十余日没有见面了。

  “风师兄,我们听说你被那些杀千刀的沙盗们给打伤了,现在伤势如何了?”

  一见面,莫询就问道。

  他年纪比风云游大上四岁,如今已二十有一,不方便和钱侯二人般称呼风哥,便一直叫师兄。

  “本就是些皮肉伤势,没有什么大碍。你们也知道我天赋异禀恢复得快,现在已经痊愈了。”

  风云游爽朗笑道,这三张关心的面孔让他心中一暖。

  “你们最近如何?”

  “还是老样子吧,飞白最近倒是把割沙练成了,现在正在冲击第三条正经,论进度已经超过罗兴业了;至于周忠那家伙,没想到在荒沙拳上还很有些天赋,连路师兄都称赞有加……”

  钱雄飞说道,但看着眼前这位战力爆炸的大佬,不知怎么越说越是没劲,最后讷讷地沉默下来。

  “和你说这些,感觉就像是和已经高中进士的大才子谈论自己今天又认了几个新字,真有些丧气。”

  侯飞白自嘲地笑道,似乎是突然意识到这位同届的兄长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攀向高处,离他们越来越远,话语中不免夹杂了些许苦涩。

  飞抢榆枋,绕树吱喳,这是鸟雀们扑腾终生的限界,但于鲲鹏而言,不过是眨眼掠过的风景。

  仅有此事,纵是风云游自己,也安慰他们不得。

  “不说这些,风哥,你这回可是单枪匹马料理了‘沙狼’裘德,当真是这个!”

  消沉片刻,钱雄飞的情绪又高涨起来,一边说着一边给风云游比了个大拇指。

  “门内好多弟子都说风哥你是武曲星下凡,托你的福,内门师兄们都说在其他门派面前特别有面!”

  几人热络地聊了片刻,又说到了最近的课业。

  “最近的技课和法课还是路师兄上,但是功课关系到功体,二阶的师兄们能力不足,所以换了一位三阶的秦君浩师兄来负责。”

  钱雄飞说道。

  “这位新来的师兄实力那是没得说,据说在外头也是享有武名,只不过他为人有些傲气冷漠,没有以前程师兄那么耐心可亲。”

  都说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之前弟子们对于程力夫的负责与宽厚还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但等到永诀之后,此刻才心心念念起上一位授课师兄的好。

  “秦师兄有要事在身,这些日子忙碌,以后想必会好些。”

  提到天人永隔的程力夫,几人心中俱是酸楚,最后还是风云游转开了话题。

  “莫询,我看你现在身子骨可比一开始强壮多了。”

  “是,我每日打熬力气,练习发劲,再加上食补,力量比四个月前涨了一倍有余。”

  莫询笑着回道。眼下他面色红润、身材壮实,身上带着一股年轻人的朝气,与做杂役时的消瘦模样判若两人。

  如今,整个狂沙门都知道他是风云游罩着的人,随着后者一飞冲天,他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再没有什么人敢随意挑衅。

  “你的基础恢复的不错,等最近事了,我就去替你寻个体修功法。”

  风云游点头说道。虽然莫询现在日子过得不错,但他知道那全是靠自己的名头撑着,还是要授人以渔才能究竟。

  火拔那厮修习的犀牛劲我看就不错,风云游心中想到。

  几人又聊了一会,便向风云游告辞——毕竟他们与少年不同,心中还是把“禁闭间不得探望”的门规当作一回事。

  不过,他们走了不久,午饭之后,古月又来探望。

  “阿游,你这个禁闭关的好啊,我听外面看门的说上午也有人来。你这陪聊的人真是一波接着一波。”

  同是“违法探监”,古大小姐的待遇和早上三人完全不同;看守的门人不仅为她亲自开门,还往风云游的禁闭室里搬了一张椅子。

  “前晚那些事薛师兄都和我说了,甄英杰说的确实不是人话,你怼得好,关你禁闭这事是爹爹的不是。”

  听到古月刚一坐下,就为风云游的“罪名”翻案,然后“非议”门主,还没退出门去的门人赶紧加快了脚步,深怕自己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东西。

  “我说这么私密场合发生的事,怎么没两天就闹得人尽皆知。”

  听到古月的话,坐在床上风云游脑中已经清晰的浮现出了本次事件的信息传播链:

  薛赤—》古月—》小锁—》Everyone……

  “副门主他们出发了吗?”

  风云游问道。

  “具体不知道,不过肯定是这两天;你放心,我知道轻重,这事肯定没和小锁儿透露。”

  古月答道,这种机密计划的详细信息,她作为无关人士无从知晓。

  “你专门找人叫我来,有啥事?”

  听到门外人已走远,古月轻声问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