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无功而返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一章 无功而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然是有事找你帮忙。”

  风云游说道,然后从衣襟里掏出一张叠好的纸张。

  “有两件事,第一是希望你能去我老家风家村把我养的那只猎鹰阿雕带回来,我大伯与大娘都认识你,你只需说是我的意思,他们都会配合。

  第二则是这份设计图,麻烦你帮我送到城内的飞云制器,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制,价格好说。”

  飞云制器坊乃是赤沙城内原先仅次于莫邪制器坊的兵器铺,其当家大师匠据说曾在号称胜州三胜之一的“飞云流火城”内当过多年的学徒,因缘际会来到赤沙城后便取了“飞云”二字做字号。

  不过,自风云游去年把沙莫邪打成废人之后,飞云坊现在已经是平沙郡同行内的执牛耳者。

  “第一件事好说,我如今自己就认得去风家村的路,全力赶路的话不到一日就能走一个来回,你出来前肯定能见到你的阿雕。”

  古月没有问为啥,当即应承下来——她知道如果不是必要的事情,不愿轻易欠人人情的风云游不会开口麻烦她。

  从风家村到赤沙城,当初少年跟着载满货物的骡车走了三日,而能够在山岭上快速腾挪驰掣的武者,相比之下要远为高效。

  更何况,失去沈有司之后的这小半年,古月终于知道精进武道,之前已成功修到了一阶高段。

  “至于给飞云坊的这份设计图,你啥时候还学会制作兵器了?”

  古月接过风云游手中的图纸,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图我能看吗?”

  “没啥见不得人的,你看就是。”

  风云游自无不允。

  古月小心的打开图纸,发现其内画着一套厚重的全身铠甲,其形制虽然粗糙,但从兜鍪到腿甲一应俱全,边上还写明了所需的材料与甲胄尺寸。

  “材料要百锻钢,厚度要一公分以上,尺寸看起来是你的尺寸。怎么,这是要做一套千斤重甲来练力啊?”

  古月奇道,她这辈子还没见过武者穿着重甲作战,故而第一反应就是风云游要做一套类似重刀的锻炼工具。

  按照地球上的板甲算,平均二毫米厚度的全身板甲差不多要三十公斤往上,而风云游需求的这套甲胄虽然不会有千斤重,但两三百公斤是会有的。

  这种厚度的百锻钢制成甲胄,就是寻常二阶武者都打不穿。

  “这套甲胄依你看最快需要多久能够完成?”

  风云游避而不谈用途,而古月也聪明的不问。

  “要是飞云坊把你这单生意放在第一优先级,那么最多五六日肯定能好了。”

  古月略微思忖了下,就回答道。

  “这么快?”

  这回轮到风云游惊讶了,以他脑海中残留的那些关于前世欧洲板甲的信息估算,一套全身甲,哪怕不需要任何纹饰、蚀刻,至少也要数个手熟的铁匠合作一两个月才能做成。

  “不算很快吧。你要的又不是玄铁,普通的百锻钢板是走量的材料,在飞云坊里常年有备。你这套练功甲虽然设计得厚了些,但是却标明了不需要抛光磨砂,以飞云坊大师匠的功夫,打制起来无非就是个力气活。”

  古月解释道,她知道少年皮肉坚硬堪比钢甲,哪怕是甲胄上有些残留的毛刺,最多也只能刮坏他的衣衫。

  此世的大梁虽然也没有水力锻锤,但却有武道。

  正如沙莫邪能够感知金属温度一般,飞云坊的大师傅也是一位二阶的炼体高手,一身力道足有几千斤,挥起大锤来堪比液压轧机。而且以炼体武者的耐力,他左右手换着用恐怕也能一天干上十几个小时。

  可惜在常规兵器制造上,火候的重要性更胜蛮力,否则以前莫邪制器未必能压得住飞云坊。

  “那就好,这个单子就拜托你了。到时你就说价钱不是问题,但是要保证质量,尽快完成。”

  风云游对着古月说道,以他俩的交情,这点小事不需要扭捏。

  “行,你就放心吧。哪怕不是我去说,只要听到是你风云游的单子,他们家的大师傅也万万不敢怠慢。”

  看到风云游一副认真样,古月轻松笑道。

  作为狂沙门在外头最活跃的主,古月比风云游本人更知道他如今的声名之盛——这位一向奉行亮剑精神的少年,现在在赤沙城中恐怕已经可以刷脸了。

  不说飞云坊的最大竞争对手是被他搞垮了台,就是冲着“平沙郡及冠之下第一人”这个活广告,飞云坊的铁匠们也会拿出浑身解数把这套甲安排得明明白白。

  以后等风云游更上层楼了,他们对外宣传一波“风少侠乃是用得我们飞云坊出品的练功用具”,岂不是美滋滋?

  “好了,你这两件事我都收到了,一定给你办得妥帖。”

  古月将设计图纸折叠后贴身放好,然后起身说道。

  虽然古大小姐性子刁蛮,但对朋友和下属却很是义气靠谱。风云游有时也会想,如果古月的武功能精进些,等古奇百年后接掌了狂沙门的掌门之位,说不得也会很受众人爱戴。

  ······分割线······

  古月走后,风云游安心在禁闭室里修行,剩下的三日转眼就过去。

  期间,掌武司的一位执事还带着两位衙人专程到了狂沙门中来给风云游发放裘德的赏格——薛赤虽不伶俐,也没傻到让几人在禁闭室里寒暄,所以破例让风云游出来待了半日,领了那五百两银后再回去禁闭。

  当日,许多弟子亲眼见到了官家执事对风云游春风化雨般的和善劲,心中俱都感慨他手眼通天。

  实际上,这只不过是因为这位执事知道直属上级李武监对风云游的特别喜爱罢了。

  禁闭期满,风云游回归正常生活,果然听到了古河领衔的报复行动失败。

  据薛赤所言,本次行动在六名人手到齐后当日开始准备,当晚子时出发。然而最后莫说是胡须儿的踪迹,就连原本被囤积在内的财物也都被提前转移。

  只有作为弃子留在两个藏身处内的百余位沙盗,被愤怒的狂沙门强者们杀了个干净。

  在当日无生沙海大战时,风云游听到了胡须儿的那句“难怪他点名要取你性命”后,心中就觉得很是蹊跷,料定这不是一起临时起意的抢劫作案。

  既如此,沙盗首领当然也不会傻乎乎地在自己的老巢中等待仇家上门。

  若非有此判断,那日哪怕是古奇发话,他虚与委蛇后也早就自己破禁而出,追到沙海中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