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出猎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二章 出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古月的小院之中,风云游见到了小半年未见的猎鹰“阿雕”。

  阿雕属于大风山中特有的苍鹰种属,体长八十公分,翼展足有两米。这贼鸟不仅体型大,天生灵性也是超群,多年来与风云游相处行猎,配合无间。

  久别重逢,阿雕兴奋非常,欢快地鸣叫着落到了风云游的手臂上,不时用自己的鸟脸蹭主人的面颊。

  “你这小气雕,我一不在肯定每天窝着偷懒,瞧你这身膘长的。”

  风云游亲热地抚着伙伴。在他不在的日子里,两位长辈看起来将阿雕照顾的很好,一身羽毛丰满整齐,显得神骏非常。

  然后,古月就见到风云游凑到猎鹰耳边轻轻耳语几句,不知说了些什么,这扁毛畜牲就了然似的点了点头轻鸣几声,旋即展开双翼遁入长空,朝着西北面飞翔而去。

  鸟的事完了,她又带着少年去了城北的飞云坊。

  “风少侠,从古小姐送来您的订单开始,我们坊中便集中三位大师傅的全力,只花了四日半,就将您要的这套铠甲打制完毕,您且看看合不合意?”

  飞云坊的内堂之中,大师傅关奇迈将风云游引至一套披挂在支架上的甲胄面前,态度热情的说道。

  他的身边还跟着其他几位师匠以及五六位年轻学徒,也不知是想见识下声名鹊起的风云游还是那套重量骇人的甲胄。

  “这套甲胄自重五百四十斤,全部用上等钢材制成,为了方便使用,我们还专门为其额外制作了两对负重,加在一块全重七百斤。”

  看着这套挂着约莫有两米高的银灰色重甲,关师傅一脸骄傲的介绍道。

  他刚刚说到的“负重”乃是肩甲的加强组件,以及一只可以装在小臂上的格斗圆盾。

  “能在这试试吗?”

  少年问道。

  如此合理要求,关师傅自然不会反对。

  这套甲胄的每个部件少说也有几十斤重,对于一般学徒而言就算是随意搬动也不是易事。整个飞云坊中,除去身高不足一米七的关迈奇,没有人有那个力气御使。

  可惜,关师傅的身高与风云游相差较大,故也无法承担试甲的任务。

  不多时,在旁人的指点下,风云游顺利的全身着甲;虽然整套装备未曾打磨,但大部分的毛刺都已被去除——若是普通人,重甲之内必然要配上锁子甲和内衬,但以他之钢筋铁骨却不需如此麻烦。

  在机缘巧合激发观天神眼,晋入炼体二阶中段之后,他的力道又增长了小半,深蹲与卧推的力量差不多有十吨,三百五十公斤的负重简直是不值一提。

  “很好,这套甲胄我很满意,价格多少?”

  材料的质量和用量摆在那,风云游不需要去担心甲胄的防御力,只对穿戴之后的活动性有所怀疑。

  如今的大梁,传统的凡人军队已经衰弱,全身重甲在多是单挑刺杀的江湖中少有需求。只有东北边疆与兽蛮常年厮杀的军伍强者,为了混战中的冲击力与防御力才会装备。

  好在关迈奇出身于军方传统供应商“飞云流火城”,基本的功底与设计能力都很扎实,否则寻常师匠已未必懂得制作重甲。

  “少侠满意就好。”

  听到风云游满意,关迈奇显得很高兴——对于一位打制武器甲胄的铁匠而言,再没有什么是比名人侠客使用自家作品更值得高兴的了。

  “这套甲胄用了寻常全身甲十倍的钢料,加上整体打制成型,防御力应当要比寻常重甲的十倍还要更强。普通百锻钢板甲我这要价差不多是三十到四十两银,风少侠的单子,我们肯定按成本价算,带上功夫钱,您看四百两如何?”

  关迈奇商量着问道——四百两银乃是一笔巨款,哪怕是少年说要分期支付,他也有心理准备。

  有古月作保,这钱怎么也不至于被赖掉。

  “好,四百两,一言为定。”

  但风云游倒是应得干脆利落。

  钢铁中的一锻,乃是指完成了“炼、打、折”这三个步骤一次,每增加一锻,钢材的重量都会减轻,质量会被排除。具体到百锻则是虚指,说得是再怎么锻打质量也不会减轻的纯钢。

  日常而言,五锻以上的钢铁已经有相当品质,可以称为“百锻钢”。

  风云游脱下重甲,按照次序放入飞云坊提供的木箱之中,然后从怀里掏出四张官制百两银票,交给了关迈奇。

  ······分割线······

  二月之初,春风送暖。

  西北天极,大日沉入沙海之下,映透在碧色天穹中的金红丝缕渐渐隐没,最后被垂缀连绵的星河取代。

  赤沙城至无生沙海的入口处,风云游背负长棍默默等待,身边放着装着重甲的木箱。

  不多时,一个黑点自远处的天野间浮现,以极快的速度朝少年靠近。

  正是阿雕。

  作为一头合格的猎鹰,阿雕的耐力超群,每日能够飞行超过六个小时,时速达到近百公里,再加上身处高空时超过三十公里范围的巨大视野,可谓是此世的高功率雷达。

  也只有这样的斥候,才能在无生沙海中找到沙盗的踪迹。

  夜色下,猎鹰在风云游的手臂上稍作歇息,然后再度起飞,领着主人朝白日找到的猎物藏身处行去。

  黄沙戈壁之中,风云游背着近半吨的重物高速驰掣,依靠体内化生的流沙劲来增强足下沙地的支撑能力。大约在奔行了三十里后,终于到达了第一个沙盗窝点。

  这是戈壁山脚处一个进深较浅的半球形洞穴,洞内此时还亮着灯火,只有一位身材瘦弱的沙盗倚着门口的洞壁无精打采地放哨。

  然后,他就被风云游悄无声息地掠走,充作了审问的舌头。

  作为一名沙盗中待遇最差且饱受欺侮的喽啰,不需要风云游怎么用刑,他就如同竹筒倒豆子般把所有知晓的信息抖落了个干净。

  据其所言,此处乃是无生沙盗距离赤沙城最近的前哨,只有二十余名地位最低的沙盗在此聚集。平日若是找到了肥羊或者有其他特殊情况,他们一律使用上头提前准备好的信鸽传递消息,以至于无人知晓其他沙盗藏身处的位置。

  作为诸多烂人匪类组成的团体,居然能在部分联络环节上采用单线联系,这着实让风云游很是意外。

  不过,这些东西都不重要。

  按照古河的估计,胡须儿此刻已经离开无生沙海,这让风云游暂时失去了报仇的机会。

  但没关系,他这次回来,本就只是想取点利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