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利息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利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腹之内,火光通明,血气弥漫。

  足有数十米直径的空旷洞穴中,横七竖八的倒下了近二十具沙盗尸体,全都是一击毙命死状凄惨。

  咔嚓。

  风云游将洞穿尸体贯入石中的风拓棍拔起,被寒铁箍穿透的刀身崩溃,碎成满地铁片。

  单手一振,长棍上的鲜血便被抖落。

  还有六人,风云游心中数道。

  “风少侠,我流落到此不过俩月,乃是一时糊涂。请您高抬贵手,绕我一命!”

  半圆形的洞穴底部,一位手持镔铁蛇矛的沙盗朝对面的杀神哀声求道。

  这二十几位沙盗喽啰中并没有人曾见过风云游,但看到这位少年一身沙甲,手持标志性的风拓棍杀将进来,当即就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号。

  “更何况那日三位当家袭击你们狂沙门的事,我们几人压根就没参与,冤有头债有主,少侠您今日放我们一马,我们以后一定重新做人,再不敢干这些营生!”

  沙盗嘴中喋喋不休,但手中的蛇矛却是握得死紧,丝毫没有要缴械的意思。

  看到少年脸上毫无变化的冰冷,他们知道今日除了拼死一搏再无他路。

  “兄弟们,并肩子上!”

  几人暗中交换眼神,随着风云游身后的沙盗一声高喝,霎时各自出手。

  “垂死挣扎。”

  风云游轻声哂道,右脚运劲抽射,将足下断去刃身的厚背刀踢飞出去。

  风雷声中,对面的沙盗只见得眼前银芒一闪,刚想用蛇矛去格,就被断刀穿腹,连带着整个人凌空倒飞出去数米,钉在了岩壁之上。

  一击建功,少年双手横棍,转身就往左侧撩斩而出。动作之中,他身上的沙甲即时变化,沿着长棍朝前蔓延,在半息间化作了一柄一丈余长的长柄宽刃战斧,将左侧两位猝不及防的沙盗整齐的劈成上下两截。

  转眼间,六位沙盗,只余一半。

  “给我死来!”

  少年身后,一声暴喝响起。在对面两人腰斩横死的惨状刺激下,第四位沙盗双目发红,双手举刀过顶,对着风云游的后背就要劈下。

  但沙流的塑形要比他的动作更快。

  伴随着宽阔的斧面消减,长棍的棍尾霎时延长,化作了一柄锋锐的长枪,把送上门来的猎物串在了枪身上。

  利刃穿心,沙盗高举的长刀坠落,他张着嘴还想出言,却被逆涌而上的鲜血堵住。

  风云游施施然地转身,左手逆握着挑着沙盗尸首的长枪,右手平伸而出,扼住了直冲而来的第五位沙盗的脖颈。

  “杀了你!杀了你……”

  被凌空提起的矮小沙盗歇斯底里地嚎叫着,用双手上戴着的奇形钢刺狠命地切割着风云游的手臂,然而不论他如何用力,最多也只能在对手的手臂上刮出大捧火花,无法伤到他分毫。

  不过几息,狂暴便从这位矮小沙盗的心头退去,纯粹的恐惧反过来充斥了他的眼眸。

  正当他颤抖着嘴唇想要求饶的时候,风云游手掌发力,捏断了他的喉咙。

  洞中活着的沙盗只剩一人。

  看着五位同伴飞蛾扑火般光速去世,这位第一个吆喝着“并肩子上”而后又苟且到最后的沙盗转身飞逃,然后被背后追来的沙枪钉死在地。

  至此,前哨中的沙盗无一人幸存。

  从洞中出来,少年再度背上家伙,朝第二个目的地寻去。

  ······分割线······

  毫无生息的沙海之中,风云游随着天上猎鹰的指引一路奔行,到达了位于沙海深处的第三个藏身处。

  此处距离赤沙城已有二百里余。

  得益于松懈的防备,风云游再次在洞外几个昏昏欲睡的哨兵中抓到了一条舌头。

  虽然此行是被报仇驱使,但少年理智却很清明——依靠地形与装备,几十名一、二阶的沙盗风云游犹能对付,若再带上重伤的火拔也不是不能一搏,但要是遇上了胡须儿,他就可谓是送货上门了。

  嶙峋陡峭的山岩上,刚刚还背靠石壁半睡半醒的沙盗被提溜着脖颈整个人探到了岩壁之外,呼啸的山风拍面而来,霎时让他清醒。

  “英雄,英雄;有话好说啊!”

  沙盗死命在脸上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夜黑风高的,他并未认出对面少年的身份。

  “火拔的伤势这两日如何了?胡须儿有来找过他吗?”

  风云游沉声喝问道。

  “要是有一句假话,你就得摔得粉身碎骨!”

  身处悬崖,风刀猎猎,沙盗心里再有什么弯弯绕绕也转不过来,当即老实回道。

  “二当家他伤了肝脏,但又不肯暂禁饮酒,哪能好得这么快……”

  “至于大当家,自从上次他带队去做李家的生意之后,就再没回来过了。”

  沙盗把事情合盘说出,正想要继续讨饶,却感到脖子上钳着的铁掌越来越紧。

  “很好,你说了实话。”

  风云游点头道,手中发力,沙盗即时魂归天外。

  在三次拷问中,他总是直接重复上述的两个问句,而惊魂未定的沙盗也根本无法在瞬间反应出敌人正在套话,每次都让风云游得到了藏身处内的情报——在观天神眼的透视神通下,风云游可以清晰的“看”到舌头的心脏跳动与瞳孔张缩,这让对方极难欺骗到他。

  随手甩开已经断气的尸体,风云游将箱子打开,开始沉默的穿戴重甲。

  之前与胡须儿的激战中,若非程力夫率先被火拔打成重伤,未必会如此轻易的死在胡须儿手里。

  虽然正主还找不着,但先收笔利息,也是好的。

  披挂完备后,原本面目清秀的少年已化身为一尊两米高的铁巨人,哪怕是看着就让人生出无法力敌的威势。

  手提风拓棍,风云游缓步朝着三米余宽的洞口行去,每走一步都有大量砂砾被他吸附上身,填补在所有重甲未能遮掩的薄弱处。

  虽然二阶初的流沙劲还不足以催动荒沙拳的第三式聚沙成塔,但依靠着自身体魄为骨,千斤钢铁为肉,风云游还是成功模拟出了这一招杀法。

  咚,咚,咚……

  等到沉重的迈步声在洞穴中传递开去,一具两米余高,金属与砂石混合铸成的杀戮机器,已然成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