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无人能挡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无人能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幽深曲折的洞穴通道内,两位睡得正香的沙盗率先被脚步声吵醒,各自骂骂咧咧地爬起身来。

  “阿狗,你小子干什么呢?大晚上的也要你牛哥和胡哥揍你?”

  牛姓喽啰单手提了提裤子,向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毫无防备地迎了上去,连家伙都未随身携带。

  然而等他走至拐角,却发现站在身前的哪里是那个矮小爱偷懒的阿狗,而是一尊钢铁铸成的巨神。

  “你……”

  他刚张嘴,就被铁武士伸手一把捏住了头脸,整个人眼前霎时漆黑一片。

  此时,除去后方的胡姓沙盗手中提了一支火炬,洞中并未有其他光源;然而昏暗并无法影响风云游的视野,在一瞥之间,他已辨认出此人正是之前互市之战的参与者之一。

  彼时,正是他借着裘德的偷袭,当着风云游的面砍死了一位狂沙门门人。

  “牛哥?”

  跟在牛姓喽啰身后的沙盗并未见得风云游的全身,借着手中火把,他只见得一只自拐角处平伸而出的钢铁手臂,攥住了同伴的整张脸面。

  “阿狗……”

  他正要再问,就见到那只铁手五指一合,也不见怎么发力,就把掌中头颅捏得西瓜般爆碎。

  霎时间,红的白的尽皆溅开,骇得他心胆俱裂。

  “敌袭!”

  仅剩的哨兵第一时间高声示警,同时手往腰间摸去,却发现自己的佩刀还留在了之前酣睡的石坳处。

  虽然只是个喽啰,胡姓沙盗手中也沾有好几条人命,知道此时不能慌乱逃跑,把背心要害展露在敌人面前。

  “你是何人……”

  沙盗空手摆出架势,嘴中喝问,却见对面缓步走出的钢铁巨人脚步一闪,已然窜到了自己身前。

  铁掌一挥,沙盗还来不及反应,头颅就被风云游在石壁上按碎。

  啪。

  火把落地,旋即被倒伏的尸骸断颈处狂喷的鲜血剿灭。

  听到洞内深处传出的喧哗喝骂,风云游信步往前,流沙劲催动,转眼就在双掌间各塑形出一把米余长的单刃斧。

  之所以不用风拓棍,乃是因为洞内通道狭窄,不适合长兵器施展。

  风云游走出数十步,便遇到了第一位拦路者。

  “哪来的蠢货,半夜来搅扰爷爷的清净?”

  这位二阶的沙盗身材强壮,身上衣衫散乱,手中提着一把环首刀,面上满是横肉,凶狠异常。

  “穿身铁皮壮胆?小子,你这是要笑死你爷爷……”

  沙盗还在叫嚣着,风云游已错步欺上,右手斧刃劈头盖脸地就砸将下来。

  少年启动速度之快,显然超过了沙盗的预料,但他仓促间循着厮杀本能,还是抬起长刀,将下落的斧头格住。

  奈何,两人的力量有着质的差距。

  咔嚓。

  一击之下,沙盗被压得单膝跪地;即便抵着刀身,黄沙铸就的斧子还是没入了他的肩膀,直接劈断了锁骨。

  啊!

  刺耳的惨嚎声当即响起,沿着洞壁折返传导,响彻所有沙盗的耳畔。

  “聒噪。”

  风云游举起左手,斧刃飞过,将对方的头颅切做两半,让破锣般的嚎叫戛然而止。

  这一次,冲天而起的血浆直接喷在了少年的精钢胸甲上。

  此时,越来越多的沙盗自通道的里侧涌了出来;刀枪剑戟,各色招式开始往风云游的身上招呼,却无一能够破防。

  人血,并没有比兽血更腥;杀人,也没有比捕猎更难。鏖战之中,风云游竟然出神地想到。

  面对挤满了三米多宽通道的敌人,少年只是机械般的出斧,依靠蛮力肃清面前的所有障碍。

  旋风般的劈斩下,盾牌两分,刀剑折断,被金属挫钝的斧刃被不断的复原,每次只需极少的真气。

  实力碾压下,生命就是如此廉价,甚至起不到消耗的作用。

  至于沙盗的进攻,风云游浑然不顾,只是依靠着砂铁战甲照单全收,来者不拒。

  一步,两步,风云游继续朝洞内前进,竟无一人能挡住他的步伐。

  很快,战斗转变为屠杀,叫嚣喑哑成哀嚎;漫长通道内,血肉尸骸铺满了复仇者的来路。

  ······分割线······

  最内侧的宽阔石室中,充足的火把将空间照得通明,身形高大远超常人的火拔垫着一张厚实熊皮制成的披风,正敞着胸膛倚坐在石椅上饮酒。

  对于洞穴外部传来的喊杀声,他只是充耳不闻。

  “二当家,不好了!”

  正当此时,一位沙盗小头目从石室外冲将进来,面色仓惶地高声呼叫道。

  “二当家,外头来了个杀星,也不知是怎么寻到了我们这,进来以后见人就砍,此刻已经冲到了二进室,至少杀了有二十个兄弟了!”

  此处藏身处内,不过有沙盗五十余人,以他们的组织度,三成的伤亡足以导致溃散。若不是这个洞穴除去天顶上极小的几个通风口外只有正面一个出入口,沙盗们恐怕早就四散逃命了。

  “你是说就来了一个人?”

  火拔单掌擎着酒坛的坛口,将之平稳的放在身边的石桌之上,斜睨着来人问道。

  “是一个人,而且是个二阶。穿着一身不知道多厚的精钢战甲,手上提着两把黄铜战斧,二话不说只是凭着蛮力砍杀,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沙盗头目回道。

  这位小头目乃是火拔特意选出来管理属下的“人才”,同时兼具执行力不错与实力极差两个特点,只能依附火拔才能在沙盗内享有地位,是他最喜欢的那种下属。

  当然,这种人自然也不会在可能送命的战斗中亲临一线——刚刚他只是远远地瞥了眼浑身煞气的风云游以及那两把被鲜血糊满的战斧,就赶忙冲过来汇报。

  “铁甲,黄铜战斧,二阶?”

  火拔沉凝片刻,心中已经对来者的身份有了猜测。

  “二阶你们也挡不住?老子养着你们干嘛?有铁甲就上重兵器,这也要老子亲自教吗?还不快滚,别搅了老子的酒兴!”

  然而,火拔并未直言,反而做出恼怒的模样,将手下沙盗赶了出去。

  “风云游……”

  及至沙盗下属苦着脸再度出去,火拔才低声喃喃道。

  他用左手轻抚胸口已经愈合的伤口,依然能够感受到体内肝脏处创口的疼痛与再生的痒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