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硬悍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五章 硬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火拔所在的这个沙盗窝点处于无生沙海中接近突句汗国的一侧,多年来除非是火拔亲自命令,无人能够随意离开。

  是故,哪怕是李观鱼也没有找到此处的具体位置。

  若非是白日时哨兵在天光下露出了行藏,猎鹰也绝难发现此处。

  藏身在此处的,足有五十余名沙盗,皆是火拔信得过的直属,其中二阶有二十人不止,且都参与过日前对狂沙门的突袭战。

  如此数量与质量的武者团体,通常而言拼掉二、三个三阶初的武者不在话下,然而今日只是面对风云游一人,却是束手无策。

  以众击寡,合弱胜强,无非两种战术。

  其一是尽量延展接战面积,使对手双拳难敌四手,败于应接不暇;其二则是不畏牺牲持续消耗,是对手力竭而死。

  但面对有备而来的风云游,这两招都不好使。

  仅三米宽阔的通道内,哪怕是两人并肩上都显得施展不开,而沙盗们又无法绕过手持双斧的对手形成合围,只能一人接一人的往前添油。

  可惜,风云游乃是体气双修,一身耐力在这种低烈度的作战中几乎用之不竭,在砍死了三十余人之后,也丝毫不见迟钝。

  可怜火拔旗下数十名沙盗,各个都敢舍命搏杀,可今夜被少年堵在狭窄的洞穴通道内,全都成了待宰的猪羊,便是挣扎都显得枉然。

  死伤过半后,沙盗们终于开始退却。

  无人指挥,原本的且战且退很快转变为亡命奔逃。然而风云游哪怕一身重甲,依然有着二阶武者中出挑的直线速度。

  于是,溃败反而极大的增强了少年的杀戮效率。

  火拔处身的石室之内,外头传来的喊杀声渐渐止歇,只有几个凌乱的脚步声朝着这里渐次靠近。

  可惜,它们之中的绝大部分都在半途消失,只余落在最后而又最沉重的铁靴着地声越发清明。

  “二当家救我!”

  之前进来报信的小头目踉跄地逃入石室之内,满脸凄惶地朝着依然安坐如山的火拔喊道。

  “那人就在后……”

  他的第二句话还未说完,已被背后电射而至的单手斧劈入背心,圆弧形的刃口甚至从他的前胸透了出来。

  当着火拔的面,他这位仅剩的部下向前扑倒,伏身气绝。

  而后,插在他尸体上的那把金红色斧子逐渐软化,散作了一滩血泥。

  出现在火拔对面的,是一位遍身染血的铁甲武士;随着他漫步走来,浓郁的血腥气充斥了整个空间。

  “如果我没猜错,你是风云游吧?”

  无生沙盗的二当家敞着胸怀迤迤然地背靠在石椅上,好似面对的是来访的后辈。

  “二阶境界,能够一个人杀光我这满屋子废物手下的狂沙门人,我想破脑子也想不出别人了。”

  “反正都是死,你何必想这么多?”

  风云游低声哂道,原本清冷的声线经过密封的铠甲沉闷得好似金铁刮石。

  “呵,一个人就敢来杀我?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火拔单手掩面放声大笑道,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让你门中长辈出来吧,我不喜欢和小孩子玩过家家。”

  “行了,火拔。”

  在风云游的神眼视界中,刚刚火拔用手遮掩的双眼里,完全没有笑意。

  “不必试探,这次过来的,就只有我一人。”

  “杀了我,你就能活。”

  风云游伸手取下一直负在背后的风拓棍,身前混杂着鲜血的砂砾也再次移动起来,归附到了他的砂铁战甲上。

  少年的语音凌厉,其中战意灼灼,不似虚言。

  听到这番话,火拔终于敛起虚伪的笑容,微微放松了心弦——从始至终,他畏惧的就不是风云游,而是可能随风云游而来的其他高手。

  “你单枪匹马也敢来寻仇,我不知该赞你同门情深,还是天真愚蠢。”

  火拔自熊皮上起身,身高竟然比浑身铁甲的风云游还要高一个头。

  “你以为趁着我伤势未愈,就能赢过我?”

  看到风云游兜鍪后的双目盯着自己的胸口,火拔讥讽道。

  “就算让你一块肝,老子照样撕碎你。”

  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少年,眼中满是轻蔑。

  “不,火拔,如果你真得有信心,就不会拼着牺牲多年攒下的班底,也要尽量消耗我了。”

  作为高阶体修,火拔身上的所有外伤都已在战后的十日内痊愈,但风云游依然能够看到他肋骨后的右侧肝脏被横剖两半,仅仅恢复了少许。

  达到血脉返祖境界前,炼体武者的内脏终究强韧的有限。

  “好吧,风云游,你可真是个聪明人。”

  看到不论是故布疑阵还是情绪刺激都被少年看穿,火拔终于沉下面色。

  “可惜,老子最烦的就是聪明人。要是这天下除了老子之外,都是些蠢货可有多好?”

  火拔走到石壁旁,提起挂在墙上的巨大双手剑,转身与风云游相对而立。

  “待会下了黄泉,替我向你那位没用的师兄问好。”

  终于,他满意的看到了风云游双眼中熊熊燃烧的怒火。

  “准备死吧!”

  话音一落,火拔当即发难。

  上步起脚,地上足有三四百斤重的实心石墩子被他轻松踢起,朝着风云游飞速撞去。

  如此重量的石弹,已经超过了大型投石机的弹药重量,足以对城墙造成杀伤,然而风云游只是双手横棍,将风拓棍拦在了石墩之前。

  只见木棍受力弯曲,如长弓般蓄力,竟是将其弹了回去——坚硬如寒铁,柔韧似白蜡,正是风拓木闻名于世的特性。

  “好兵刃!”

  火拔出声赞道,双手握剑迎风直劈,凌空将石墩斩成两段。

  在上次突袭中,由于撤退得仓促,火拔连自己的主武器与特制大盾都未能带回,最后被狂沙门当做战利品带走。失落了这对最趁手的兵器,他几乎折损了全盛时期三成的战斗力。

  此刻他使用的这把双手剑乃是火拔配备的副武器,由精钢锻造重五十斤,在杀伤低防御目标时效率非凡,但面对厚重的甲胄,却不是效能最好的选择。

  被石块一阻,火拔失了先机,刚将重剑回正,风云游的长棍已经当头轰至。

  但他却恍若未觉。

  迎着砸落的长棍,火拔自顾自的拉起长剑,拼着率先受击,也要与对手以伤换伤。

  对捍的两人分别修习了移山之力与犀牛劲,都拥有着过人的防御力、恢复力和力量;此刻面对互中的局面,竟然都不愿变招。

  下一刻,两位武者近乎同时击中了对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