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绞杀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八章 绞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犀牛劲乃是兽蛮根据本族的特点改良的体修功法,其力境最强的爆发秘术犀甲术能够通过指数级的提升代谢速度,将皮肤硬化成甲,同时大幅提升爆发力;但对于武者本身,这门秘术也是巨大的负荷。

  火拔的身体素质比之常人已是出挑,但对比皮糟肉厚的兽蛮,却只是平平。

  是故,秘术激发的高速代谢给他的脏腑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内伤的恶化也在不断的拉低火拔的战力。

  久战之下,他出拳的精确度下降,速度也不复以往。

  挨了无数毒打的风云游终于熬到了黎明。

  预读到了对手的出拳,风云游利落的下潜突进,在闪避的同时贴入对手的内围,用双臂环住了火拔的腰际。在石巨人还在稳固重心的同时,他已滑步旋身,闪至其侧后。

  电光石火间,少年腰腹臂腿同时发力,以一个完美的过桥摔把火拔的后颈脊柱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为了这个机会,风云游已经准备良久。

  此世武道虽然昌盛,但是所有传承门派都最为重视功体与杀法,将纯粹的身体与兵器技巧轻蔑的称为“把式”。

  故而,类似于前世的柔术、地面技、摔法等等技术极少有人习练,像火拔这种机缘巧合得到功法后一个人摸打滚爬修行的,更是从未见过。

  被过桥摔掼在地上,火拔头脑一阵昏沉。他本能性的想尽快起身,可刚一站起就被仰躺在地的风云游双足缠上别住了膝关节。

  进入启动位置的少年双足发力,顺着石巨人的关节一压,就把对方再次带倒在地,同时双臂横压住火拔左脚踝、双足交扣成锁,一个教科书般的“足跟勾”绞杀已然成型。

  落入陷阱的火拔不知厉害,只知身下的少年如同大蟒般搅在下盘,封住了移动;正在他奋力蹬腿想要摆脱的时候,风云游腰腹猛然发力,以自身为杠杆,横向拧动火拔的左膝关节。

  霎时,火拔的左膝好似针扎火燎;剧痛如同野火,沿着神经一路烧到了他的脑海。然而不论火拔怎样疯狂挣扎,都只感觉到风云游的绞锁越来越紧——犀甲术虽然强化了皮肤防御,但对于关节技伤害的骨骼韧带却并无特效,不过几息,火拔膝盖关节所承受的应力已达到了极限。

  咔!

  清脆的断骨声中,咬紧牙关压榨力气的风云游感觉腰力突然一卸,便知道对手的膝关节已被自己折断。

  “啊,我要宰了你!”

  断肢剧痛下,火拔面目狰狞地放声嚎叫,但风云游只是松开绞锁,退身的同时挥拳往火拔的左腿伤处一捶,就让沙盗嘴里的狠话换成了惨叫。

  被废去了一条腿后,火拔如同失去了动力的战船,哪怕携带的武器再多,也逃脱不了成为活靶的命运。

  几回合的纠缠后,毫无地面作战经验的沙盗很快被风云游占据了骑乘位,接踵而至的是疾风骤雨般的地面砸拳……

  初时,火拔还能依靠战斗本能弓背起桥,尝试解脱压制,但量大质足的砸拳很快让他疲于应付,只得专心于叠臂防守拖延时间。

  及至数十拳后,沙盗的体能和意志在无穷无尽的猛攻下迅速衰竭,原本还能遮挡大半头颅的防架也被轰开……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缓慢了下来。

  决战的最后,意识模糊的火拔已经感知不到自己被打至麻木的双手。肿胀的眼皮限制了他的视野,仅有的视界中,他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风云游那双变形了的拳甲如同永动机一般地不断砸下。

  这就是我的极限吗?

  恶行闻名江湖的“巨人”于心中自问,记忆如走马灯般浮现轮转。

  幼时因夸张的体格受到的排挤嘲笑。

  全村被夷为平地后,自废墟中的兽蛮尸体上搜得的“犀牛劲”残卷。

  落草为寇后,满心恐惧却又要强装残忍。

  而后,被施暴与支配的快感在鲜血与罪恶的道路上越拉越远。

  火拔回望半生,发现尽是些恃强凌弱、苟且偷生,居然没有一次武者的死战。

  思及此处,本已油尽灯枯的沙盗不知又从哪儿得到了力量,强行翻身支肘,想要起身。

  此时,轻易拿到其背身的风云游已然将双脚在他的腰际箍紧,右臂直接插入巨人的颌下。

  随着裸绞成形,双膝跪地想要直起上身的火拔,终究还是侧翻倒下。

  生命的最后倒数中,仰倒在地无法呼吸的火拔自知逃脱无望,只是不断的倒砸双肘以示反抗。他重击在风云游的侧肋上,好似在为自己奏响丧钟。

  很快,钟声渐止,被摧残到一片糜烂的石室再次回复了平静。

  ······分割线······

  哐当。

  风云游将身上的甲胄一件件摘下,在岩面上敲出了巨大的声响。

  关迈奇所制、价值四百两银的重甲,经过这场拳拳到肉的鏖战,大部分变形破损,已无法继续使用。

  其中,形变最重的部分,甚至无法正常拆卸,需要风云游靠蛮力硬拔。

  休息片刻恢复了部分气力后,少年重新疏通了石室对外的通路,于散乱的碎石间,他再次寻回了立下大功的风拓棍。

  负棍在背,风云游回身望向石室正中,集恶榜列位五百九十八的“巨人”火拔静静的躺在那里——此时此刻,他全身皮肤的灰色角质化已经褪去,颈骨与左膝呈现出不自然的弯折。

  “你与裘德先行一步,我保证胡须儿很快会下来与你们会和。”

  风云游拾起断去一半的大剑,像老练的猎人处理猎物般利落地切下了火拔的首级。

  这颗超过常人尺寸的头颅,在掌武司可以换得八百两纹银,再加上尸体腰间保存完好的八千两银票,让风云游的身家达到了惊人的一万零三百八十三两(不算张射侯的寒玉)。

  如此数额的现银,即便是以豪富文明的赤沙李家与徐家,也需要时间筹措;类似血煞帮之类的三流势力更是砸锅卖铁也拿不出来。也只有无亲无故,无人可以信任的火拔,才会以银票的形式随身保存。

  除去银钱之外,打开透视神通的风云游还找到了火拔所修习的犀牛劲残篇——这是一张被摩挲至油亮的兽皮,显然对其原主人有着特殊的意义,是故在修习完上头所有的内容之后,火拔依然将其随身携带。

  有了这张记载了犀牛劲“筋骨皮”三境的兽皮,莫询的武道修习终于有了一个真正的基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