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猎获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九章 猎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圆月如盘,星斗阑干,死战余生的风云游坐在戈壁秃岩的顶端,举目眺望着眼前的寥廓沙海。

  忙碌一日一夜完成了任务的阿雕安静地站立在主人的肩膀上,好似感受到了他的惆怅心绪,将自己的毛脸轻轻贴了过来,充作安慰。

  少年的身旁,原本用来携带重甲的宽敞箱子敞着口,其中堆满了此处二十余枚二阶沙盗的首级——火拔的头颅并未收到优待,被随意的撇在最上方。

  今夜之后,无生沙盗的总人手还剩下二百,但两位头目被杀,灵魂人物又不知藏身何处,基本已经失去了组织度。

  只不过风云游亦知道,所谓“无生沙盗,杀盗无生”的赫赫名头,至少一大半是落在胡须儿一个人的身上。

  只要他不死,这绺子恶匪就不算消亡。

  可惜,销仇但凭血,逝者无可追。

  风云游叹息一声,准备起身赶路,却正望见一位黑衣蒙面的身影高速飞掠,行至了沙盗藏身处前的谷地之中。

  他的背上还背着一把形制有些眼熟的长剑。

  月色渐淡,东方天际隐隐约约可见曙光,这种时候有人专程寻至这儿,怎么也不寻常。

  风云游起身想要躲避,好引那人过来,可刚一动作便见到黑衣人也同时停住脚步。

  显然,他也望见了坐在岩石顶上的少年。

  隔着百米,两人默默对视。

  “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解下背后的长棍,风云游高声问道,借着长风将声音送到了对面。

  来人自是沉默不语,以风云游的目力,依稀可见他有些犹豫,右手五指微微动作,似乎想要拔剑。

  但最后,黑衣人还是转身退走。

  少年正要摧使点沙步追击,却见黑衣人腿影翻飞、身法飞快,莫说此刻他身受重伤,便是气完神足时也无法比拟。

  如此速度,哪怕是猎鹰也追之不及。

  此人乃是三阶浑然境的武者,风云游停下脚步默默想到,尔后便联想起胡须儿上次对他说的话语。

  “小小年纪就能一对一杀死裘德,难怪他点名要取你性命。”

  这个“他”,风云游至今还未有头绪。

  背起装满首级的箱子,风云游朝着东南面的赤沙城方向行去;遥远天际,丝丝金红从大地的边缘升起,在青碧色的夜幕上晕开了絮状的彩纹。

  隐约之中,风云游能感觉到有一张大网对着狂沙门罩下。

  就如同天边正盖压着朝阳的云网。

  ······分割线······

  次日上午,赤沙城南城门外。

  风和日丽,新绿满眼,初春遍芳甸。

  正月一过,徐中约终于洗去了之前的晦气,社交往来事事如意;前几日他见春色正好,便约了几位新结交的公子小姐趁着清晨出门踏青游玩。

  本来他们打算在山中野餐,可惜春露尚重沾衣生寒,便临时决定折返城内,转去风雨楼用膳。

  是故此刻刚入巳时(上午九点),骑着头长鬃青骢马的徐中约,已带着几位朋友和诸位常随回到了城门口。

  马背之上,公子小姐们一边颠簸一边谈笑,一抬眼正见着城门处走来了一位衣衫褴褛,满身伤痕的少年。

  他还背着一个大的有些夸张的结实箱子。

  徐中约挑着眉毛远远望去,虽见此人披头散发难辨面目,但却认出了他身上狂沙门独一份的柳黄色弟子服,及至两边距离拉近,他终于认出了这位扮相落魄滑稽的少年正是之前狠狠嘲讽过他的风云游。

  自正月间那顿“恶宴”之后,徐中约很是花了些力气调查风云游与李观鱼的关系。最后结果不出所料,两人只是因为一张虎皮的生意有了一面之缘,全然谈不上什么交情。

  这也让徐大少松了口气,毕竟若为了一时意气恶了大梁上品世家贺州李家,饶是他是嫡长子,也要承担家中巨大的压力。

  今日见到这位如日初生的“天才武者”如此颓唐模样,徐中约心中的复仇之火当即熊熊燃烧,忍不住策马上前搭话。

  “呦,这不是风少侠吗?”

  少年自然早就看见了如同求偶孔雀般“花枝招展”的徐大少,只是他性格低调,未曾想要主动招惹;不过既然对方主动招呼,他倒也不至于不理不睬。

  “徐公子。”

  风云游停下脚步,朝着徐中约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背着一箱“祭品”行至城南,他是打算先去师兄墓前祭祀,然后再去掌武司中报备。

  “风少侠一身褴褛,看着好生狼狈,这是遭了什么劫难了吗?”

  徐中约拉住马匹,故作关心的问道。

  此时他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与风云游叙话,心中优越至极;再配上周诸位公子小姐们的簇拥瞩目,虚荣感已然爆棚。

  “我昨夜去无生沙海打猎,与畜生们战了几场。”

  风云游平淡答道。

  他举目随意一扫,发现徐中约带着的几位常随中没有周琦的面孔,想必此人是因为没有眼力劲失去了当狗的资格。

  “去无生沙海打猎?”

  徐中约神态夸张地重复了一遍。想到上次酒宴上被风云游挤兑的够呛,如今看到他这般样子,大少心中甚是畅快。

  听到徐公子的讽刺,几位穿着猎装骑在马上的小姐也做作地捂嘴娇笑,也不知是笑点偏低还是故作逢迎。

  “风少侠可别消遣我,这无生沙海名头里就挂着个‘无生’,哪里来的猎物?

  我看莫不是遇了贼人,被洗劫了吧?瞧瞧你身上这些淤青,这是谁不开眼敢殴打我赤沙城的大天才?”

  徐公子歪着头脸故作疑惑地嘲讽道,而他背后知情识趣的常随们也赶忙配合的发出哄笑声。

  人群之中,倒也有几位比较了解风云游这号人物脾性的年轻公子,他们不似徐中约家大业大又是张家的世交,只能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应付过去。

  听到身后的笑声,徐中约自认挣回了上次丢的脸面,心中得意非常。

  “风少侠也不必忧虑,你虽然是‘武道天才’,毕竟也还年轻嘛。要是囊中羞涩,你可尽管与本公子说。我都照顾了你风家村全村生计,弄两套衣服赠你那都不是事……”

  看到风云游面无表情不做言语,徐中约言语更加放肆——反正他徐家从来都是站张家的队,而狂沙门未来也不定就是风云游说了算。

  不过他的“表演”马上就被少年的清冷的话音打断。

  “徐中约,你这酒囊饭袋三句话不离自己祖宗积攒的那点家底,这滑稽样当真惹人发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