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绝户计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三章 绝户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拜见少东家。”

  会客厅内,一身正装的周大掌柜见到徐大少进来,赶忙恭敬问好。

  “老周,不必多礼。”

  徐中约挥了挥袖子,径直坐到了主位上,摆摆手招呼下属也赶紧坐下。

  周大掌柜名叫周瑞,最早在徐家从学徒做起,一路过关斩将走到了如今的位置,一辈子都在为徐家服务。在徐家的生意体系里,他是赤沙城方面皮货买卖的负责人,称得上是劳苦功高、资历深厚,所以徐中约在他面前也不拿什么架子。

  之前被推荐到徐中约常随位置上的周琦,就是周瑞的小儿子。

  虽然因为替主家惹了麻烦,周琦被撸去了常随的位置,但是毕竟有着父亲的关系在,现在他已经被重新分配到了城内的一家徐记皮铺当起了小掌柜。

  “老周,最近城内生皮这块形势如何?”

  徐中约本没有心情客套,开口直接问道。

  “禀少东家,最近这几个月生皮子收成特别的好。大风山那边每月卖过来的皮货规模上涨了差不多两成,每月基本能到达九百两往上。”

  虽然主家不在意,但周瑞却依然礼数周到,话语表情滴水不漏——至于生意上的这几个数字,自然也难不住一辈子都在和算盘打交道的他。

  徐家作为平沙郡与李家并列的巨富,家族主营皮货交易。其贸易链条基本上是从郡内各个山民聚集地收获生皮或粗加工后的皮毛,然后进行硝制、剪裁等等精加工,最后按照等级卖给关内诸州的销售终端。

  每年徐家的总销售额能够达到六万两白银以上,与狂沙门和张家相若。其中来自于赤沙城这边的收入能占到总收入的一半,差不多在三万两上下徘徊。

  “嗯,这就好。”

  徐中约敷衍回道,显然对这个数字并不在意。

  “大风村这卖过来的皮子,风家村占了多少?”

  徐大少状似随意地问道。

  “咱家在赤沙的货源几乎全部来自于大风山的山民。大风山里头十三个山民村落,总共有两千多人,据属下所知,其中常年出猎的猎人有七八百人,每年卖给咱家的皮货总值差不多有九千到一万两。”

  赤沙城本就不大,风云游吓尿了徐大少的事周瑞自然知道;而作为大风山山民的甲方负责人,风云游出自风家村的消息他也清楚得很。

  经商多年,周大掌柜早已练得一副玲珑心窍,一听自家少东的话语,马上就明白了上头的意思。

  “这个额度里,来自于风家村的不到一成,若是撇去了,于本家的大局毫无要紧。”

  听到周瑞的话,徐中约眼睛一亮,对于这个闻弦歌而知雅意的得力属下可谓满意非常。

  “那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置?”

  一听这事有门,徐大少当即追问道。

  “属下只需吩咐家中所有皮铺,遇到风家村的皮子便推脱货源充足不再买入即可。这买卖本就要双方自愿,风家村的山民就是闹到了城主那儿也无话可说。”

  周瑞自信说道。

  在大梁朝,普通的务农四口之家一年大约能有五两银的收成,足够全家生活所需。由于打猎的风险显著高于种地,一位壮年猎人每年的收入平均能够达到农民的两倍,也就是七到十两。

  但与大部分谷物蔬菜自给自足的农民不同,山民们若是断了金钱来源,可是一旬都撑不下去。

  毕竟普通猎人可没本事能日日猎到肉食果腹。

  到时候,全村断了生计,我看风云游这厮还不爬到我面前讨饶!

  在心中勾画出了计成之后的场景,徐中约脸上的笑容不由放肆了起来。

  “老周,你可注意了,到时候可别让风家村的皮子通过其他村子的渠道被收了进来。”

  徐大少用手指轻轻敲击着檀香木质的书桌,难得的转动脑筋查漏补缺。

  “可得给我堵死了!”

  ······分割线······

  “风师兄早啊!”

  “风师兄,吃了吗?”

  “风师兄,这是去演武场吗?”

  早饭过后,风云游与几位同期一同前往演武场;这一路上,凡是与少年打了照面的弟子无不主动行礼、热情问候。

  “呵,风哥现在可是有了大师兄的派头了!”

  见到这般场景,狂沙门第一风吹钱雄飞开始发功了。

  “莫询,等会有什么关于犀牛劲的问题都提出来,我帮你看看。”

  不理会钱雄飞,风云游对着莫询说道。

  “你现在的身体气血旺盛,修行炼体法门应该很快就能找到激活和搬运血气的感觉。”

  经过了一个季度多的高强度苦练和营养食补,本就筋骨不差的莫询壮了一大圈,整个人的神采气质也焕然一新。

  演武场上,几人正各自练习,却突然见到一位门人疾跑入场,寻至了风云游面前。

  “风师弟,有一位自称风阿土的老人寻上门来,说有急事要见你。我已让他老人家先在飞沙厅休息了。”

  对于临时访客,狂沙门的门人接待时向来冷谈随意,也就是见他要找的是风云游,这位门人才如此重视。

  听到阿土伯寻到门中还口称“急事”,风云游自不会怠慢,谢过门人照顾后,便第一时间寻去。

  行至地头,风云游大步流星的走进厅来,正见到老人倚着圆桌而坐,只在红木圆凳上落下了半个屁股,桌上的茶水点心更是一点没碰。

  “阿土伯,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又有什么异兽伤人了?我伯娘没事吧?”

  少年一进门来,当即开门见山直接问道——除去这事,他实在想不到有风悟空照拂、三百两银傍身的伯娘能有什么急事。

  “哎呦,阿游,你来了。”

  见到风云游进来,本就被飞沙厅中的豪华陈设弄得如坐针毡的老人赶忙从凳子上弹了起来。

  “不是,阿贵和阿喜有猴大王照顾着能有啥事,你放心,他们俩除了有些想你,其他都好得很。”

  见起了误会,风阿土赶忙解释道。

  “我知道你最近忙着弄好多大事,上回我来就听说你去无生沙海里打了条害人无数的沙狼,回头和村里大伙一说,大家都赞你有本事呢!”

  阿土伯说起这事,脸上刚有了些喜色,转眼又沉了下去

  “只是如今这事实在是关乎全村生计,我实在是没法子,只好来寻你拿主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