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勿谓言之不预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五章 勿谓言之不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巷之谢,是定州上品世家谢家之谢,然而十年前谢家出塞后,定州已再无谢家,只是众人叫熟,便没有再改。

  在赤沙城谢巷算不上主街,但因其僻静清净,位置又佳,于是成为了高档商铺的聚集之所。

  徐家旗下主营高档皮货销售的总店就设在这里。

  青砖铺就的街边,徐家总店占据了五间铺面,上下共有三层,其中周大掌柜的办公之所设在第三层。

  窗格之内,静室之中,条案书柜、青瓷香炉均布设雅致;此刻,从黄铜雕笼里透出的烟丝袅袅,与茶盏上飘起的清气在房顶纠缠成了一股。

  紫檀长桌横列,如同楚河汉界,将对坐的三人隔得泾渭分明。

  “风少侠的威名,周某乃是久仰。裘德与火拔一除,我平沙郡不知能少多少无辜冤魂,我便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长桌一侧,周瑞大掌柜恭敬的双手举杯,对着风云游请道。

  “周掌柜客气。”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风云游也应邀举杯,将茶饮尽。

  “周掌柜,我这次来,是想请教贵铺针对我风家村一事,想请您给个说法。”

  茶水喝干,瓷杯还未放下,风云游便单刀直入说出来意。

  “针对风家村,这怎么说?”

  周瑞闻言惊道,好似压根不知此事——但在观天神眼明察秋毫下,他的伪装实在是太过粗糙。

  “哼,我此来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猜谜,周掌柜莫要明知故问。”

  少年将茶杯利落地顿在桌上,劲力到处,杯底如同利刃般嵌入了硬木桌面。

  这一手看得周瑞眼皮子一跳。

  “这,风少侠莫要发怒,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

  周瑞挤出个笑脸,姿态放得极低,但神色却不显慌张。

  “我们徐家皮铺世代经营有口皆碑,可从来不作亏心之事,少侠若是有乡亲在铺子里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请尽管道来!”

  “所以,从今往后,我们风家村的皮子你们是不收了喽?”

  风云游闻言冷笑着答道。

  “少侠容禀,我们徐家收购皮毛也需量入量出,有时受到形势所迫,确实会停止收货,但在商言商,这些都是正常的经营决策,绝不会夹杂其他成分。”

  周大掌柜提起茶壶再度为风云游斟满茶水——他虽然从小儿子周琦那不知听了多少风云游的坏话,但他却远比自己儿子清楚眼前此人的出众与妖孽。

  “你胡说,明明你们就是不收我们村的皮子!我和阿游都亲眼见到了!”

  听到周瑞大义凛然的话语,阿土伯按捺不住性子朗声反驳道。

  但风云游只是轻轻拍了拍长辈的胳膊,示意他不必着急。

  “好一个在商言商。周掌柜,我只有一句话托你带给徐中约。”

  风云游直视着周瑞,一字一句地说道。

  “有什么冤仇,他可以尽管冲着我来,我没有二话。但这次他波及乡亲们,就别怪我做事不留情面了。”

  “勿谓言之不预也。”

  话一说完,少年一口饮尽杯中的茶水,带着阿土伯起身就走。

  出了谢巷,阿土伯又有些沉不住气。

  “阿游,这可如何是好啊?他徐家摆明了不想罢手啊!”

  在老人眼里,风云游如今当然也算是郡里头的体面人,毕竟在山民们看来高高在上的周大掌柜,和少年说话也要好声好气地来;但若是与徐家这般庞然大物比,他的能量想必还是有限。

  “阿伯您别担心。我早知道这事没法就这样简单解决,我跑这两趟只不过是全了礼数,好师出有名罢了。”

  风云游闻言莞尔一笑,耐心解释道。

  哪怕是在前世地球,键盘侠们要开喷不也得走个程序,何况他接下来要做的大动作。

  “您今晚再在客栈盘桓一晚,最迟明日中午,我肯定拿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来!”

  少年自信地保证到。

  亲自将阿土伯送回了住处之后,风云游笑容一收,径直回头往狂沙门赶去。

  他要去找李思邈。

  ······分割线······

  戌时(晚上八点),内门弟子食堂的雅间中,风云游与几位同期的弟子正围着火锅大快朵颐。

  “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了。”

  风云游将今日的事情一说,顿时群情激奋,众人汹汹之下,大有要呼朋引伴夜袭徐家灭他满门的意思。

  不过风云游早有定计,自不需要身边人用这种低级手段。

  酒足饭饱之后,几人知道风哥与李思邈有要紧事相商,便先行回寝室,好给他们留出私密的空间。

  “风哥,有什么打算你尽管和我说,我们李家肯定为你撑场子。就是要我爹去登门拜访讨个道理,我也可以张罗。”

  李思邈和风云游关系很铁,再加上风云游声名渐隆,家族也更愿意在他身上加码,是故开口大包大揽毫不推脱。

  “思邈,我不需要徐家给我道理。”

  风云游摇头笑道。

  “我的道理从来都自己取。”

  饮尽残酒,风云游再度开口。

  “我是想问你们李家在关内有没有皮货销售的渠道,短时间内能否在郡中搜罗到制皮的人才。”

  “风哥你的意思是,也想要掺和皮货生意?”

  饶是李思邈知道自家风哥魄力非凡,也没想到他要直接挖了徐家的根。

  “有这个想法。他徐家既然不珍惜家业,要和我‘在商言商’,那我自然要还以颜色。”

  风云游夹了一块猪血入口,一边咀嚼一边淡然说道。

  “这要成事,主要有三个方面。分别是货源、熟练人手,和销售渠道。”

  看对方不是开玩笑,李思邈也认真分析道。

  “渠道方面我们李家虽然不熟,但要开拓也不难。在关内很多大城,我们李家都有相熟的名医和大药房,靠着他们的人脉要引荐认识些本地的皮铺吃货并不难。毕竟这商人卖皮毛,只管质量价格,可不管它姓徐还是姓风。

  人手方面,目前城内的大部分人才都在徐家麾下,但只要银钱到位,要挖来几位能任事的师傅和部分能力到位自觉屈就的学徒也不难。至于场地设施,以我们李家的财力更不是事。”

  李思邈到底是豪商家的继承人,分析起来头头是道。

  “最难的反而是货源。据我所知徐家的货源一半出自其他几城,一半出自大风山。这些货源全部和徐家有长久合作,乃是其禁脔。若是要靠价格战硬抢,恐怕不很容易。”

  说到这儿,李思邈露出难色。

  在他看来风云游要报复徐家的办法不少,这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烧钱法子乃是下下策。

  谁知,风云游却露出了笑容。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风云游豪气说道,话语中好似有万般峥嵘。

  “整个大风山,我要让皮子都姓风,它就不能姓雨!”

  ······

  一时间,雅间中只有铜锅中的水沸声。

  很快,少年将紫猿王风悟空的事大致解释了一番,让李思邈知道了他的底气来源——前世有曹孟德挟天子以令诸侯,今世有风云游挟马猴以令诸村。

  于沉默中,李思邈只觉得万物真是相生相克,风哥简直就是徐家的克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