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后知后觉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后知后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周,最近几日风家村那个老头还有到铺子里来闹吗?”

  谢巷的徐家总店中,徐中约负着双手迈着六亲不认的步子,正在随意地巡视。

  初春二月,不知不觉进入了下旬;距离风李行的成立,已经过了七日。

  “禀少东,最近都没来,我昨日遣人去客栈询问,听说这老头六日前已经回大风山去了。”

  随行在一侧的周瑞不着痕迹的落后主家一步,恭声回道。

  “呵,估计是风云游那家伙不肯低头,回去搬救兵了。”

  徐中约讥笑两声,恶意揣测道。

  巡视完一圈,两人一同上了三楼,在周瑞的会客室内落座,徐大少则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主位。

  “最近赤沙城的生意,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吧?”

  徐中约例行公事地问道。

  “一切如常。只是有三位制皮方面的师傅请辞,然后走了一些学徒,我已经吩咐下去,让他们补充新人进来了。”

  周瑞熟练的用沸水冲洗茶具,一边说道,一边亲手为主家泡茶。

  “嗯,那些走了的学徒就别让他们回来了,自己不珍惜机会以后就不要后悔。”

  徐中约不屑地扯了扯嘴角,对下属嘱咐道。

  “那几个师傅是怎么回事?”

  大梁的各类商行作坊里,学徒都是饱经压榨的最底层,不仅食宿待遇极差,工作负荷拉满,甚至在技术学习上还普遍被师傅们防着一手。

  服务多年之后,只有工作上任劳任怨,同时将师傅伺候得极为舒坦的少部分学徒,才有机会学得所有的本事成功出师。

  在徐家的皮铺里,学徒们过得比奴仆也好不了多少,所以每年都会有半途放弃的。只不过想要学得一技之长的底层年轻人成千上万,让徐家从来不缺压榨的对象。

  “有一位称病,还有两位说是家中老人病重,需要回去尽孝。不过这三位在咱这都不算是最得用的,恰好有几位学徒也干了有些年头值得提拔,我也就批了。”

  周瑞回道。

  赤沙城属于边陲中的边陲,社会阶层基本固化,而皮货行业更是被一家垄断,连跳槽也无处可去。

  以往,徐家的师傅基本上都会在商行里干到老退,几乎没有提前请辞的,这一次一下子走了三人,倒很是少见。

  不过这等小事,终究还是难入徐大少的眼界。

  正事聊完,两人刚开始闲聊,就听到门外有急促的脚步声快速靠近。

  是谁如此不知礼数?若是冲撞了少东家怎么是好?

  周瑞心中不满,正想着待会要如何训斥来人,就听到房门被直接拉开。

  “爹爹,不好啦,出事啦!”

  进来的却是周琦。

  他本以为房内只有自家老爹,没想到徐中约也在,赶忙上前见礼。

  “什么事让你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还有,我说了多少次,在铺子里要称我为掌柜!”

  周瑞怕儿子惹恼了主家,赶紧抢先训斥道。

  “不是,大少爷、大掌柜,出了大事了!”

  周琦挨了训斥,脸上却依然惶急。

  “最近这五日都没有山民来铺子里卖货,我本以为是巧合,没想到今日听人说起,才知道城北又开了一家皮货铺,叫什么风李行皮货。我过去一看,原来那些山民的皮子都被他们收去了!”

  他这一番话,让坐着的两人也勃然变色。

  不过周瑞是惊,徐中约却是怒。

  “这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和我们徐家唱对台戏?”

  徐中约一掌拍在桌子上,狠声喝道。

  多年来,徐家通过垄断皮货生意每年能赚入大量净利,自然也不是没人起了争胜的心思,只不过最后都被他们一一斗倒。

  大梁朝内,除去商税之外,地方府衙与掌武司针对富户们的摊派也相当重,类似徐家李家,每年甚至能接近万两白银。不过,花了这些银子,也带来了常人难以企及的社会关系,让他们在正当和不正当的竞争中无往不利。

  在徐大少的眼里,一家新开的皮铺远远称不上威胁,但周大掌柜却不知为何觉得心惊胆战。

  “周琦,你带路,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捋我徐家的虎须!”

  ······分割线······

  午后,赤沙城北城。

  由周琦带着的两位徐家高层来到了新开业不久的“风李行”皮货铺。

  这家新开的店铺有着沿街的三间铺面,同时还连着一个相当宽敞的院落,虽然陈设还未布置完毕,但看得出投资不小。

  店门前,还有一架空载的驴车停着。

  “这般面积位置的店面,年租至少要五百两。”

  经验老到的周大掌柜判断道。

  “哼,搞得还挺像回事。”

  徐中约轻声哂道。

  抱着“兴师问罪”心态的徐大少并未隐藏形迹,反而光明正大的走入了门店。

  “本店新开,三位爷,是要卖皮货吗?”

  一位热情的伙计见到三人上门,赶忙迎了上来。

  “我们风李行新店开业,收货一律比徐家皮铺高出一成,绝对实惠……”

  什么鬼,居然直接拿着我们徐家的价格做比?

  伙计的话术,让徐中约有种受到挑衅的感觉。

  正巧,一位身穿葛衣的中年山民满脸喜色的从连着院子的后门出来,与三人刚好撞见。

  “这不是叶老哥吗?来这这是?”

  周瑞在这一行干了一辈子,自然认得来卖皮子的山民。

  “呦,这感情好,在这居然也能遇见周大掌柜。”

  叶老哥是典型的山民(相对于阿土伯),性格豪爽不拘小节,对于身居高位的周瑞也丝毫没有畏惧。

  “来这自然是卖皮子的了,就是没想到大掌柜也来了,这是打算另谋出路?大掌柜果然有远见!”

  “什么另谋出路?还远见?粗鄙之人,一派胡言!”

  老哥这一句话,直接扎进了徐大少的心里,让他怒火中烧。

  “本公子问你,你为何不去徐家出货,偏要来这?”

  高高在上从未深入业务一线的徐中约并不知晓山民的脾气,只是用一贯的倨傲口吻问道。

  可惜,对面的山民并不认识徐中约这张脸。

  “你这小后生谁啊?脸不大说话挺大,也不怕卡喉咙里噎死?”

  叶老哥丝毫不给面子,当即反怼。

  “周大掌柜当面,我也不说虚的,你们徐家折腾人家风家村,我们山里人没一个看得过眼的;再说了,人家把收货价提了一成,还肯先付定金,鬼还去徐家!大掌柜,告辞了。”

  山民说完,对着周瑞拱了拱手,瞟都不瞟徐中约一眼就扬长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