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对角戏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八章 对角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啊,好啊!好个风李行!”

  徐中约从小锦衣玉食,走到哪儿都被人高看一眼,除了在风云游处外,何曾受过如此对待?

  被山民激怒的他怒极反笑,不顾边上伙计的阻拦,就往后院冲去。

  遮挡的布幕被徐中约劈手掀开,后院的光景顿时映入他眼帘。

  大几百平米的场地中间有十几人忙得脚步不停,还有三位大师傅模样的人示范监督。

  院落一侧,成捆的皮毛堆叠放置,等待进行进一步的处理。

  一派百废待兴的景象。

  “这三位不是……”

  跟着主家闯将进来的周瑞抬眼看去,就发现领头的三人很是眼熟,再看第二眼,不是几日前与他请辞的三位师傅还能是谁?

  “好啊,你们这是背了主家出来唱对台戏来了?”

  看到这一幕,徐中约以为终于揭开了对手的真面目,再也遏不住怒气。

  “你们仨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这么多年和我们徐家对着干的就没有不死的,你们仨凭什么?”

  “呦,徐公子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

  三人中地位最高的孙师傅说道。

  “哎呀,公子的下人怎么也不提前下个拜帖,这岂不是损了徐大少的派头。”

  被打断工作的三位师傅本有些恼怒,但看到是徐中约,反倒是熄了怒火。

  要说从前,孙师傅见到徐中约都是只有听训逢迎的份,但如今的光景可是不同了。

  在请辞之前,目前任风李行大掌柜的李良吉就已经对他名言了商行的背景——赤沙李家和风云游是最大的股东,同时狂沙门古月小姐也持有少部分干股(李家从自己的份额里让了一成干股给古月)。

  有着李家、狂沙门,还有声名显赫的风少侠做靠山,他孙兴民还怕什么?

  对不起,徐中约是谁?

  再次见到前老板和顶头上司,之前在徐家过得很不如意的三位师傅实在是没法完全收住脾气。

  “单靠我们三人,自然是不够与贵行相比;但也请徐大少知晓,赤沙城内也不是没有压得住贵家的势力。”

  孙师傅笑着说道,字里行间透着的全是阴阳怪气。

  “行啊,你们这是翅膀硬了,忘了主家的手段!”

  徐中约在自家商行内颐指气使,对于下属从来是动辄打骂,无人敢还嘴。此刻见孙师傅当面讽刺自己,习惯性的就想撸起袖子,上前教训他。

  “这是怎么了?徐少怎么这么大火气?”

  正当文斗要转成武斗的时候,李家大管事李良吉从前厅走入了后院。

  李良吉乃是李家家主的族弟,论地位与徐中约是一个层次,当着他的面,徐大少倒是不敢太放肆。

  “李大管事怎么来了,莫非这风李行还动了贵家的盘子?”

  徐中约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以为李良吉也是上门踢场子来了。

  “徐公子说笑了,这风李行的‘李’本来就是我赤沙李家的李;至于这风,则是狂沙门风少侠的风。”

  李良吉解释道。

  如今七日已过,大风山中的十数个村落确实如之前风云游所说一一被“说服”。最关键的部分既然已经完成,风李行的信息也就没必要对徐家隐瞒了。

  “对了,这三位是我们风李行新招揽的师傅,其中以孙师傅为首,今后还要徐少东多多照顾。”

  李良吉踱步到孙师傅边上,迆迆然地向徐中约介绍道。

  李家和风云游?!

  真相大白,徐中约又惊又怒,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的擅自谋划闯了大祸,但作为徐家的嫡长子,他还是不愿意服软。

  “我们两家多年来虽然谈不上亲密无间,但也说得上一句睦邻;如今为了一个风云游,贵家就要撕破了面皮,我劝李大管事三思,否则可要追悔莫及了!”

  徐大少双拳不自觉捏紧,寒声威胁道。

  他虽然才能不彰,但对李家的能量清楚得很——若是李家下了狠心,即便最后自家能赢,至少也会落个两败俱伤。

  但以李良吉的纵览世事,如何看不出他的色厉内荏?

  “徐公子,何至于此?我们李家与风少侠联手进入皮货行当,本就是在商言商,并没有针对徐家的意思。除去商场,我们俩家依然是友邻嘛!”

  李良吉笑道,在言语上争锋,稚嫩的徐中约哪里能是他的对手?

  “我们此举不过是因势利导。若不是贵家仗着势大欺侮山民,失了经商的信誉,哪里还能有别人插手的余地?所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徐家不想好好吃这碗饭,总不能还怪别人来抢吧?”

  “好,好,好!李大管事既然吃了秤砣,那我们就在商场上见分晓!”

  周瑞原本想出言,但气头上的徐中约连珠炮般的发话,还没有给他插嘴的机会就已经把话说死了。

  “你们招揽这些山民来此出货,无非就是靠着支使些银钱。但这生意上的门道,可不止加价一种。我们就各显神通,看看大风山究竟是谁做主!”

  狠话放完,徐中约拂袖而去;从头到尾没机会说话的周瑞见到主家走了,也只得朝着李良吉行了一礼,转身跟上。

  可惜周大掌柜本想试试能不能从对方那多套些情报,结果饶是他有十八般武艺,最后一样都没发挥出来。

  ······分割线······

  小城市中的新鲜事总是传得特别快,尤其是像李家徐家开战这样的“大事”,几乎是当天下午就已经在城内传了开去。

  风李行本就师出有名,如今又稳坐钓台,便没有刻意隐瞒。到了第二日,全城上下都已经知道徐家少东因私废公,通过区别对待风家村来报复风云游,结果被风少侠联合李家反制的事情。

  一时间,茶馆酒楼之中无数“卧龙凤雏”各抒己见,把气氛炒得火热。

  “听说了吗?为了给风少侠出气,李家直接撒了大把银钱要给徐家上眼药呢。”

  有好事者说道。

  “徐家做事是不地道,不过皮货行当都被徐家把持了多年,李家要赢可不容易。”

  “怎么可能是为了赢?你都看得到,李家会看不到吗?我看李家就是想撒个大几千两银子给徐家放放血,然后给风少侠卖个好。”

  “花这么多钱换个人情,这值得吗?”

  “你懂个屁,风少侠是什么人?那是未来能上天骄榜的人,李家这叫投资!”

  坊间聊得虽然热闹,但对于风李行普遍不看好,无人相信世代贩皮的徐家会在自己的基本盘上失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