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六十章 请罪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章 请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挨了这一巴掌,徐中约整个人都懵了——从小到大,他的爹娘就没有打过他。

  “脸面,呵……逆子,你现在还跟我说脸面?”

  徐清正有些艰涩地说道,他的脸上混杂着愤怒和心疼,甚至还有一丝后悔。

  “你有什么脸面?你告诉我,除去徐家少东的身份,你徐中约自己有什么脸面?!”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徐清正少见地大声呵斥道,说话的声音都颤抖起来。

  第一次见到父亲如此勃然大怒的徐中约好似被一桶冰水从头到脚浇了个通透,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呵,是,你要面子。中约,我真没想到你成家立业了都还不明白,你徐中约从来就没有面子,是我们徐家有面子,是徐大少有面子!如果家族毁了,如果商行丢了里子,谁还会认识你徐中约?你还有个屁的尊严脸面?!”

  空旷的连城阁中,徐清正的咆哮折射激荡,在徐中约的耳中听来竟然像空谷飓风般恢弘空洞。

  此时的他就像是顶着罡风立于九天悬崖之顶,感觉全世界都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是,现在只不过是十天没有收到皮子,大不了就是少赚几百两银子,但你知道若是这个局面无法扭转,意味着什么吗?”

  愤怒得到了部分宣泄后的徐清正恢复了平时的调门,但声线依然冷硬。

  “这意味着我们会失去整个赤沙城的生意,家族每年的收入和净利会直接折半。我们徐家将从平沙郡的一等豪族,降入二流的梯队。”

  父亲的声音好似冰流,一字一句的淌入了徐中约的脑海,将他所有的浮躁和怨怒都洗涤消解。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到了那般地步,我们徐家在朝廷和掌武司眼中的重要性都将大大下降,张家与我们的关系也会大受影响。甚至族中在赤沙城外的生意也会饱受挑战——如日中天又树敌无数的老虎一旦现出疲弱,无数原本驯服的豺狼都将倒戈!”

  徐清正站回到儿子的身前,直视着他冷冷说道。

  “族中数代人的荜露蓝蒌披荆斩棘,将会全部化作虚无,只因为你徐中约的脸面!”

  “爹爹,我……”

  此时此刻,徐中约终于福至心灵,确切的理解了家族所面临的危机局面。

  “我明白了,我去便是。可是百日当着众人之面实在是太过耻辱,是否能换做晚上,我私下登门……”

  徐中约虽然醒悟,但是习气难改,终究顾忌体面。

  “不行,中约,当众低头道歉本来就是让风云游消气的手段,只有你公开出丑,才能最好的显示出诚意。若是改做私下,效果就会差很多了。”

  徐清德说道。

  面对全族的压力,徐中约最后只得妥协。

  ······分割线······

  次日上午,狂沙门演武场。

  “凝聚精神感应血气,将之依附于筋肉,然后全力而发,将其活化吸收。”

  风云游沉声说道,指导着莫询修习犀牛劲。

  “喝啊!”

  莫询双脚分立,髋胯微沉,依照着犀牛劲的练法蓄力至极限,然后暴喝一声侧肩撞在了面前的硬木人靶之上。

  与移山之力能够静态活化血气的法门相比,犀牛劲毕竟落了下乘,但相比于其他二三流功法,莫询的进境已经算得上飞快。

  虽然还未突破炼体第一重“炼筋”境界,但就这旬日的功夫,他已经能够做到全力撞击人靶而自身不损。

  看到莫询完成了一个阶段的练习,演武场上的其他弟子都暗暗转回关注的视线,继续自己的功课。

  虽然犀牛劲乃是风云游的战利品,但是一位狂沙门的弟子不修流沙劲,而是天天在演武场钻研外门武道,终究太过惹眼。也就是如今风云游威望甚隆,正副门主又各自默许,这才让其他人不敢说闲话。

  几人正练着,却听到外头一阵喧闹声扬起,然后朝着这边涌来。

  “风师兄,风师兄,徐家那个徐中约,上门请罪来了!”

  人还未冲进演武场,报喜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风师兄,你要去见他吗?要是不想去,师弟我就去把他轰走!”

  这几天,风李行与徐家商行的斗争可以说是狂沙门中热度最高的话题;弟子们在赞叹于风云游的大手笔之外,自然也纷纷站队表达对同门的支持。

  只是没想到,这话题热起来还没有多久,原本被舆论看好的徐家已经投子认负了。

  “风哥,怎么说?”

  也在演武场上练习割沙的李思邈走到风云游身边问道。

  “人家上门来了,不管是不是道歉,我们总要见一见。”

  风云游说道,然后一马当先地朝外走去。

  如此热闹本就少见,在门内整日习武的弟子们哪里会错过,只见风云游几人身后当即跟起了浩浩荡荡的围观群众。

  不多时,行至大门外的风云游便见到了一脸阴沉的徐中约。

  “徐中约,我来了,有什么指教请直说吧。”

  风云游开门见山地说道。

  “风少侠,徐某此行,是为负荆请罪。”

  徐中约脸色变幻,最后还是垂首说道。

  光天化日遭人指点本就让徐大少抓狂,而风云游身后跟来的一大群人则让场面更加难堪。

  但他已无路可退。

  徐中约咬了咬牙,终于还是主动褪去了自己的外袍,露出了上半身白花花的细嫩皮肉,然后自身边跟来的常随手中接过了一根荆条,走到风云游面前双手奉上。

  “徐某以前行事孟浪,几次三番冒犯尊驾,还请少侠责罚!”

  众目睽睽下袒露上身,徐中约心中屈辱至极,虽然躬身垂首,但双目中依然不免露出恨色。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风云游的观天神眼。

  “徐公子,其实你不必如此作秀。我这人虽然恩仇必报,但只要事情过了,便从不会再放在心上。”

  风云游负着双手并未接过荆条,只是摇头说道。

  “我是什么力气,贵家想必知晓。不作防御,就是火拔等闲也受不住我一击,你徐中约这般的精贵身子,我要是出手,还安有命在?”

  “我狂沙门内有好几口井,你真要寻死,不如我让人引你去跳井?”

  风云游毫不留情的讥讽,让围观之人俱都哄笑。

  “只要风少侠能够消气,今日就算打死我也是应该的。”

  若是往常,徐中约早就爆发了,但今日之事关乎家族命运,实在由不得他放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