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善缘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三章 善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日后,午时。

  风雨楼三层,有一间仅能招待五人的私密雅间,名叫“问荆”。

  此时,问荆阁内,张射侯与陈平之相对而坐,正推杯换盏聊得热络。

  作为二阶武者,陈平之人过中年体魄却依旧强壮,一身合体的儒袍反而更显其健硕;半年前断去的手臂,除了让他的右袖空荡,似乎并未留下其它痕迹。

  “风李行崛起一事,实在是出人意料。中约兄长乃是我挚友,可惜我却是爱莫能助,当真遗憾至极。”

  张射侯放下停杯置箸,满面沉痛地叹道。

  “徐伯父壮士断腕大肆迁族,也不知能否保住剩下一半基业。每念至此,我都心中忧虑,可惜无处施以援手。”

  “徐家之事,确实让人唏嘘。不过,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经此一劫后,徐家若能上下一心精诚团结,今后卷土重来,也犹未可知。”

  陈平之泰然自若地说道,同时用左手持筷夹起了一片石炙牛舌文雅地送入口中,动作之熟练与常人右手无异。

  “徐家剩下的货源地中,最大的份额出在日陌城城南的夸父山。夸父山曹家乃是当地最大的地头蛇,之前与徐家在生意上也多有摩擦。江湖传闻,曹家的生意里还有博弈门的份子。

  三日前,我听说徐族长已经先行一步赶往日陌城,想必此时正在与博弈门杨门主畅谈吧。”

  “真不愧是陈帮主,这平沙郡内的事,就少有能瞒过你的。”

  好一个“江湖传闻”,好一个“听说”;这种事到哪儿去听说?张射侯心中暗惊,面上却不改盈盈笑意。

  要论实力,最强者仅为寻常二阶的血煞帮实在是上不了台面,陈帮主也压根不配与张射侯同桌共饮。然而,依仗着遍布郡内的帮众耳目带来的灵通消息,陈平之这些年来不仅屹立不倒,还能在张射侯、甄英杰等人面前挣得三分薄面。

  “唉,谁能想到,我中约兄长大好家业,竟然不堪风云游那厮一击。”

  张射侯故作感慨,然后在陈平之的推辞下亲手替他将酒盏斟满。

  “自出道以来,狂沙门风云游几乎是一个月一台阶,这才半年居然就搏得了媲美我兄长的天才名声,据说便是定风郡的风神贵胄们也听到过他的名字。”

  密室之内,张二公子放下酒壶,终于说到了正题。

  “我素闻平沙郡内,就没有陈帮主得不到的消息。今日一聚,便是想问问,你这有没有狂沙门这位风少侠的消息,最好是连带着生辰八字、家中丁口的那种。”

  张射侯嘴上问着“有没有”,但语气神情中全然没有疑问的意思。

  大风大浪里漂泊过来的陈平之自然知道,张二公子不希望听到“没有”二字。

  “张公子要的东西,血煞帮当然得有!”

  陈平之闻言一怔,然后赶忙豪爽地应道。

  “说来惭愧,我儿曾经与风云游有些过节,张公子恐怕也曾耳闻,陈某这条断臂便是拜他所赐。”

  陈平之用左手轻抚右手的断肘处,双目在惆怅中依然透着掩饰不住的痛恨。

  “事后,陈某自然也遣人作了‘功课’。不过,如今人家已经风云化龙,我们血煞帮小门小户,哪里还能争得了这分长短。”

  说到此处,陈平之轻叹口气,面上无奈和不甘掺杂。

  “如今,既然张公子需要,我这份心血总算没有白费;最迟今晚,陈某必定将东西送到公子府上。”

  来意得到了满足,“问荆”阁内宾主尽欢;不多时,酒酣饭饱杯盘狼藉,张射侯道别之后,便率先起身离去。

  这件事,张射侯从头到尾都未曾提及要陈平之保密。第一是因为自忖陈氏父子与风云游皆有血仇难以消解,第二则是他深知情报贩子的节操。

  对于类似陈平之这种潜藏在暗处买卖消息的夜枭,自然不存在什么不能出卖的秘密,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从来不做没有好处的多余之事。

  帮助风云游,在他看来,就是对血煞帮而言最多余的事情。

  张射侯走后半晌,陈平之依然独坐在席位之上,未曾动作。直到听到窗外响起的马蹄声渐远,才终于睁开微暝的双目。

  “风云游……”

  他轻吐口气,再次念叨少年的名字,只是脸上再没有之前表现出的不忿与憎恨。

  “我纵然信不过你,难道还信不过观掌院么?都投进了两只胳膊,总不能落得个血本无归吧?”

  陈平之静默好一会儿,突然摇头失笑,然后摇摇挥出一掌,用掌风将“问荆”阁的房门打开。

  “来人。”

  陈帮主低声喝道,令声一下,门外不远处当即有一名青衣人利落地行至他面前单膝跪下。

  “你着人去狂沙门寻风云游,请他今晚来风雨楼‘问荆’阁赴宴。就说只有我与他二人,有要事相商,欲结一善缘。”

  “是!”

  青衣人低声回道,正欲转身离去,又被陈平之叫住。

  “风云游这人才高气傲,邀请他要注意礼节。对了,办事干净些,不要让第三人知晓。”

  ······分割线······

  春深时节,黄昏依旧来早,向晚更添寒凉;盖头似的夜幕往大地头上一罩,城中便只剩下了零星的灯火。

  此时,最适合密谈。

  “冒昧相请,风少侠却能够不计前嫌应邀赴宴,实在是胸襟宽广,令人钦佩。这一杯,陈某敬你。”

  问荆阁内,陈平之单手执杯,对着风云游请道。

  密室之中,餐具、陈设都与半个白日前相同;只是这一次陈平之坐在主位,风云游居于客席。

  祝词唱尽,两人双目一对,各自饮尽杯中酒。

  大梁朝酒风可比武风,江湖上的恩怨情仇更是都需醇醪来佐,不过哪怕风雨楼中的陈酿再好,也决计醉不倒体格超人的风云游。

  “今晚之约,乃是陈某有一事,要知会少侠。”

  陈平之自认极为了解风云游的性格,知道他做人做事喜直截了当,故而杯酒下肚便开门见山。

  “今日早些时候,张家二公子向陈某要少侠你所有的详细信息,包括风家村具体位置以及贵家中的家庭成员状况等等。”

  说到此处,陈平之停顿了片刻,似乎要观察风云游的表情,但少年只是略一颔首,面色依然如故。

  “张二公子要少侠的信息所为何事,我并不知晓;或许他是要对你不利,或许他只是心血来潮;但我自忖此事有必要让少侠知晓,故今日才有此邀约。”

  陈平之解释完,却见风云游眉头微蹙,沉默依旧。

  “我自认与血煞帮有仇无恩,有怨无情;陈帮主你的右臂与贵公子的左臂俱是因我而断。今日帮主助我,着实让我费解。”

  片刻后,少年终于开口问道。

  “陈帮主可否为我解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