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肚肠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四章 肚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我的疏漏,风少侠合该有此一问。”

  陈平之闻言莞尔一笑,然后起手取下了酒壶的盖子,再将二人空下的酒盏斟满。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弃,何况一只右手?我若说无关痛痒,那也太过自欺欺人。”

  说着,他先将酒壶再次放到桌侧,并收手把壶盖还至原位。

  “坦诚而言,少侠所赐的断臂之辱,我父子二人这半年来从未忘记。虽然归根结底,乃是我儿安乐自作自受,但我为人父,终究难以释怀,只得到处留意能够续筋接骨的天材地宝,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弥补。”

  陈平之再度举杯略一示意,便抬首率先饮尽。

  “不瞒少侠,陈某一生,少时贫贱不堪,壮年血光不散;及至今日,兄弟入土、知交凋零,若要选一样这辈子最不缺的东西,恐怕只能是背在身上的仇怨了。”

  陈平之飒然笑道,清朗洒脱的音声中坦坦荡荡,竟无一丝遮拦。

  “纵然我资质驽钝,但见多了恩仇纠缠成的死结将一个个活人绞死,也开始明白这人若是一双眼睛只盯着仇恨,那路一定会越走越窄。为了一时意气,好勇斗狠无所不用其极,最后死无葬身之地,听起来不失义气血性,但于我看来,反而是欠缺担当只求畅快的庸人罢了。”

  陈平之望着桌边金丝麒麟烛上摇曳的焰火轻声说道,脸上闪过了一丝被岁月冲淡的追忆神色。

  方桌对面,风云游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这位身着广袖宽袍,头束高冠,容色沉稳镇静的中年文士与之前曾见到过的“佟城、赵甲”等人并列。

  横肉满面、呼喝作色者,只能贻笑于超群之士;而血煞帮的陈帮主,难得的让风云游也生出了此人不可轻侮的感觉。

  “陈某拼搏半生,不过得数百忠诚帮众,使血煞帮在郡中忝有薄名;但以大梁九州计,我等竭尽所能的作为也不过似老鼠刨食于洞中,但凡稍稍失了警觉,便可能被路过的猛兽一脚踩死。”

  陈平之一边再次为自己斟酒,一边轻笑着说道,好像在描述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天在上地在下,四野八荒湟湟,看似有无限可能,但只有真正努力淌过一遭的人才知道,这世上,麒麟虎豹各有种,鱼跃龙门全凭风。”

  “风少侠,陈某混迹平沙郡内多年,实话实说,就只见着过你这一轮初生之日、展翼鲲鹏。今日我冒昧相邀,不过是想高攀着结一善缘,等未来尊驾扶摇九天时,或可得借一线风息。”

  陈平之说完,仅剩的左手第三度举杯。

  “些许肚肠,让风少侠见笑了。”

  话音落下,他终于见到风云游展露笑颜,举杯相应。

  “陈帮主,请同饮。”

  ······分割线······

  对于陈平之提供的消息,风云游是相信的——整场晚宴之中,少年虽然感到对方用了些轻重遮掩的话术,但总体而言,并没有任何的欺骗。

  从杠上徐家开始,风云游就对于可能受到的报复有心理准备——毕竟徐家不仅有钱有势,而且是张家的重要羽翼——但他第一没想到这个报复会在徐家迁族之后才来,第二没想到报复的方式会波及到自己在风家村的亲人。

  虽然不能确定张射侯收集信息的目的——风云游当然不相信对方只是无聊想要增进对他的的了解——但世上只有千日做贼,从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是故第二日,少年就向门内提交了回山探亲十日的申请。

  作为内门弟子,又是门内“最不能惹”榜上排名前三的“大爷”,风云游的申请被轻松通过——自从禁闭一事后,甄英杰似乎性情大变,不仅对待同门师弟温和亲善,也再没有寻过风师弟的霉头。

  从风家村到赤沙城不过一百几十里的山路,单论直线距离更是只有百里仿佛,少年驰掣开来,一顿饭的功夫就已经望见了半山腰处趴着的平房聚落。

  不过,风云游并未直接回家,而是径直往生林子中风悟空的洞穴行去。

  半年前,从风家村到紫猿王的洞穴这百里出头的山路,一阶中段的风云游要步行足足两个时辰,但如今故地重游,不过两刻钟便到了。

  越过林障,少年远远的就听见猴群此起彼伏的尖叫喧闹,他轻身一纵跃上梢头,便见到远处岩石空地的边缘,一只身高近丈的魁梧紫猿正双手托举着一块三四米见方的庞大岩石,苦练深蹲——每次紫猿将这块三十吨不止的巨石托起,围在四周的猴群中就会扬起一阵欢呼。

  “我这是眼花了?”

  以少年的眼力,当然第一眼就认出了那头血管肌肉偾张的巨猿乃是自己过命的小老弟;但明明半年前离家时风悟空的力量只是小压过移山之力二阶初的自己一头,怎么现在摇身一变就成了尊巨灵神?

  风云游自忖在不使用神足真气的情况下,纯肉体力量不过有七八吨的深蹲水平,而远处那头“金刚”至少有自己的五倍。

  想我堂堂天才,半年来自诩进步神速,转头竟然被一头大字不识的弟弟莽猴碾压,情何以堪?

  少年摇头叹道;虽然心中汗颜,但他依然为自家兄弟的进步感到高兴。

  跃下林梢,几步提纵,风云游就蹿出了林边,露出了行藏。

  “吱?”

  听到动静转首望来的紫猿王见到了半年未见的老大哥,顿时愣在了原地,以为自己出了幻觉;等到反应过来不是做梦,便是一声欣喜至极的猿啸声响起,吹得山脊下方的树海上林涛回荡。

  “好你个猴仔,半年不见,居然又蹿个了!”

  看着身高达到三米的猴王,风云游笑道。

  轰!

  久别重逢,风悟空哪里还顾得打熬力气,只是随手把托着的巨石往身边一抛,就朝着少年奔来,反倒是岩面崩碎的巨响,把围在边上的猴群吓得四散。

  及至冲到了大哥身前,风悟空原本想像从前那样先献上一个热情的熊抱,可是此时的风云游身高不过才到他腰际,如何还能抱得?

  看到紫猿王因为满腔热情无法表现而急得抓耳挠腮,风云游又是好笑又是感动,最后也只得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胸口,以示亲热。

  少年原本也想像从前般拍拍风悟空的肩膀,只可惜以他的身高臂展,如今却是够不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