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噩兆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五章 噩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小子,我说你怎么不声不响半年就搞出了这么个大新闻,原来是靠暴力嗑药?”

  洞**风悟空严禁其他马猴靠近的“石床”边上,风云游看着地上几乎洒满了的干瘪果核状浆果说道。

  这些浆果为人参的茎叶上所长,可谓是“百草之王”最醒目的植物学特征。

  此刻风云游略微目测了下散落四处多半已被踩扁风干的浆果数量,估计自家猴王老弟这半年至少啃了大几百棵老山参,至于其他同样名贵的天材地宝,更是无法统计吃了有多少。

  如此牛嚼牡丹的吃法,要是让外头的郎中药师知道了,估计能心疼到去世;也就是风悟空身为异种,又日日苦练移山之力,方能承受积攒的药性——换做寻常人类,早就过补致死。

  “半年来,我还时常担心你独自一个在这林间过得不爽快,没想到你这猴仔的小日子倒是折腾得有声有色。”

  风云游笑道。

  半年后,历经血战几次遇险的少年再次与风悟空在石榻上比邻而坐,感到了难得的安心和自在。

  “吱吱!”

  久别重逢,还是儿童心性的紫猿王当即将半年内的经历向自家大哥道来,虽然次序有些颠倒,但很快让风云游明白了这些变化的由来。

  原来,半年前战力都能横压风悟空一头的白蛇“大侄子”和赤虎君先后死去,将两者本来占据的大片地盘空了出来;而真正横扫大风山地域无敌手的白蛇神,则依然顶着身上的四个窟窿和大亏的元气在蛇谷里挺尸,这就让生林子中的领地划分出现了巨大的真空。

  风云游走后,风悟空百无聊赖生活空虚,每日便带着手下马猴在原本属于赤虎和白蛇的地盘上扫荡,他吃进肚里的大量补药,也是从这两片合起来足有上万平方公里的新地盘内搜刮来的。

  在没有产业化养殖的大梁,能够攀缘绝壁又不需要工资的马猴简直是最好的采药劳力;若非风云游如今已有了风李行这只下金蛋的母鸡,说不得就要与李家合作,当一把药材行业的大亨。

  可怜虎君、蛇神虽然强悍,却受天性所限,不喜食这些草精木华(除非是等级更上一层的异宝),最后等于是白白帮忙当了多年的门卫,全便宜了风悟空的肚皮。

  “嘿,没想到你这傻猴整日惫怠,居然还有这样的缘法。”

  风云游听懂始末后,也不禁为猴王感到喜悦。

  从同修移山之力开始,风云游就能感到风悟空在提升境界上要比自己困难得多;同样的进度,紫猿相比少年需要多消耗数倍的药力——能让他从一阶中一路拔升到三阶高,这其中相差的生机血气恐怕至少是十几颗白露丹叠加的级别。

  闲聊过后,风云游忍不住又与风悟空在洞内比了比拳脚;结果,此时的马猴不但力量超出他五倍有余,速度也同样碾压,单论硬实力能够与进入“天人交感”状态下的胡须儿相比。

  后天与先天武者之间如同“天梯栈道”般的战力鸿沟,居然被风悟空匪夷所思的种族天赋,一举填平。

  “行了行了,不玩了。”

  又一次被猴王轻松按倒的风云游有些无奈的认输道。

  哪怕是他将观形之眼激发到极限,也只能够捕捉到风悟空的动作,肢体却完全跟不上反应。

  实力差距到了这个份上,两人实战已经起不到练习的效果,充其量只是猴王单方面的玩乐而已。

  “悟空,我这次回来可不是光探望下你,是有事与你商量。”

  风云游说道。

  他省去了复杂的前因后果,只是将对头可能会对其风家村中亲人下手的事情告知了猴王。

  “以我现在的财力,要让伯娘二人搬到城中居住乃是轻而易举,但是赤沙城条件虽好,却同样是张家经营多年的大本营。除非是搬入狂沙门托庇于我门主古奇之羽翼下,否则难保万全。”

  “所以在情况不明朗之前,我想安排他们到你这儿附近先避上些时日。”

  对于兄长的提议,风悟空自然举四只猴爪赞成,没有任何异议。

  “等会,我就先回村子去,今晚把家里的东西收拾好,明日上午你来寻我,到时我们一起把我的伯娘接过来。”

  ······分割线······

  礼记所出,射礼有四;分别用于祭祀、朝见、宴饮、举贤。

  射义于华夏,不仅仅是一种竞技,更是礼仪与道德的体现。

  赤沙张府的靶场中,将行大事的张射侯正在举行简化版的射礼。

  “弓矢既具,有司请射。”

  司射自堂西取弓及箭,踏足阶上,东北面请于主人。

  “许。”

  张射侯长身玉立轻声回道。

  大好天光之下,张二公子衣冠濯濯、眉目朗朗,原本五官间夹杂的阴柔气息尽被明辉祛去。

  司射下场用以示范的“诱射”礼后,张射侯脱去左手的外衣衣袖,在右手拇指上戴上钩弓弦用的扳指,在右手臂上套好护臂;然后亲挟弓矢平步下阶,行至射位后,正对着旌旗所指示的靶心,静心澄念以待。

  “无射获,无猎获(不许射伤报靶者,不许惊吓报靶者)!”

  片刻后,全场静息之中,司射发出了嘹亮的命令声。

  在向司射行礼后,张射侯连发二矢,虽皆中靶,却没能射中靶心。

  对武者而言,从先秦时代一路传下的射礼难度很低,哪怕不能使用真气辅助,要射中靶心也很容易。二公子此次两发不中,司射亦很是意外。

  “发而不中,反求诸己。”

  在报靶者唱靶之后,司射还是按照仪轨宣布道。

  由于是一人独射,射礼至此便已结束。

  虽然强忍着未曾发作,但如此噩兆还是让张二公子双拳紧握心头发堵。

  他整好衣冠长吐口气,颇为不耐地将所有下人全部挥退。

  “临大事而问卜算,二公子何至于此?”

  正在此时,一个锋锐的声音自场边连廊的廊柱边传来,却是刃奴于无声中悄然到场。

  “哼,人手都召集齐整了?”

  张射侯冷哼一声,并未接茬,反而反问道。

  “总共九人,七人已经到位,最后两人明早会赶到。”

  刃奴咧了咧嘴角,并未穷追不舍。

  “算上你,此行共十人,其中三位三阶七位二阶。我安排的这六人二阶小队擅长列阵合击,到时所有武器都会涂毒,同时携带钩锁铁鞭,可保万无一失。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你的消息是否可靠了。”

  刃奴抱臂说道,话语中满是自负。

  “风云游回山探亲的事,乃是我在狂沙门中的内线亲口向我证实的,你完全不需要担心。”

  张射侯断然说道。

  “带好你的人,明日巳时(早上九点)出发。我已经在风雨楼订好了晚上的酒宴,可别误了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