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琐碎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七章 琐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虎君授首,蛇神躺尸;试问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当然是猿主沉浮,猴家天下。

  半年来,风悟空座下猿猴之属驰骋山野、恣意纵横,只要不自己干出些摸老虎屁股、捅熊罴菊花之类的作死事情,便全无野兽敢招惹,以至于许多马猴心中居然生出了“偌大天地,敌手难寻”的寂寥之感。

  驻扎在风云游家门口的这两只猛猿,平日紧随在猿王身边听用,也曾享用过人参须、灵芝根之类的“剩饭剩菜”,一身蛮力堪比猛兽,暴脾气更是一点就炸。

  在它们心中,路上走来的人类居然敢往猴爷爷尊贵的脑袋上掷沙子,那无疑是反了!

  翻身一滚,两只猿猴就从树枝上落了下来,咧开大口露出暴凸的獠牙,带着一副“你个崽种有本事过来分个生死”的凶悍表情朝着两人扑来。

  还没狂奔几步,它们就看到了盘旋在少年手畔的驯服沙流,认出了迎面走来的风云游。

  接下来的五秒钟内,风阿公亲眼见证了紫猿王的家将是多么的“训练有素”。

  两只猿猴虽然脚步不停,但面部表情却迅速地先由凶暴转为温和,然后由温和转为谄媚——就这两息的功夫,村老甚至看到那两只猴头的眼睛里泛起了颤抖的泪光……

  好似见到了许久未见的伟岸领袖,再生父母。

  “这……”

  风阿公颤抖着嘴唇,很想要对眼前的情景表达一番感叹,但脑子还未转过来,就见到两只马猴在“稚子投怀”后无缝衔接了招“土路滑跪”,精准地把各自的猴头送到了风云游的掌边。

  叹为观止。

  “哼,你们这两个惫怠货。”

  看到如此顺滑的变脸表演,风云游也不禁莞尔,奖赏似地伸出双掌揉搓了下它们的毛绒脑袋,而两头马猴也配合地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自去玩耍吧,这儿用不着你们了。”

  少年随意地挥手说道,而两只猴儿好似也听懂了,先人模人样的做了个揖,然后才蹦跳离去。

  行猎半生,风阿公还从未见过如此灵性而又听话的兽类,再想到交好紫猿王所带来的助力,心中也不免有些羡慕风云游的际遇。

  所谓“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大概就是如此吧,老者心中叹道。

  随着篱笆院里陡然响起的犬吠鹰啼,风云游听到简陋的木屋内有人被吵醒,然后是一个熟悉的低沉声音扯着嗓子问道。

  “谁啊?”

  “是我啊,阿游!”

  时隔半年,离家的侄儿终于与两位长辈再次团聚;虽然大伯还嘴硬的以“耽误练武”为由头埋怨少年请了长假,但风云游哪里看不出老人发自心底的喜悦呢?

  尤其是手忙脚乱的大娘,更是不时用手抹着眼角。

  不多时,院子里的小木桌旁,风云游与风阿公还有大伯各自落座,饮着大娘自己在山中采摘晒炒的野茶叶泡出的茶水——过了不久,风阿土也闻讯找上了门来,在小桌子边添了一张凳子。

  几人还没聊过几轮,篱笆外就开始有各色村人路过——许多人身着簇新的衣裳,强装随意的面上还挂着掩饰不掉的别扭。

  风云游家的位置处在风家村的边缘,不论是出村还是取水都不是必经之途,今日有这么多人强行“路过”,不过是为了能和院内难得回来的少年搭上句话。

  “哎呀,阿游回来啦!”

  “这不是阿游吗?”

  “半年不见阿游可更俊啦!”

  ……

  依靠出众的猎术,风云游即便年少,原本在村内也颇得尊重,但彼时的村人对他畏惧更多,哪像现在,清一色的讨好假笑。

  坐在木凳子上一连应付过十几位村民的风云游很想在心里揶揄一波村人们的势利,但实话实说,众星捧月的感觉,那是真的不错。

  唉,难怪居上位者,明知道忠言多逆耳、阿谀听不得,但往往还是知易行难,这好话果然还是软耳根啊。

  风云游心中想到。

  村人虽然扎推路过,但大部分脸皮厚度都还有限,能得少年一句平淡的回话,已经觉得此行不虚,不敢多耽误他的时间。

  但三人成众,就免不了出些奇葩。

  “阿游,你可算回来啦,你离乡这半年,我家两个小子可总是念叨你呢!”

  院子里,四人正聊得惬意时,便听到一个格外油腻的女声蜿蜒过来,黏在了众人的耳朵上挥之不去。

  少年一回头,就见到阿青娘迈着两条粗萝卜似的短腿,推开篱笆门闪身钻进了院内。

  “你现在出息了,回来一趟也是难得,这不,我一听到消息,就赶紧捡了篮新鲜鸡蛋给你捎来。”

  这位中年村妇自来熟般地说道,把装得半满的篮子浮夸的放在了木桌上,好似半年前差点害了大黄的“蓄意杀狗未遂”事件从未发生过。

  “阿青和阿南能念叨我什么?念叨我留给他们的那两个大耳刮子?”

  看着阿青娘那没脸没皮的样子,风云游轻笑着问道。

  要是寻常人吃了这一问,早就识趣的告辞了,偏偏这村妇还能硬是撑着脸皮像棵树般种在桌边不走。

  “不是,你杵着不走,这是要熬上个把时辰等着一起吃晚饭啊?”

  侄儿难得回来,被搅了兴致甚是不满的风阿贵看看了才略微西斜的太阳,阴沉着脸戳了一句。

  “唉,阿贵哥,妹子我这不是有事不好开口吗。”

  终于借着话头插上话的阿青娘说道,完全没有不好开口的样子。

  “阿贵哥,阿喜嫂子,你也知道,我们猎户进山打猎,既危险又辛苦,赚得也少。自从去年吃了阿游的教训,我家阿青断了两颗牙不说,看东西还老是发花,我想都是乡里乡亲的,能不能托阿游在风李行里安排个差事,最好是活计轻松点,收成又高的那种……”

  “危险个屁!”

  听到这村妇越说越不像话,风阿土熬不住脾气将其打断。

  “现在有了紫猿王帮衬,阿青进山跟以前比有啥危险的?再说了,行里给的价格比徐家高了不少,你还有脸嫌钱少?”

  阿土伯在风李行的成立中也有不少苦劳,是故现在在行内也挂着职位领着不错的薪水,负责帮助商行与各村厘清纠纷。

  他这人向来是“食君之禄,分君之忧”,现在吃着风李行的饭,立身行事都不自觉的会替风李行的利益考虑。

  “前两日,我还见阿青和阿哲他们比试射箭,眼睛好着呢。趁着阿公也在,要不你把他叫来,我替阿游当面问问他眼睛花不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