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家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九章 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云游沉默了。

  少年一动不动的低着头,将呼吸放至最轻,甚至不敢转动视线。

  他怕眼角的泪水流下来。

  大伯和大娘并非他此世的双亲,于他而言虽有养之情,却无生之恩。作为二世而活、三观早就定型的成年人,即便感念二人的恩德,说实话他也很难在心中将这对目不识丁、庸碌平凡的山民夫妇与“父母”二字重合。

  甚至于,在刚刚来到大梁的那几年中,他也常在闲暇时畅想艳羡前世读过的某些网文主角,能够降生在帝王将相之家,从小就拥有最好的资源,最高的平台。

  每当此时,他只能望着自家风雨通行的茅屋扼腕叹息。

  而及至再次成人,将力士移山经中的移山之力修习入门之后,自信心膨胀的少年又免不了地对生活了十数年的这个破落村子,乃至家中的伯娘产生一丝轻视。

  毕竟,他曾生活在二十一世纪,是经历过科技爆炸和信息轰炸,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精英”,而大伯和大娘只不过是一辈子连大风山都没有出过的鄙陋山民。

  少年心中保有的沟壑、见过的山峦,是他们穷极一生都不可能企及的。

  大丈夫者,恩仇必报;对两位老人的养育之恩,少年发誓会报以山民们难以想象的物质享受。

  他原本作如是想。

  但人非草木,固有四端;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意识到十几年来在一道屋檐下的生活,已经将他与风家村的这对老夫妇紧紧地绑在了一起。

  “不,你们才不是不值当的人。”

  少年轻轻摇头道,他的眼中落下了热泪,但嘴角却洋溢着灿烂的笑。

  “是你们养大我,让我在此世十几年的时光里,无论在多么困顿的光景,都吃得饱、穿得暖。”

  风云游伸手抹去眼眶中的液体,好让瞳中能最清楚地映出两位老人的样子。

  “你们是我风云游的双亲;若你们真的为我骄傲,下半辈子就应当去吃最好的美食,住最阔的宅院,受最高的尊重,赏最好的风景……”

  少年轻声说着,原本激荡的心情尽数化作了恬静温暖。

  “那才是我的光荣。”

  筋骨之内,经脉之中,炼体血气与神足真气自然运转——自练武以来,它们从未有一刻如此时一般如臂指使,周流如意。

  【你们从不是我的负累,而是我的力量。】

  风云游在心中默念。

  这一刻,他丢掉了作为“现代人”的傲慢,丢掉了作为“穿越者”的矜骄;在这座住了十三年的木屋内,他再次找到了家。

  ······分割线······

  烤至金黄,嚼劲十足的喷香鹿腿驱散了火塘边有些沉重的气氛;大快朵颐下,轻松的笑容又回到了三人一犬的脸上。

  “阿游,这都半年了,在城里有没有见到中意的小娘啊?”

  大娘用完晚饭之后,将还带着些肉的大骨扔给了边上垂涎已久的大黄,然后一边摸着狗头一边向风云游问道。

  “没有。狂沙门中不是弟子就是门人,都是能挑能抗又能战的汉子。我在那儿半年,整日练武左右为男,很少会出门,哪里能遇到什么小娘啊。”

  风云游没想到穿越了还是躲不过这“夺命之问”,只能苦笑着答道。

  江湖之上,各种功法的理念不同。修炼魔门的天罗经据说会助长欲望,燃烧激情,故而魔门行事极端、恣意妄为者众;而类似神足之力与流沙劲这类讲究静心澄念、百想归流的功法则会让修习者的控制力显著增强。

  换句话说,一位修炼这类功法有成的武者纵然还有欲念,却依然能在任何情形下保证理智的主导地位,绝不会被欲望所驱使控制。

  所以,对于江湖之中大部分的强者而言,婚姻嫁娶、成家生育都只是一个“选择”;虽然由于华夏香火观念的影响,大部分武者也会留下血脉,但醉心武道孤独终生的也不在少数。

  至于神足之力修习至二阶中段的风云游,剪除杂念已成习惯,他确实不抗拒寻一人相知相守,不过也没有主动寻求“脱单”的强烈动机。

  “行吧,这些事我们也管不了,你自己做主就行。但若是遇到合意的,定要及时和家里说,我和你大娘保准帮你张罗好!”

  看出自家侄儿对此不太上心,风阿贵也就放过了此节。

  “伯娘,其实我这次回来,除了探亲之外,还有一件要事。”

  享用完了分量惊人的烤肉和米粥,风云游终于说到了此行归来的正事。

  “半年来,我们狂沙门与无生沙海中的沙盗有了好几起冲突,门人死伤累累。你们想必也曾听说,我击杀沙狼裘德、斩首巨人火拔的事情。这两人,都是无生沙盗中的头目。”

  在平沙郡习武之人眼中,在公平乃至劣势的环境中一对一杀死这两位三阶初强者的战绩(旁人并不清楚风云游对决火拔一战的具体细节),乃是风云游武道才情的最好注脚;作为他的亲人,两位老人当然也有所了解。

  “现在无生沙盗虽然损失惨重,且几乎失去了所有中层首领,但其匪首胡须儿却还逍遥法外,不知所踪。我与这伙沙盗间仇怨累累,虽然他未必会寻到风家村来,但我们不可不防。”

  踏上习武之路,免不了沾染血雨腥风;自支持风云游进城习武开始,风阿贵就有这个心理准备,只不过他们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快。

  “阿游,我和你大娘多年来过贯了苦日子,只需你说一声,我们明天就进山躲起来。我虽然几年没有亲自动手,但刀弓本事还在,照顾好她不在话下,你不需担心。”

  虽然年纪大了,但老猎人依旧是雷厉风行的作风,毫无拖泥带水地就下了决断。

  “您二老能够海涵就好。为今之计确实需要暂时躲避,不过我已经与紫猿王说好,明日他就会过来接你们到他的洞府边上暂住,大黄和阿雕也一并去。至于安全还有吃食的供应问题都不用担心,我那猿王兄弟保管会负责周全。”

  风云游说道;眼见事情推进顺利,他也长舒口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