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遭遇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一章 遭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越过这个山脊,应该就能眺望到风家村了,最多还有二三十里地。”

  上坡奔行中,刃煞再次将地形与记于心中的地图对比,然后对着身后众人提醒道。

  数息后,总计十人的队伍便跨越一箭之地,立于山岗之上;他们的视线越过绵延的树冠海面,已经能够看到远处半山处半掩在林木之后的风家村。

  “那便是风家村了吧。”

  张射侯微微喘息着说道,声音中满是兴奋。

  “之前说过的事项都给我注意,若是留下了丁点破绽,回头可别向我求饶。”

  刃奴寒声喝道,好似利剑出鞘,让身旁几人心中一凛。

  正当几人准备再度出发时,身后又有清越哀戚的猿啸传来——伴随着几不可闻的窸窣作响,五感敏锐的刃奴已经捕捉到了林叶间一闪而过的几张青白毛脸。

  自从进入大风山地界,张射侯便一直能断断续续地感知到周围有猿猴窥伺。哪怕这些野兽肉体凡胎无法跟上十人的速度,也会在被甩开后放声示警,吸引附近散布的猴群前来接力。

  所谓“机事不密,反为所害”,虽然跟着的是些猴头,依然让张老二烦躁不已。

  “不知死活的畜牲。”

  张射侯寒声怒斥道,右手剑指并起,抬手便有无形剑气纵横射出,将十数米外树枝上骑着的一头猿猴射倒。

  以崔嵬剑气之利,中招的猴头自然是脑浆迸裂,落地后抽搐了两下,就断气而去。

  “吱?!”

  这一下,同群的三四只马猴霎时目眦欲裂——虽然它们认不得张射侯使出的法门,但也知道是这人夺去了同伴的性命,当即就龇牙咧嘴的扑下枝头,想要与张射侯等人搏命。

  咻,咻。

  剑气破空声连环再响,冲在最前的两头马猴已经成为了尸首。

  “哼,终究不算愚昧到顶。”

  看到后方仅存的两只猿猴终于晓得厉害,呜咽着四散逃窜,发泄过后的张射侯冷笑道。

  片刻后,正当十人打算继续前进,就听到不远处有苍凉凄厉的猿啸声冲霄而起,随着山脊上的长风依沿林海遥遥地传递开去。

  这一下,“雕弓”中的九人脸色都难看了起来,而张射侯也被众人若有若无的眼神看得脸色赧然——对他们而言,打草惊蛇乃是执行任务中的大忌。

  “出发。”

  刃奴斜瞥了张射侯一眼,最后淡淡下令道。

  与此同时,东北方。

  崎岖的林地中,风云游和风悟空押着熊车,带着两位长辈的全部家当正往生林子行去,而悲戚的猿啸也正在这时传到了几人的耳畔。

  隔着二三十里,哪怕是随风借力依托山势,原本穿云裂石的啸声也变得缥缈空洞起来,但其中满怀的绝望惨烈,依然让众猴霎时色变。

  自从紫猿王一统大风山,再没有天敌的猴群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同类如此充满恐惧的啸叫了。

  “或许是城里来的猎队伤到了猴群。”

  风云游抬手压下了骚动,对着风悟空说道。

  大风山中的猎人们向来知道分寸,不会伤害猿猴之属,但是从赤沙城过来取乐的公子哥们却常常行事无度,打猎时捕幼杀孕百无禁忌。

  “你们在此稍候,我去看看。”

  少年说完,发力提纵,几息间其背着长棍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林间。

  看着主人远去,一直立在熊大头上假寐的阿雕也展开双翼,腾空追随而去。

  ······分割线······

  密林之中,双方不期而遇。

  一颗胸径一丈、不知年岁几许的老槐树上,风云游于主枝长身站立,默默地注视着十数米外黑衣蒙面的十人众。

  即便对方很仔细地伪装了身份,但第一时间发动观形神通的少年依然认出了其中张射侯的容貌。

  此时此地,如此行装,不需再赘言,风云游便知道对方是为自己而来。

  虽然在得到陈平之传讯后,风云游隔日就做出了反应,但他依然没想到会这场杀局来得如此之快。

  除去张射侯,还有一剑双刀,两轮钩锁,四套奇形铁鞭;其中三人战力至少不在我之下,而另外六人也是擅长合击的老手。

  少年扫过对方九人携带的兵器,心中念头电转;但不论他如何谋算,自己的胜算都渺茫至极——哪怕是转身就跑,恐怕不出数息就会被对方的三位领头者追上。

  十数米的距离,拼得是爆发力,并没有彰显耐力的余地。

  “呵,真没想到啊风云游。”

  诡异的沉默中,张射侯主动放下面巾,难抑兴奋地笑道。

  “本公子今日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地狱无门自来投。”

  “张射侯,你这是专程来杀我的?”

  风云游面色平静地回道,实际上全身筋肉均已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动作。

  在他看来,若是对方故作神秘,反而意味着有可乘之机,而张射侯如此光明正大的释出行藏,反而意味着他自认风云游百死无生,丝毫不虞泄密。

  “虽然我们有些许摩擦,但我还真不觉得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少年此问非是变向服软,而是真心不解——在他看来,狂沙门与张家几代人和谐共处,他与张射侯也只是些小矛盾,实在是没到处心积虑百里奔袭的地步。

  “些许摩擦?”

  张射侯闻言摇头笑道,脸上却有着毫不掩饰的狰狞。

  “从我的白露丹,我的寒玉,到因你而死的力奴,这也叫些许摩擦?”

  他寒声反问道,好似风云游的言语荒谬绝伦。

  “你知道吗,你最令我恶心的就是那种莫名其妙的自负。风云游,你只是一个小小猎户,一辈子就该在这穷山恶水里苟活,有何资格觉得那只是‘些许摩擦’?!”

  张射侯恨声低喝,说到最后几近疯狂。

  张家之中,绝大部分的资源都被倾注在了张斩玄身上,张射侯虽然也是世家公子,但也鲜有机会得到能够自由支配的千两以上财物;但就是这些连张二公子都需正视的东西,风云游却总是不屑一顾。

  呵,你凭什么?

  “不过,没有关系了,我今日就会纠正你的命运——作为猎户,死在这林子里,就是你最好的归宿。”

  张射侯说着,指尖崔嵬剑气已然飙射而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