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绝境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三章 绝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云游棍身一展,像甩破布袋一般将串在上面的穿心尸首抛开,这才看清自己左臂沙甲上有一道凝成了疏松石质的创口,刚刚死士的长剑就是由此破开了防御,在他的小臂上划开了一道数寸长的口子。

  这道伤口创面虽长,但入肉不到一寸,只不过是皮肉伤,但不知为何风云游却感到一股虚弱感开始由此遍及全身。

  “磐石典可以聚沙成石,正是流沙劲的克星,而且刚刚见血的那把软刀上,更是抹有‘失气散’;怎么样风云游,现在还能熬得住吗?”

  被弄得几次吃瘪的张射侯看到对头如同落网的飞蛾般被越缠越紧,心中大是快意,都不需要对方发问,就直接把所有门道抖落了出来。

  所谓“失气散”乃是闻名江湖的毒药,曾在之前的策课上被程力夫点名提到,其功能为蚀筋散力,会随着毒药在血液中的散布程度不断消耗中者的体力与真气。

  这种毒药药性不烈且不致命,但偏偏对力境武者“无解”,想要摆脱,就只有使用强补气血的药物抵消效果,或者等待十天半月让药效自然代谢散去。

  相比于其他见血封喉但各有掣肘的奇毒,失气散可谓最是堂皇正大,同样也最稳妥。

  随着失气散逐渐生效,风云游明显感觉到四条铁鞭的束缚变得越发沉重,原本只是寻常的持续角力竟然让沙巨像的双臂微微颤抖。

  这当然也被对手捕捉到了。

  哗啦!

  与少年相对而立的“丑”士霎时爆发,软刀抖擞声中,被处理为哑光色泽的刃口朝着沙巨像毫无保护的头颅直直斩下——面对磐石典,披沙拣金几无防御力,此刀若中,足以致命。

  毫厘之间,风云游果断散去沙巨像,依靠崩散的沙甲提供的空间,少年双手终于解脱了寅、卯二人铁鞭的纠缠。只见他右手束手作刀精准的格住劈来的刀身,左手握拳轰出,命中了“丑”士仓促横档的右掌。

  拳掌相交,同位二阶的流沙劲与磐石劲(改)斗了个旗鼓相当,但移山之力却如山洪崩泄般爆发,将此人如断线风筝般轰得倒飞而回。

  再次重创一人,风云游还未得空回气,两侧的铁鞭又当头砸至,逼得少年只能空手硬接。

  锤击皮革般的闷响中,风云游拼着虎口出血,将两条铁鞭的鞭稍强行捉在手里。

  “虎吞!”

  仓促落地的丑士强咽一口鲜血,双手结印谷催真气,低喝声中,风云游双脚所踏之处猛然长出两只岩石虎吻,一直吞到他的胫骨上端。

  然而,就在刚刚的对掌中,智慧之力已经自动运转,将入体的“磐石劲(改)”内力解析模拟;风云游将新得的磐石劲贯入身下的岩石封锁内,原本致密的石质结构被瞬间瓦解。

  “喝啊!”

  暴喝声中,少年鼓荡全身劲力,将“虎吞”震碎,同时右手反手一拔,竟然将预料不及的“卯”士凌空拽起,朝着自己投来。

  咔嚓!

  风云游一步前迎,横肘砸在对手的胸口,密集的骨碎声中,代号“卯”的彤弓死士当场气绝。

  六人去二,还有一位重创,原本天衣无缝的包围圈已无法维持;少年正想一鼓作气突围,却发现锁住双腿和腰间的铁鞭上力量越来越大,极力对抗之下,反而是自己被逼得踉跄。

  此消彼长,风云游再也握持不住左手的铁鞭,反而被其游动纠缠上了肩臂与脖颈。

  “失气散发作了!”

  “寅”士朗声叫到,声音中还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刚刚风云游以一敌六格毙二人的威势,实在是让他压力甚大。

  此时此刻,功体被压制回二阶以下的风云游周身被锁上了总共五条鞭索,连要害都被制住,终于再无翻盘的可能。

  “不愧是‘小狂沙’,以一敌六居然也折了我两个人。”

  虽然下属得胜,刃奴的脸色依然不算很好。

  他手下这批弓会死士乃是挑选了最擅长合击和克制流沙劲的武者组成,这次狙击风云游也算是变相实战,否则九人一拥而上压根不会有损失。

  按照他原本的设计,这六人需要能够无损压制一位三阶初的狂沙门武者,没想到在风云游身上就跌了个跟头。

  不过他的想法张射侯自然不屑于了解。

  “风云游,这场斗狗戏你可演得真不错,居然能够在我张家的狗身上咬下一嘴毛来,了不起!”

  亲眼看着眼中钉一步步栽到自己手里,张二公子得意得忘乎所以,说话也再不顾及边上弓会死士的脸面。

  “你是之前夜入无生沙海的那人?”

  风云游却不理会张射侯的放肆言语,反而对着刃奴问道。

  “到没想到深夜里的一个身形也能让你认出来,不错,那夜撞见你的就是我,制都山刃煞。”

  刃奴有些意外风云游的观察力,不过他自衬此人必死,也就没有再遮掩。

  笃!

  正在此时,一道无形剑气在风云游的脑门上炸开,虽然没能洞穿坚硬的额骨,但也将他的额头打得一片血肉模糊。

  “风云游,死到临头了,你还和我装个什么劲?”

  张射侯怒意勃发地叫嚣道,原本堪称阴柔俊朗的面容也被拉扯扭曲。

  大片鲜血沿着少年的眉骨脸庞淋漓而下,虽然污花了他的面容,却依然遮不住那双平静幽深的眸子。

  硬捱了一道崔嵬剑气,风云游终于将目光投向了张射侯。

  “当初是你告诉阿月白蛇神与朱果的信息的?”

  少年目光灼灼地望着张二公子,然后转首再对刃奴陈述道。

  “是你去的白蛇谷。”

  “哼,她连这也告诉你?”

  听风云游提到此事,张射侯居然压住了怒意,自牙缝间冷哼着回道。

  “不错,我还应该谢谢你,若不是你这猎户,月儿她恐怕没法活着回来。”

  说到这,张射侯眼中透出了些许矛盾自责,也不知是对古月还是对家族。

  “你见到了我丢在那的那把剑?”

  刃奴略一思索,就想到了唯一的破绽——他原本配有一对双剑,但入谷探索时受到白蛇神的攻击,仓促中遗落了一把兵器。

  一时间,原本该是败者讨饶的局面,居然变成了风平浪静的答疑。

  这让张射侯心中的怒意又再度燃烧起来。

  “风云游,我今日要教你个规矩,在世家高门面前,尔等贱民要跪着回话!”

  他邪笑着轻声嘲弄道,说到句尾已是声色俱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