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乙木青狼经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五章 乙木青狼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啊,那小子身受重伤,又中了失气散,我怕什么?

  张射侯想到这里,回头一看,果然发现风云游正跛着右脚略带蹒跚地穿过数十米外的灌木。

  自风悟空入场解开他的束缚,如此半晌功夫,他居然只能挪出这点距离,果然已经是强弩之末。

  确认了对手再无反抗之力,张二公子胆气自壮,迈开步子就往少年身后追去。

  风云游毕竟右腿伤残,饶是他竭尽全力,两人之间的距离依然迅速缩短,在距离主战场百米外,终于被张射侯追及。

  此时,身后四人一兽的战场已被茂密的林木挡住,连原本震耳欲聋的怒吼都好似被隔在了另一番天地,暗弱下来。

  “休想逃!”

  奔行中的张射侯口中喝道,同时手中逐风剑已然出手。

  这一剑的破风声被刻意的呼喊完全掩过,直接射中了少年的右小腿——若非他正巧晃了下身子,恐怕韧带也会被直接打断。

  再受一创,风云游依然不敢回头,只是咬牙忍耐继续逃跑;他知道,此时自己与张射侯的战力对比已然反转,若是不能将对手拖入贴身战,那恐怕只有被气剑射成筛子一个结局。

  少年这等懦弱表现也让张射侯的气焰越发高炽。

  回手拔出腰间佩剑,张二公子全速疾驰而上,欲以横斩枭敌之首。

  机会!

  就在剑光追身即将斩中之时,风云游却如背后长眼,于最后一刻停步回身,然后毫不吝惜地用右臂直直迎向斩来的利刃。

  咔吱!

  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中,长剑切入风云游的尺骨,最后卡顿其中;而少年好似完全没有痛觉般反手一探,直接抓住了张射侯的左小臂。

  对手与预想中完全不同的冷静表现让张射侯心中凛然,但仓促间他哪里能够止住前冲之势,被风云游合身一引就向前扑倒。

  身为世家公子,张射侯从未与人近身缠斗;此时与风云游双双滚倒在地,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撑手起身。

  然而一发力,他才发现对手的双臂已如同蟒蛇般纠缠上来——只见风云游先用右手握紧张射侯右臂,然后半坐起身,左手穿过其臂弯,腋下夹紧对方后肩并扣死自己手腕。

  整套动作简介流畅,好似一个逐渐成型的锁扣。

  心知不妙的张射侯这时候想要抽回右臂,却是太迟了。

  下一刻,风云游双臂猛然合力发动,如杠杆一般反向压迫对手关节;顿时,张射侯的右臂关节传来了一阵剧痛。

  单论力量,身中失气散的风云游如今已不如二阶中段气完神足的对手,但依靠木村锁,他凭借整个上半身的力量对抗一臂,终于逐渐占得上风。

  角力数息之后,还是被疼痛逼至极限的张射侯率先泄气,渗人的咔嚓声中,他的右臂关节被别至倒折。

  “啊!”

  碎骨之痛,何其猛烈;从小锦衣玉食的张二公子疼得青筋暴凸,难以自抑地惨烈嚎叫。

  一矢中的,风云游再接再厉,转动身位想要废掉对方另一只手臂,却突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之意自心中升起。

  “贱民,你怎么敢?”

  上一刻还占尽上风,这下却直接赔掉了一只胳膊,前所未有的痛楚与羞辱感让张射侯几欲癫狂,咬牙切齿的呼号声中,他的双瞳被幽绿毫光点亮,上颚两颗犬齿上也生出了青碧色气芒。

  疯狂示警的灵觉,让风云游觉得自己好似被利刃顶在了心口,但还未等他拉开距离,已经被张射侯一口咬在了肩侧。

  刹那间,林间有劲风鼓荡,作长鲸吸水之声,原本被树冠包庇的幽暗也被乍现的绿光尽数驱散。

  与此同时,风云游感觉自己的生机精血开始沿着肩部的创口迅速流逝,每一弹指间都能感到自己在变得更加虚弱;而张射侯则好似得到了良药进补,浓郁的生机不断修复着他的右臂伤口。

  汲取生机,补益自身,这是狼主赖以成名的乙木青狼经!

  几乎是一瞬间,少年就判断出了对方使用的是位列大梁十三经的顶级功法——他着实没有想到,自己第二次见到这十三种至高无上的顶尖法门之一,会是在张射侯的身上。

  这可以解释很多问题。

  虽然脑海中有许多线头浮现,但致命的威胁让风云游无暇感慨。他挥动双拳狠命击打在张射侯的两侧腰际,都无法令其松口,直到用左膝往其下阴处全力一顶,才终于用男人无法忍受的痛楚逼得张射侯翻滚开去。

  “没想到,你居然能逼我用出压箱底的底牌。”

  张射侯颤抖着声线说道,他用舌头舔去嘴角的鲜血,裤裆处这从内里渗出了斑驳的血迹。

  好在刚刚从风云游身上夺来的生机稍稍修复了他要害处的伤势,让他的战力没有大损。

  “别再拖延了,风云游;我可不想待会耽误回程,让父兄知道我‘不务正业’过来寻你的晦气。”

  他狞笑着说道,好似胜利已经在望。

  “站在你们背后的是谢经国?”

  风云游对其叫嚣充耳不闻,只是略显艰涩地问道——他的肺如同破风箱般鼓动着,花去了数息功夫,才再次捋顺呼吸节奏。

  此战之前,他的身体机能便遭到了极大的破坏,而刚刚被对手啃咬数息所损失的大量生机,几乎将他推到了崩溃的边缘。

  “死人,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天榜列名的狼主尊讳,让张射侯稍稍找回了理智,没有接风云游的话头。

  相比于接战之前,此刻张射侯的右下臂无力的垂挂于体侧,但脸色却红润异常,元气基本无损;与之相对的,则是风云游几无血色的嘴唇与苍白的面容。

  “上路吧!”

  下身疼痛渐止,张射侯厉声喝道,再度合身冲上。

  或许是青狼经近身后掠夺生机的效果太过霸道,这一次,他居然放弃了使用崔嵬剑气,而是选择与对手贴身肉搏。

  二次交手,张射侯不管不顾,只是一味进攻;而面对对手疯狂的爪击,风云游跛着右腿且战且退,眼中毫无波澜,好似感受不到油尽灯枯的身体状况。

  虽然步伐踉跄,但依靠着观天神眼的洞察以及远胜的格斗经验,风云游居然久守不失。终于,攻势衰竭的张射侯露出破绽,被风云游摇闪后接以精准的铲勾拳,直接轰在了肝脏。

  饶是张射侯状若疯魔,依然无法抵御这种极致的剧痛,呼吸困难的他不自觉的收拢双臂,想要拉开距离,却被紧随而上风云游舍身扑倒在地,滚作一团。

  这并非是风云游不知道缠斗对自己不利,只是战至此时,他不断颤抖的双腿甚至连站立都无法维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