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武圣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八章 武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九州西北,大漠正东,摩崖山如刀削成的主峰插在大地之上。

  天穹之下,云气厚重如同黑城,遮蔽天日,模糊四时;荒风嚣狂而过,将山脊上的云气撕扯成线。

  暴雨与雷霆将发之际,却有一道阴沉的声线先至峰顶。

  “怀藏大师,这座摩崖山旁,你我二人已纠缠多日,你还要跟本王到什么时候?”

  声音自极远处传来,到了峰顶处已稍显空洞,但其中桀骜张扬不减,依然将摇摆的杂草灌木通通压倒。

  音声刚过,两道人影就先后站上了山顶。

  当先的是一位看着年过四旬的清隽文士。他身着青色长衫,背负双手,颌下蓄有长须。脸部轮廓虽然瘦削,但配上幽深无底的眸子,自有说一不二的气质。

  紧跟他的是一位老和尚。这和尚一身素白僧袍,头顶光洁却无戒疤,泛白的髭髯绵密,面相却很温和。

  “南无阿弥陀佛,待礼送狼主出我汉境,老衲自将回去。”

  和尚双手合十,回道。

  “好,”文士自唇缝中吐了一个字,面容越发紧绷:“怀藏大师果然慈悲为怀。”

  话音刚落,未见文士有什么动作,整个人便飘然而起,然后如同利箭般朝着山崖之下激射而去。

  此时,云层之中雷光乍现,天地之间霎时一片银白。

  “西北极地,春雨来得也迟啊。”

  老和尚仰头笑道,雷光褪去,峰顶已无人影。

  一个弹指之后,雷鸣携裹暴雨侵袭而至。

  风雨之中,两人一前一后凭空御虚,极速狂飙,转眼间就将摩崖峰甩在身后。

  这摩崖山脉坐落于大风山北五百里,乃是昆虚山脉的西界,山崖面朝的正西方就是突句汗国,若非暴雨突降天色昏暗,此处已经可以看见极远处的部落毡包。

  正在这时,文士却凌空旋身,停住身形。

  “自遇到大师,已过十三日,本王反复强调,此行只入昆虚山,绝不履梁朝,大师却充耳不闻。此番盛情不报,本王实在过意不去。”

  文士放声说道,声音穿透风雨,仿佛苍狼啸天。

  霎时,他的双眸有幽绿色气芒迸射,好似两颗剔透翡翠。

  青绿色的气劲纵横,以文士的身形为中心组成了巨大的气旋,真气与雨水交织间,竟显出一头百米见方狰狞狼头的轮廓。

  下一刹那,狼首如同复生,朝着跟来的和尚吞噬而去;疾驰之中,所有的气流水滴都被携裹,其声其势,怕是能直接将一片密林摧为白地。

  但老和尚却无一丝动容。

  “施主,何至于此?”

  和尚轻叹之间,双手伸出,左手毫无烟火气地一探一握,便如长鲸吸水,将整个狼形气劲化作虚无,右手肉掌微微一震,便把其内汇聚的水团全部震得粉碎四散。

  但这似乎早就在对手的预料之中。

  和尚破招之后,紧随而来的真正杀机已经到了眼前。

  此时的文士獠牙突出,手爪戟张,一双瞳孔已经化作墨绿,碧色毫芒自眼中迸射而出不下尺余——这是大梁十三经之一的“乙木青狼经”全力发动的标志。

  风雷环伺之中,无生狼爪当胸而至。

  然后被和尚右掌于颠毫间接住。

  没有散乱的真气,亦无骇人的震音,时光仿佛于刹那间凝噎。

  下一秒,巨大的冲击气浪排开暴雨,在方圆数百米内撑出了一片空白。

  文士双目一凝,只觉狼爪之中汇聚的青狼真气好似泥牛入海,不知所踪,兔起雀落间便再次递出两爪,却尽数被和尚双手锁住;角力之势中,和尚的右手却突现幻影,好似生出了第三只胳膊,在对手反应之前,就一掌印在其胸口。

  被这无甚声势的肉掌击中,文士却如遭雷轰,整个人顷刻间就如流星般被击坠地面;受到如斯巨力冲击,其身下方圆十丈的土地竟好似液体般层叠波澜,寸寸粥糜。

  “好一个色空互易,好一个般若经。江湖皆传天榜上大师列名末位,是因为从不杀生毫无战绩,我此前还不以为然;今日一见,谢某方识如来真面。”

  文士吃了和尚一击,被从百米高击落地面,面色顿时一白,但他却似乎无甚在意,反而露出了一抹笑意,自称也从“本王”改成了“谢某”。

  言语之间,只见他身周青气大盛,笼罩了十数棵横斜在地的巨树,就是一句话的功夫,便如同烈日照雪,将其腐作朽木。

  待到青气散去,文士面色已然如常。

  当年的狼王宗阵就是凭借这一手“生机转轮”,于七日间鏖战不休,生生吸干了方圆数百里的青山绿野。

  “止小道尔。”

  和尚微微摇头,落到文士对面,继而劝到:“狼主天资横溢,慧根心性胜过老衲百倍,但乙木青狼经实在是杀性太重,狼主若能消减……”

  “你可知我谢经国与他萧家皇族有灭族深仇?”

  文士不屑的打断了和尚又将开始的絮叨,至于刚刚那一掌他俩都未放在心上。

  这些车轱辘话,狼主耳朵这几日已经听出了茧子。

  “世如火宅,与怨憎别离纠葛、被五阴炽盛蒙蔽,如何能得解脱?唯有……”

  暴雨瓢泼中,眼看着老和尚一脸认真地又要开始说教,狼主心中烦闷,脸色也垮了下来。

  在塞外王帐,他谢经国说一不二哪有人敢和他聒噪,偏偏这老秃驴跟块牛皮糖似的,打又打不过,赶也赶不走。

  “老和尚,你说的东西你信吗?”

  他突地打断。

  “自然。”

  和尚一愣。

  “乙木青狼经掠夺生机,我可以不修,与萧家的血仇,我可以不报,但你要教我你们小山寺般若经,你可愿?”

  狼主哂笑着说道,眼里满是嘲弄。

  “这,此话当真?”

  怀藏老和尚喜不自胜,笑得仿佛久旱逢了甘霖。

  “这真是太好了!”

  看着这他的反应,自反出大梁后,纵横大漠智计无双的狼主谢经国都觉得自己好似吃了大亏。

  这老和尚难不成是个憨憨,我随口一说也信?

  狼主正纳闷,就见暴雨被真气驱逐开去,怀藏从兜里掏出一个老旧油布包,小心翼翼的打开,然后双手持经恭敬地递给了他。

  “这是般若经,我随身总会带上几本,好送给有缘人。”

  天下武学巅峰的大梁十三经之一,这就到手了?

  狼主翻开一看,却发现内容熟悉无比,就是文人雅客尽皆熟悉的那个“般若经”。

  这和尚玩我?

  他脸色当即一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