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换命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九章 换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师莫要戏耍本王,我要的是能练成色空互易的般若经。”

  他的声音沉了下来。

  合着位列十三经之一的般若经实际上通行天下人手一本?

  荒谬绝伦,这老和尚坏得很!

  所谓色空互易便是刚刚两人换招间怀藏使出的招式,其中“色易空”能够将天下真气化作虚无,而“空易色”这可以短暂地在之前肢体的停留处留下实质般的幻影。

  “狼主勿要生气,老衲修的真真就是这个般若经。”

  老和尚将油纸包仔细包好,又塞回了怀里。

  “寺内僧众每日念的也就是这个;至于色空互易,在明心见性、堪破五蕴皆空后,便可自然成就。”

  呵呵,这想骗本王吃斋啊,你这不要脸的大和尚?

  谢经国只觉得耐心到了极限,心中邪火高炽,不由得嗤笑出声。

  正在此时,狼主穿透暴雨瞥见了千米外摩崖山山脊处藏着的一只“小老鼠”。

  “嘿,大师稍候。”

  谢经国邪邪一笑,话音未散,人已消失在原地;而瞥见文士的去向后,怀藏也终于发觉了他的目标,只是慢了一步再难追及。

  纵论天下瞳术,观天神眼独占鳌头;在其之下,威名最盛者除却大梁的“地藏”,还有塞外的“鹰视狼顾”。

  所谓“狼顾”,说得就是谢经国的照蜮狼眼,这种瞳术视域极广且具备“热能视觉”,哪怕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也能视物如常。

  千米距离,堪堪武圣一跃;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青衣文士就“闪现”到了这位少年面前,探爪将其制住。

  这人正是风云游。

  此时距离张射侯授首已经过去七日,风云游在猿王老弟每日高蛋白食物的供应下外伤恢复极快,如今额头和胸腹已看不出什么伤痕,右膝骨伤也痊愈大半,只是由于失气散的缘故,生机匮乏,气力依然被压制在一阶高段。

  也正是为了解决这“失气散”,风云游才想着跋涉五百里长途,来到这摩崖山寻找滋气生血的“补益草”。

  谁想到,正当他凭借观天神眼顶着狂风暴雨奔行的时候,便亲眼见证了山前云下两位武圣夸张至极的交手。

  山头那么大的狼首气劲,凝成实质的三手神通……这让他怎一个目眩神驰了得?

  不过,等到眼前这位清隽文士跨越长空把自己像拎小鸡崽一样提在手里之后,这惊喜就变成惊悚了。

  凭着那“化敌腐朽,养己神奇”的生机操弄,风云游自然意识到了这人的身份。

  天榜排行第九·突句汗国武圣·“生机转轮”谢经国。

  而全天下能和狼主换招还占据上风的和尚,也只有位列天榜十六位的小山寺方丈,色空互易·怀藏。

  千般躲狼偏偏躲进了狼窝,我真是中了头彩了。

  少年苦笑着想着,就见到远处的大和尚也破空而来,悬浮在了谢经国对面。

  “这位小施主只是路过,狼主何等人物,何必为难他呢?”

  髭髯霜染的大和尚双手合十,请道。

  “怀藏大师,谢某素来不喜谈玄,偏爱修证。今日得遇大师与此子,正好想试一试尔家佛门的‘众生平等’、‘慈悲为怀’究竟有几成真假。”

  狼主朗声笑道,本已还复玄黑的双瞳中再度亮起一抹幽绿,透出渗人的恶意。

  “大师与此子,今日若只有一人得活,谢某敢问,大师存己还是救人?”

  霎时,文士的狂悖啸声逆着风雨四散排开,直入苍穹。

  轰隆!

  天野之间,好似有神祇被这头啸天青狼激怒,雷鸣电闪间,世界银白一片。

  是时,谢经国身上青芒大盛,风云游只觉提着自己后颈的五指间有巨量生机勃然贯入,如同沧溟之水倒灌河川。

  不多时,风云游就感到自己的所有经脉与诸天穴道全都被生机灌满至极限,撕裂般剧痛自全身而起,让他也禁受不住呻吟出声。

  “请大师知晓,这天下功法,执掌生机权柄者,以我乙木青狼经为尊。这小子此刻被生机灌注至极限,除谢某外无人可救。若得不到疏导,不出半盏茶功夫,他定然暴毙。”

  看到风云游遇到此等折磨,依然保有理智能够忍耐,谢经国双目中也泛起一丝赞叹神色。

  但杀人无算的狼主并不会因此留情。

  “大师若想救他,便请坐化于此。谢某以身名发誓,大师涅槃之后,我必放他一命。”

  文士说完,一双锐利狼眼便钉向了怀藏。

  狼主此计,可谓杀人诛心——杀我这个无辜之人,诛那大和尚的心。

  风云游忍痛想到。

  但就在此时,他却听到怀藏利落地应声道。

  “好。”

  他说啥来着?

  风云游抬起眼眸,惊诧地看向对方,却见到老和尚对他温和一笑,毫无勉强。

  “慈悲之要,全生为重;大慈与一切众生乐,大悲拔一切众生苦。出家人以慈悲方便为本,此分内事罢了。”

  “这几本般若经都是其他施主发慈悲心助印的,实在不舍糟蹋,还望狼主回头能够分发出去。”

  和尚掏出油布包塞到了谢经国空着的手里,然后面色如常地开始唠叨。

  老和尚这是要诈我?

  狼主一手提着风云游,一手捏着油布包,只觉得脑子有些乱。

  但看到怀藏轻轻落于地面,悠然地整理好衣襟,然后提运真气,他才知道对方真不是玩笑。

  “我说了你就信?你不怕我在你死后反悔?”

  文士忍不住喝问道。

  他此刻只觉得滑天下之大稽——眼前的老和尚乃是大梁仅有的八位意境高手之一——说他是大梁的国祚基石也不过分。

  但他傻了吧唧地真的要说死就死。

  “老衲平生都不聪明,少时还常忘事,就连受菩萨戒时去点戒疤的仪轨都忘了参加;但我虽驽钝,却也能知晓狼主乃守信之人,故老衲无此忧虑。我观两位施主都是天资卓绝之人,若能在闲时参悟佛经,必能广开智慧,复归本真。”

  和尚一边笑着说道,一边整理着衣襟,似乎想留个利落的遗容。

  怒雷声中,谢经国不知为何心乱如麻,好似将要犯下什么天理难容的滔天恶事。

  恰在这个时候,两位武圣的灵觉都感知到了手中少年的修为由一阶高突然拔升到了二阶中。

  “怀藏大师且慢动手。”

  几被狼主忽视的少年艰难说道。

  “狼主这道考验,小子似乎可以一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