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八十章 飙升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章 飙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些年来,风云游与风悟空到处搜罗珍贵药材食补,好补益生机加速武道进境,但即便是带着猴群跑遍了大风山四境,他们也从没有体会到过生机满溢是种什么感觉。

  今天,借着武圣的东风,少年终于见识了。

  与真气以及血气充满时带来的鼓胀感不同,武者对于生机的感知更加缥缈虚无;通常而言,这只能通过精神和肉体的现时状态来侧面体现——譬如此刻精神健旺,精力充沛——既不清晰,也不具体。

  但此刻风云游对生机有了绝大部分习武之人都不曾有过的体验——以两个字总结,那就是“失控”。

  从头到脚,他感到身上各个部件都“翅膀硬了”、“有了自己的想法”,想要“各行其是”。

  若是后知野在,以其修至巅峰的“微视”视觉就能看到少年全身的细胞都在高速代谢,疯狂分裂——毕竟“武圣的一根毛都比常人大腿粗”,谢经国从自己身上转移出来的生机,其品质比寻常灵丹妙药强了何止数倍?

  几乎是几个呼吸内,各种力战留下的暗伤被修复,缺失的血液被补满,而后“正事”干完后无事可做的细胞们开始暴动,少年体内的各大脏器表面开始有一个个不规则凸起——这都是些有害无益的增生组织。

  当此之时,唯有自救!

  利用透视神通看到这一切的少年心中想到——求人不如求己,他不可能将希望放在怀藏的慈悲以及狼主的守诺之上。

  当谢经国狂笑着发出二选一的威胁时,风云游便压抑住能够令常人昏厥的疼痛,尝试“消化”体内的生机。

  第一道药引,当然是体内的失气散。

  在风云游这位“东道主”的刻意组织下,无处可去的生机迅速与血液中残存的大量失气散成分发生了反应,很快,这种大多时候只能依靠代谢消除的毒药就被瓦解,让风云游的实力迅速恢复到了原貌。

  也是在此时,少年开口吸引了两位武圣的注意力。

  看到怀藏依言停手,风云游再度紧闭双目,将全部心神收归灵台。

  除去恢复伤势,消耗生机只有两条通路——左转化作血气,强化躯体;右转化作真气,通经活穴。

  为今之计,时间紧迫,只有一心二用,两种法门并举。

  好在,风云游所修习的力士移山经自带顶尖的体修功法“移山之力”和炼气武道“神足之力”,否则连挣扎的余地也无。

  首先,依照移山之力特有的法门,风云游将充足的生机源源不绝地转化为血气,同时控制全身所有关节处相反发力方向的肌肉收缩,依靠自身的静力对抗将血气完全活化,一刻不停的强化体内还未曾淬炼的骨骼。

  炼体方面稳固后,风云游分出念头默念神足之力经文,提智慧剑,观想斩尽烦恼迷惑,得大解脱;只见少年的上中下丹田将生机疯狂提炼化作神足真气,摧枯拉朽地冲毁剩余淤堵的奇经八脉与十二经别。

  不知为何,智慧之力与意行之力的经文也同时浮现在风云游的灵台,帮助他平稳念头控制局面。

  虽然一心二用下没有办法精细操作,但狼主送来的生机实在充沛,风云游只需随便挥霍——哪怕是提升修为中出了岔子,被损伤的肌肉、骨骼,还有经脉都被迅速修复。

  概括一下,就是一个字“干”就完了。

  诸多因素合力下,风云游的炼体、炼气修为几乎是坐着火箭般蹿升起来,不过十几个呼吸,他已经全面突破到了二阶高段,几乎贯通了奇经八脉,锤锻了所有的骨骼。

  不知不觉,弥漫天野的狂风骤雨也渐渐止歇了。

  诡异的静默中,两位武圣一站一坐,呆呆地看着风云游从一阶高一路冲到二阶高(实际上是恢复),然后再破关隘,进入了三阶……

  好巧不巧,第一缕刺破黑云的阳光正好笼罩在了少年的身上,替他俊秀的面容拢上了一层浮光。

  这TMD是怎么了,我随手逮了个天选之子?

  依旧提着风云游后颈的谢经国都有些糊涂了。

  天下皆知,除去涨修为靠吸功力的“万法化尽天罗经”和靠**血的“尸傀邪极经”,在力境修行最快的功法就是“乙木青狼经”——盖因只要有足够的血食补充,习练此经的武者就不用担心生机供应和修行损伤。

  天可怜见,我谢经国当年天资之强,在江湖上甚至搏得了“定州京华”的美誉,但即便如此,我的修行进境也是讲道理的。

  二十来年前,我还在力境的时候,虽然没有遇到什么大瓶颈,但每次遇到破阶关卡,怎么也要卡个几个月意思一下……

  对了,二阶巅峰冲三阶,我好像也就用了三个月?还是两个月……

  谢经国正想着,就发现手里提着的少年居然已经三阶中了……

  这个小子几个意思?

  这什么天赋?

  只要给饭就无限胖吗?

  昆虚山脉里什么修成人形的鬼东西吗?

  被震惊到自我怀疑的武圣“生机轮转·谢经国”甚至有些想把手上这个怪物扔出去,只是顾忌到边上还有怀藏看着,才没有做出这种丢脸的事情。

  MD,不会是怀藏搞的鬼吧?

  谢经国双目中碧色毫芒绽放,偷偷斜了坐在地上的怀藏一眼,却发现这老和尚张着嘴,已经完全看呆了。

  这和尚傻不拉几的,看着不像啊。

  谢经国转回视线,然后有些崩溃地感应到风云游已经突破到了三阶高段了。

  好在进入三阶高之后,少年的进境终于慢了下来,最后停在了三阶巅峰。

  哼,我还以为你能直接冲到天人交感呢。

  谢经国在心中强行哂道,然后发现风云游停下来是因为体内生机已然耗尽,不由得心头又是一抽。

  “怀藏大师,得天之幸,我已无碍了。”

  风云游轻吐口气,睁开了久闭的双眼,发现重新露出眉眼的太阳已经西斜,不知不觉间,他的“自救”居然已经用去了两个时辰。

  而两位武圣,就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陪了他两个时辰。

  拥有观天神眼的风云游当然能看出边上两位武圣的震惊;实际上,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能够做出用两个时辰从二阶中一路突破到三阶高的壮举,都是因为风云游十数年来日夜练武的积淀。

  在那些年月里,风云游年纪小、营养差(自己打猎前不太能吃到肉食),导致体质甚至不如寻常同龄孩子,根本无法转化血气提炼真气;但他并没有气馁,反而将神足之力与移山之力的开篇力境法门修习的滚瓜烂熟。

  哪怕是十岁时,他对于三阶浑然境观想法以及真气行走线路的熟练程度都要远超过狂沙门中现在那些入室弟子。

  这让他一路修行至今除了不能省却的水磨工夫外,没有任何门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