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策问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一章 策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寻常人习武,就像是往一个小水缸里倒水,水装满了就往上把缸沿修一寸再继续;而刚刚风云游的情况,就是由谢经国往一个修好了多年的空水缸里倒水。

  生机境界齐全,再加上如芒在背的死亡气息纯化心念,风云游的进境自然水到渠成。

  可惜,三阶巅峰之后的道路,都需要感应收纳有些虚无缥缈的先天之气,导致风云游无法提前参悟;是故经此一役,风云游之前十数年的积累已全部兑现,之后想要再有如此奇遇,却是不可能了。

  不过他这一番“表演”,落在怀藏和谢经国眼里,已经是过分闪耀了。

  “南无阿弥陀佛,小施主果然吉人天相,智慧根性超出老衲不知几许!”

  老和尚满脸喜意地诵了句佛号,单纯的面容上全是赞叹。

  “施主所谓无人能解之难,如今小施主自解,不知如今可否行个方便,放他自去?”

  怀藏感叹完,又转首向谢经国诚恳请道,好似对面不是杀人无算的狼主,而是一位高德仁心的善人。

  “哼。”

  虽然腹诽这老秃驴不会说话,但亲眼见证了风云游创造奇迹的谢经国终究没再好意思把少年好容易消耗一空的生机再度“续上”。

  作为武圣,他还是要脸的;何况狼主虽然不信天命运势,但刚刚那场面实在是太玄乎了……

  “你这小子,叫什么名字,到这来作甚?”

  谢经国没再喊打喊杀,他松开风云游的脖颈放其落地,然后板着脸状似随意地向风云游问道。

  “你刚刚那炼体法门倒是有些像巴耶的战神录,还有你所修功炼气心法,也有些,嗯,别致。”

  以乙木青狼经对生机的感应,谢经国能通过修为的提升和生机的消耗清晰判断出少年身上两门功法的大致品级,只是他得出的结果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我叫风云游,乃是赤沙城狂沙门内门弟子,之前被仇家袭杀时中了失气散,故而到摩崖山来寻药。”

  见狼主一口叫出了自己体气双修的秘密,风云游倒也不惊讶;毕竟之前油尽灯枯的后知野能做到的事,天榜第九没道理不行。

  至于他随口所说的移山之力与战神录相似,少年也默默记在心里。

  “哼,在本王面前口称‘我’?如此狂妄,当本王不会杀你?”

  狼主闻言却是勃然色变,沉声一喝,竟让天地间再次生出风雨欲来之势。

  “我虽弱小,却也习武,自有尊严;何况狼主天榜列名何等人物,若真要杀我,岂会因为我自轻自贱就放我一马?”

  山脊之上,飘摇风雨之中,少年慨然自若,不卑不亢地说道。

  听了风云游的话,谢经国依然面无表情,好一会儿后,才脸色一松,露出一丝笑意。

  “你这小儿有点意思。这般天资心性,虽然比本王当年差些,但即便是在五大门派,也算是罕有的宝贝了。狂沙门得了这般弟子,居然还不好生护着,让你被仇家袭杀,真是废物。

  嗯,记得十年前,你们的门主‘沙城’古德就是死在本王手里,我还记得他明知不敌依然死战不退,最后大笑而逝,倒是一条汉子。”

  谢经国颔首回忆道,好像死在他手上是种光荣。

  不过能够让堂堂狼主过了十年依然记得音容名字,叫得出外号,对于等闲武者而言确实可谓荣誉了。

  “我记得狂沙门在平沙郡可谓说一不二,袭杀你的是哪一家?”

  狼主回忆完,又皱眉问道。

  这问题要命啊……

  风云游心中咯噔一下,但微微踌躇后,还是决定不在武圣面前耍小聪明。

  “袭杀我的是赤沙张家的二公子张射侯。”

  少年说完,看谢经国皱眉沉默,心中一横,再度开口。

  “敢问狼主,赤沙张家是否已经投到您的麾下?”

  此话脱口,风云游只觉得心中的患得患失刹那消散,灵台畅快清明一片。

  “啊,赤沙张家,是我的人吗?额,好像符雄是和我提过一嘴。”

  谢经国反应了一会才回道。

  这件在风云游看来牵扯极广的大事,到了谢经国这却几乎想不起来了。

  世人皆知汗王狼主座下有“三狼四佐”;其中“三狼”指的是青、白、黑三大狼卫组织。

  其中青狼卫负责在汗国内对旗下牧民的管理(狼主在突句汗国领三十万户),白狼卫负责“灭萧覆梁”(梁朝尚黄,称土德,故而白狼属金克土),黑狼卫负责情报以及特殊行动。四佐则是狼主四位得力的高手,其中两位地榜天人,两位元磁强者。

  符雄就是四佐之一,地榜宗师,同时是白狼卫的首座。

  “怎么,你这小子要替萧家讨个公道?小小年纪就知道忠君体国了?”

  在这个时代“忠君体国”是个大大的好词,但从青衣文士嘴里说出来,却很是有一股讽刺挖苦的味道。

  “狼主谬赞。我不过庶民,出身山中猎户,还犯不着急替统治阶级张目,至于萧家坐大都而王天下,我何德何能替他们讨公道。”

  若说前世,风云游算得上是民族主义者,非常有家国情怀;但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却无法把爱国感情简单迁移到萧家这个出身世家的封建皇室头上。

  不知怎的,他潜意识里总把萧家与西晋司马家之流联系起来。

  少年这番话,显然很对谢经国的胃口。

  “‘统治阶级’?”

  狼主闻言笑道,再加上少年之前逆天的表现,眼神中多了些不明的味道。

  “‘坐大都而王天下’;哈哈,辍耕垄上闻奇志,闲游山中听凤音;少年,试言之。”

  看到青衣文士锐利的狼目直直钉向自己,风云游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选择。

  “萧梁代黄齐,非是马上取天下,各地世家门派看似雌伏,实为割据,故有隐患。大梁目前矛盾有二,第一是对外,大梁与汗国和兽蛮的矛盾,第二是对内,萧氏与天下世家门派的矛盾。”

  风云游略作思量后,开口说道;他这话虽然简单,但却透着股高屋建瓴、直指根本的味道。

  纵观大梁天下,世家大派无数。莫说定州风、青州易、具州后这三家一手将萧家“托上”皇位、在州内至高无上的顶级世家;便是赤沙城这样的边疆小城,若是张家和古家阳奉阴违,朝廷想收个税也是千难万难。

  “天下武道若为一石,大梁独占五斗;是故私以为,目前内部矛盾为大。”

  “以你之言,萧氏此局何解?”

  谢经国再度问道,眼中神光更亮。

  “无他,唯‘集权’二字。”

  风云游简短而果断地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