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补药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四章 补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浩然虽然优柔寡断,但着实不副翩翩君子的美名,生了一副温热心肠。他此次也不知道吃了什么饵食才出山替萧氏助拳,哼,好一计驱虎吞狼!”

  谢经国冷哼道,他瞥见风云游满脸困惑,便继续耐住性子解释。

  “去年秋末,萧忌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后知野甘冒奇险将辛天极诱入昆虚山,而后整个大梁北疆就被掌武院暗中布控;萧忌、后知秋,还有时浩然三人北上,联手要将森罗万象格毙。”

  所以后知野是自愿诱辛天极入昆虚山?

  风云游细细回忆,却觉得这与后知野当日的表现不很相合。

  “辛天极虽然与本座无甚私交,但敌之所欲,我之所忌,是故为师才会亲身东来,想要助其脱困。可惜这老和尚冥顽不灵,硬是把为师拖在了这。今日之后,大梁再折两位武圣,萧家之势,将更难制。”

  再折两位武圣?辛天极以一敌三反杀一人,难道不该是破局有望么?

  风云游心中正想着,便见到昏黄的天地陡然一暗,原本同挂于苍穹之上的日月渐隐,数息之间,如碗倒扣的夜幕上垂满了闪烁星斗。

  可惜灿烂星汉仅持续数秒,就全部破碎。

  “日月自隐,星斗满天,为天罗象;南无阿弥陀佛。”

  短时间内,又有天象现世,怀藏低声诵了句佛号,再度双手合十。

  “所以,辛天极也死了?”

  风云游喃喃道。

  在今日之前,高高在上的武圣只存在于少年的想象之中;能够逼得后知野仓皇逃窜,位列天下第二的辛天极更几乎与“无敌”二字等同。

  但就在刚刚,铁一般的事实告诉他,“森罗万象”辛天极死了。

  “罢了,今日既然有大师作梗,我这徒儿恐怕得先留在大梁了。”

  长吐口气,谢经国阴沉着脸色,终究不再坚持。

  辛天极既殒,“气冲星河”萧忌与“洞照太虚”后知秋便腾出了手来,若是他再执着要与怀藏交手,很可能会将二人引来,到时是战是走可就不由自己了。

  “好徒儿,身处大梁期间,凡事保命第一;若是你出了好歹,为师必让狂沙门于此世间除名。”

  谢经国说完充满了个人特色的嘱咐,转身飞驰西向而去,不多时背影就超出了风云游的视界。

  狼主既走,风云游与怀藏自然都再没有留在此地的理由,在少年向大和尚恳切致谢后,两人一向东方一向南方,各自离去。

  ······分割线······

  回程之中,风云游心中五味杂陈,颇有些纷乱。

  两位武圣之死,还有萧家的野望,都对风云游造成了一定冲击——若是朝廷确实要集权,那么各地二流的世家门派自然首当其冲,于狂沙门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当然,上述种种都是狼主的一家之言,少年倒也不至于未曾求证就坚信不疑。

  其次,则是关于张家之事。

  谢经国既然亲口承认手下曾向他提过张家之事,那么张射侯习得乙木青狼经就不可能是什么个人奇遇,整个张家以及无生沙盗必有着更大的谋划——不管如何,狂沙门显然是他们的重要目标。

  此时此刻,风云游不禁又想起了胡须儿的咬血剑法;千万武道中,能够操弄生机者寥寥,而胡须儿偏偏能够燃烧血液制造杀伤,这让少年怀疑他极有可能与白狼卫有着联系。

  只是不知道此事对于白狼卫和狼主而言,究竟有着多大的分量。

  想到行事肆无忌惮的狼主,少年不禁有些头痛。他如果依靠今日的经历回去向掌武司举报,想必能够引起李观鱼乃至更上级武官的相当重视,但若是真拿谢经国当枪挑翻了张家,回头万一引得狼主不满,那绝非狂沙门能够承受之重。

  都说伴君如伴虎,这种如履薄冰的感受,风云游现在算是体会到了。

  武道达到力境巅峰后,风云游的战力获得了全面增强,巡航奔行速度超过原本两倍不止;此刻他以前世超跑的速度在山头狂奔,感受着清凉山风轻抚脸庞,体味着说不出的畅快和释放。

  现在的我恐怕已经能够和绿巨人正面过过手,薛师兄、甄英杰怕也不再是我的对手了。

  夜色逐渐降临,少年原本焦躁的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

  船到桥头自然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又何必着急?

  百里距离驰过,风云游刚放松下心态,就听到耳边突然传来夜枭似的尖锐笑声,还未反应过来已被再次制住后颈。

  什么鬼,合着我这三阶白升了?

  明明以前可以随意趟平的地盘,现在遇到个人都能碾压我?

  风云游心中震怒,血气与真气疯狂运转,眼中厉光一闪,就要回身反戈一击。

  正当此时,他却发现自己被提着凌空飞起,以远超自己之前的速度在空中飞行。

  抓住我的这人,至少是一位五阶强者?!

  想到这,风云游浑身真力当即散去,老实地不再挣扎。

  审时度势不能说怂,武者搏命的事情,怎么能说是怂呢?

  “桀桀,小娃娃,懂事啊;你刚刚要是动手了,老夫少不得要给你点苦头吃。”

  风云游身后之人低声笑道,声线虽然苍老,语气却透出无法无天的张扬放肆。

  “你这小娃娃,小小年纪修为倒是不俗,正好给圣女补一补。”

  圣女,补一补,什么情况?

  风云游闻言心中一惊。

  如今的他对于大梁当前江湖各大势力已经有了初步而完整的认识,可饶是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到哪个世家门派有“圣女”这个“职位”。

  天风呼啸中,仅仅半盏茶的功夫,两人已经飞过数个山头,最后落在一个半掩在山坳内的洞穴之前。

  洞口黑魆,其内没有丝毫动静传出,为了避免身后的先天高手误判,风云游也没敢用观天神眼窥探。

  “猪肉半扇。”

  听到洞外动静,乌黑一片的洞口内一个年轻的男声警惕地问道。

  如此接地气的暗号,听得风云游眉毛一扬。

  “大葱一棵。”

  挟持风云游的老者闻言严肃回道。

  大葱与猪肉一对上,原本死寂一片的洞内又活了过来。

  “我早就说了是魏长老回来了,他身上那股子老酸味我绝不可能闻错。”

  一个有些轻佻的声音说道。

  “而且我还闻到长老还带了颗补药回来。嗯?这味道不对啊,这颗补药怎么是个体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