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门主嫡传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八章 门主嫡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若是之前,风云游又说这番“大话”可能只会换来一些嗤笑和怒骂,但当他成功证明了自己无可取代的重要性之后,在场的魔门众人也不吝于在他身上投射些更多的期盼。

  “兹体事大,我不能给你保证,你先说吧。”

  魏无咎微一沉吟说道。

  “实际上,后知野的一对观天神眼中的左眼就在我这,我也能够驱使其进行远视与透视。”

  风云游知道此时事急,没有时间来扯皮,故而直接说道。

  “虽然以我自己目前的功力只能达到三百米透视,看清十数公里外的人影,但若是魏长老也能模拟极阴真气为我助力,想来可以复制后知野身前运使时的神通威能,躲避追兵应当不难。”

  虽然这位少年在今夜已经为这个洞内诸人带来了足够多的震撼,但他现在透露的这个消息,依然带来了他们的剧烈反应。

  “你说什么?你说本该在门主那儿的那只观形之眼在你这儿?你确认是目无余子的左眼吗?”

  各自矮小鼻子偌大的修觉第一个开口,其语调虽然惊讶,但却夹杂着喜意。

  这喜意却并不是来自于脱困的希望——多年围捕猎杀之后,魔门中人鲜有怕死者。

  “确实如此。”

  风云游颔首承认道,同时发动观形神通朝着修觉看去。

  “这位修前辈,你的左胸下部有一颗痣,有屁股上还有个疤。诶?你这身前怎么……”

  “停,停!老子信了,圣子你别再说了,快快收了神通吧!”

  少年正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话,但说到这里却被修觉又羞又恼地连声打断。

  众人看着他窘迫的样子,顿时响起了一阵会意的笑声。

  “之前我们就奇怪为何门主没有换上后知野的一对眼睛,本来还以为是这目无余子走了狗屎运死里逃生,躲在哪个地洞里苟延残喘;没想到门主他却是把那只眼睛给了你?”

  乔敏若有所思地说道,看到风云游转过视线,还本能性地掩了掩衣襟,待反应过来少年已散去神通,才又不自然地松开手。

  “门主给你这眼睛,你又在这节骨眼上专程赶到了我们身边,果然,我就知道一切都在门主的掌握之中,现在的这一切他早就预料到了!”

  身负五阶业艺的乔敏好似一位脑残粉般双手不自觉地合握于胸前,受到了极大的振奋,整个人原本患得患失的情绪一扫而空;而她的这番话,显然也得到了在场其他人的全面认同。

  “我就说门主雄才大略经天纬地,怎可能被那些臭鱼烂虾逼到绝境,原来他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那星斗破碎的天象想来也是门主的计谋!”

  身材雄壮的观止一边说着,一边抑制不住激动一拳在石壁上捶出了一个窟窿。

  “好啊,之前还只是嘴上说说的‘圣子’,现在你可是坐实了圣子身份了;唉,我怎么还能用你,该用您字敬称才是!”

  “什么坐实?”

  风云游微微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这个巧合让对方以为自己与辛天极有着特殊的关系——授予天罗经、转送观天神眼,这要不是亲儿子,那就只能是好徒弟了。

  “嗨,圣子大人,您也别再推辞了,咱们虽然大部分都是粗人,下九流的出身,但都到这份上了还能有啥不明白的?您要不是门主最近收的亲传弟子,又是从哪里学得天罗经,从哪里得到的观形之眼?”

  修觉表情夸张地说道,但语气却甚是热络亲近。

  “难不成后知野这眼睛还能是您老人家在山里捡来的不成?有这好事我修大鼻子怎么捡不到?也就您和圣女这般能够抵御天罗毒的旷世奇才,才能得到门主的青眼。”

  修觉平日最不喜别人拿大鼻子嘲讽自己,但此时却愿意以此开玩笑,显然是心情极好。

  “好了,都收敛点。圣子大人的身份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他这般行事说话可能就是门主的安排,要你们多嘴?”

  魏无咎抬手止住手下吵闹,但原本紧绷的面容也舒缓不少。

  “老夫原本还反复劝说门主不要为了观天神眼和‘尸傀邪极经’轻易现身,现在想来他所欲者不仅是这两件死物,还是我们魔门未来数十年的希望。”

  “这,哎,这其实都是误会,我……”

  风云游还想解释,可是怎么想来都只会越描越黑,最后只得自己讷讷住口。

  “其实我之前第一眼瞥见圣子大人您就感到了端倪。当时您奔行于山峦之上,速度虽然在力境中已是快极,但行动转圜之间颇为生涩不适,显然是还没能适应暴涨的功力;这种情况本就是我们天罗经修习者才会遇到的。”

  魏无咎感叹着自己的后知后觉,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好,既然您是门主亲传,想必他对您自有安排,我等愚钝若是再自以为是,说不定就坏了门主的大事。嘿,没想到门主还记得老夫曾与后家强者交过手,事不宜迟,就由老夫我来助您驱使神眼,等到避开掌武院的包围网,到时您便可以自去。”

  魔门虽然好人不多,但对内却一个个都是忠肝义胆,此时听到魏无咎如是说,洞内不少人都皱眉想要反驳,但想到辛天极在门内一向高瞻远瞩从无疏漏,也不得不按捺下心中对这位新圣子的担忧。

  在下午刚刚被成为狼主弟子的风云游虽然不想再和辛天极扯上关系,但此时毕竟还要依靠这位死去武圣的名头说服在场诸人,也只能将一切默认下来。

  诸事议定,魔门精锐们展现出了极强的执行力,不过半盏茶功夫就将此地痕迹全面消除,同时将突围时的阵型与多套应急预案安排妥当。

  “各位,胜败在此一举,望诸君尽力。”

  万事俱备,魏无咎携着风云游站在洞穴门口,视线徐徐扫过每一位同袍,低声说道。

  随后,在众人坚定狂热的眼神里,他一手将身边的风云游夹在身侧,无声无息地升入空中。

  “圣子,若有不适,请告知老夫。”

  缓缓上升至林间树冠的高度后,魏无咎轻声说道,然后托着少年的右手中大量由天罗气转化而成的极阴真气开始探入风云游经脉之中。

  在身旁地榜宗师屈身配合下,风云游将质量均远超自己的极阴真气探入左眼,霎时前所未有的视界浮现在他的脑海。

  树海,山岩,在他眼界中飞速掠过,数十里外夜空星海中潜游的飞鸟也纤毫毕现……

  透视半径五公里,清晰视域数十公里,这一刹那,风云游感觉自己好似成了无所不知无所不见的神明,身周视野范围内尽是神国所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