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九十章 尸傀经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章 尸傀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嗨,我说都做出这么消沉的样子干啥?你们一个个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鸟样,能够修习天罗经那都已经是几辈子的福气了!”

  修觉大声嘲弄道,开了一个针对在场所有人的地图炮。

  “说白了,咱这些人当初大部分都是过街老鼠,若没有这番机缘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现在能够靠着天罗经报仇翻身还上了黑榜成了高人,你们还有啥不满意的?你们看老子,天天做梦都笑醒。”

  他这番嘲讽虽然难听,但也很有道理,况且所有人都知道用意是安慰,最多也只是笑骂两句,也没人和他较真。

  只有向小园却一时脱不出悲伤的情绪。

  “圣女你可千万别哭,咱都是些贱人贱命,没有那些世家公子的基础和资源,若不是有吸收功法提升修为这种捷径,就是有神功在手也练不出什么名堂。哎呦呦,红婆子都是你搅得好事,还不快去劝劝圣女,不然这眼泪水一掉,我老修又要折好几年寿。”

  听到修觉刻意夸张地叫嚷,乔敏横了他一眼,赶紧走到小姑娘身边低声劝慰起来。

  向小园乃是天生温吞软弱的心性,平时看到杀鸡都要红眼,而且也切身知道天罗毒的蚀骨难缠和对心性的负面影响,之前听到乔敏的话,就忍不住濡湿了眼眶。

  对于常人而言,善良乃是一个优点,但对于魔门圣女而言,情况就不同了。由于向小园太过心善,甚至连别人的功力都不愿意吸取,起初没少让门中各大高手头疼。

  及至后来,代门主授徒的魏无咎也只能用“你不吸,我就吸;你吸活,我吸死”的方式来“威胁”向小园修习天罗经。

  “圣子大人,之后您一个人伪装身份留在定州请务必注意安全。”

  魏无咎小心探查了周边环境再次确保安全后,回到了众人中间对风云游说道。

  “虽然您的定力远超凡俗,但是最好还是不要冒然吸收他人功力,免得暴露首尾;而且以您的年岁和如今修为,在定州小城必然会受到相当关注,如果修为暴增,很可能会露出破绽引发掌武司的人怀疑。”

  虽然心中腹诽自己真的没有伪装身份,但是风云游还是认真颔首,感谢魏无咎的提醒。

  “我等西行,原本应当通知门中在各地的堂口知会您的身份,好让他们给您提供助力,但现在门主不在,门中一团散沙人心浮动,保密反而更安全,还请圣子见谅。”

  虽说魔门这些年来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是内部却是以团结著称,可惜如今如同擎天一柱般的辛天极一去,连魏无咎也不好说会不会有人干出背主求荣的事情。

  “圣子大人,我有话想对您说。”

  这时,五通神中面色最冷,话语最少的闻中突然上前对少年说道。

  作为修习耳神通的元磁境高手,他的听觉远超常人,故而也最容易感到吵闹,久而久之便越来越话少孤僻。

  不过,他这样的性子反而最适合管理魔门遍及天下的情报系统——凭借足以分辨心跳,听清血管中血液流动速度的耳力,少有人能够在他面前撒谎而不被发现。

  “赤沙城中风雨楼的掌柜褚安居乃是我的暗子,他虽然并不知道您的身份,但如果有必要,您可以去找他寻求助力;只需要说出‘安居至此’这个暗号,他就会不惜性命任凭驱策。”

  闻中走到少年身边,也没见他开口就将声音传到了风云游的耳中;除去两人,他这番话居然避过了在场所有其他人的耳朵。

  如此严格的保密体系,难怪以朝廷之力,多年下来依然奈何不得;还有那位褚掌柜,当真是没有丝毫破绽。

  风云游面上赞叹魔门的无孔不入,但心中却打定主意绝不会借用魔门的力量。

  众人交代完毕时,向小园也平复了心绪,她蹙着眉头踌躇了片刻,却是走到了风云游面前,掏出了一本封皮古旧的薄薄书籍,走到了风云游身边递了过来。

  “风哥哥,这本秘籍小圆想交给您保管。”

  向小园见风云游接过书,好似送了一大口气,而周围好几位魔门高手见状似乎想要出言阻止,只是碍于圣子圣女的身份,才没有唐突开口。

  “交给我?”

  少年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接过书来发现此书的材质非布非纸,反而是类似皮革的质感。

  他打开封面一看,扉页上写着五个古体大字,上头并排四个是“尸傀邪极”,下头这是一个“阳”字。

  “这,这是尸傀邪极经?”

  风云游大吃一惊,他翻开秘籍的书页,发现其中图文并茂、字句艰涩幽深,绝不是什么粗制滥造的赝品。

  “是的,这是‘魔道三经’之一尸傀邪极经的阳卷,亦如同天罗经般是一条直通天门的武学大道。修此经成就武圣者便是神话中的旱魃在世,据说战力无双。此经还有一本阴卷,却是在传递途中落到了掌武院的手里。”

  魏无咎从旁解释道。

  “去年八月,我们从某些可靠渠道得到消息,说后家发现了前朝武圣尸魔‘鸠摩劼’在昆虚山脉中的坐化地的线索,将会派遣‘目无余子’后知野门北上前去搜寻。当时经过多方验证确认消息无误,而魔道三经和观天神眼的价值又实在太高,门主便亲自出手想要一石二鸟。现在看来,这不过是掌武院、后家,和圣心宗共同布下的陷阱罢了。”

  说到这里,魏无咎颇有些咬牙切齿,显然对于对方的手段非常不齿。

  “不过虽然是陷阱,但里头下了的饵料到都是真品,按照后来门主留下的讯息,他当时确实寻获了尸傀邪极经的阴阳两本,后来由于形势恶化,迟迟难以摆脱后知秋、萧忌等人的追击,只得用特殊手法设下记号后将两册经书分别藏下,然后引开包围圈好让经书传出。可惜最后阴卷还是被后知秋的神眼发现,故而我们只得了这册阳卷。”

  风云游闻言,回想起之前自己全力发动观形之眼时那种接近全知的感觉,对此倒不觉得意外——要完全瞒过武圣级别的神眼,实在是太难了。

  “如此珍贵的功法为何要交给我?”

  以后知秋更胜后知野一个大境界的观天神眼,想要让这本经书瞒过他传出来,魔门也不知道花了多大的代价,但此时向小园却想将这本书送给他,当真让他想不到缘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