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回城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二章 回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日后,三月二十,狂沙门主殿。

  此时殿门紧闭,偌大的空间内,只有风云游一人独立于大厅中间,他的对面是坐在主座上的古奇以及侧身立于一旁的古河。

  “门主、副门主,一切如刚刚所言,虽然我也无法明白其中的原理,但是在怀藏大师的帮助下我确实成功疏导消化了体内充斥的生机,最后在一日之间达到了三阶高段。”

  风云游散去掌间汇聚的真气,有些无奈地说道。

  “所以你是说你在休假期间背上摩崖山寻药,结果正好遇到了怀藏大师和狼主谢经国两位武圣?”

  古河难以置信地重复道,饶是他不相信自家弟子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但是依然有点接受困难。

  “这两人以你的生死为赌斗,一人将生机灌注你体内,一人帮助你化解,最后却让你因祸得福突破到了三阶浑然境巅峰?”

  若是往常听到了这般传闻,古河只会当做疯言疯语;但仅仅一个探亲假,风云游就有了这身臻至力境巅峰的修为,实在是没有别的解释。

  “不能算是赌斗,怀藏大师慈悲为怀,怎么会以人命为赌斗,只是狼主先一步发现了我,然后强行以我的性命要挟罢了。”

  风云游解释道。

  三日之中,少年回去与两位长辈道别后,先将得到的尸傀阳极经全本记下后小心地藏到了风悟空石洞内的一个石缝中,然后又花了三日适应了增长的修为,这才再次回到赤沙城。

  “嗯,谢经国的照蜮狼眼我当年也见过,视域之内没有生灵能够躲藏,在这方面怀藏大师确实不如。”

  一段时间未见,古奇变得更加消瘦,整个人裹着毯子缩在自己的座椅内,看起来好似成了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只是那深陷于眼窝之中的那对眼睛反而精光更胜,让人不敢直视。

  “谢经国在你体内灌满了生机,然后由怀藏帮你疏导,等你吸收完,就直接力境巅峰了?”

  古奇原本就对于门中常务不感兴趣,但没想到被风云游要求屏退四下后居然听到了如此逸闻,反而是大起兴致。

  “回禀门主,怀藏大师动手之后,弟子就觉得灵台一片清明,连原本充斥全身的剧痛都好似变得与自己无关。曾经困扰自己的流沙劲诀窍一下子就简单了起来,而在疏通经脉的过程中,所有的伤势都会被浓郁的生机直接治愈,所以当时进境几乎是一瞬千里。”

  风云游知道自己修为大涨的事情没法长久隐瞒,所以第一时间就将绝大部分实情对着两位门主和盘托出,至于对于突破瓶颈这不好解释的部分,他这将之归因为怀藏大师的帮助。

  在赤沙城这等边陲之地,哪怕是最顶尖的武者一辈子也未必有机会亲见武圣一面,哪怕是有人生疑,也无法寻到怀藏当面质询。

  “小山寺的色空互易绝技神秘非凡,且每代只有一位神僧履及尘世,有这般玄奇倒也不算让人惊讶。”

  古奇微微颔首,似乎对于风云游的叙述毫无怀疑。

  “你当时到了摩崖山就见到他二人凌空交手?还有其他什么吗?”

  古奇再问道。

  “按照弟子后来的见闻,两人交手的原因是因为怀藏大师将狼主截在昆虚山脉外十余日不许寸进;按照狼主的说法,森罗万象辛天极正在山中遭到三位武圣围攻,他想要驰援,故而有此一战。”

  听到此问,风云游径直说道,好似完全不用思考。

  “后来狼主见到怀藏大师真的破解了他的发难,也仍然不愿意退走,只是这时天生异象,怀藏大师合十说是圣心宗宗主和魔门门主双双离世,狼主这才离开。”

  “狼主一向对我大梁虎视眈眈,愿意出手助辛天极倒也是题中之意。”

  一通问答结束,古河也终于散去了眼中的疑惑神色——追捕辛天极之事乃是绝密,整个狂沙门中也只有古奇和他二人知道,此时关于此事的具体情况掌武院还未昭告天下,风云游能够知道内里详情,想来所言不虚。

  “弟子虽然三日前就已脱身,但是自身修为暴涨导致力道难以控制,就花了三天在山中完成适应,然后才归来。”

  少年的解释让古奇古河再度颔首,显然认可其中逻辑。

  “老二,你现在就遣人通知掌武司李武监,告诉他风小子的遭遇,然后看他安排。”

  古奇说道。

  事涉武圣无小事,而风云游遇到的还是国朝之敌谢经国,以大梁朝掌武院的无孔不入,迟早都会查到端倪。

  在古奇看来,既然自家弟子没有犯错,那么不如在人家查到之前直接通气,显得更加磊落。

  ·········

  当晚,赤沙城掌武司衙门。

  灯火通明的大殿之中,不止是李观鱼和古奇古河三人,张家家主张鹤卿,铁衣门掌门李成栋,以及赤沙城的副武监,青云观的观主尚可兴等人俱在。

  在赤沙城江湖上最有能量和威望的七位武者注视下,风云游面色平静的又将自己下午的说辞再度重复了一遍,说完之后有当场显露了力境巅峰的修为,作为话语的佐证。

  如此玄奇的经历,外加涉及两位武圣,听完陈述之后,诸位各门各派的头面人物都没有莽撞出言,让场间陷入了一片沉默。

  “我这徒儿虽然常常惹些麻烦,但为人光明磊落,这个事虽然听起来太过巧合,但毕竟他暴涨的功力是做不得假的。老夫年纪大了,若是大家都没有异议,就带他早点回去。”

  片刻后,古奇见状有些不耐地说道。

  谢经国作为胡人的汗王,其麾下三大狼卫的情报行动一向定州掌武院系统工作的重心,只要能挖到些有价值的情报,对于赤沙城掌武司就是大功一件,是故郑姓副武监自然不愿意将风云游轻轻放过。

  他几次瞥向上级李观鱼,却没见到他有开口的意愿,正准备说话,却听到身边坐着的张鹤卿率先开口。

  “既然两位武圣以你作了一番赌斗,想必总会有些言谈,刚刚怎么没见你说起?”

  张鹤卿状若随意地问道。

  “他们二人确实有些交流,但我不能说。”

  风云游闻言直接回道。

  “为什么不能说?难不成你是与狼主有什么勾结?本官这么多年来,可从没见过残酷无情的谢经国随意放人性命。”

  听到风云游不愿开口,郑武监当即像闻到鱼腥味的猫,急不可耐地呵斥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