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 1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暴雨没有停歇的意思, 依然哗啦啦地下。

乔蓁蓁和池深坐在24小时药店门口,借着药店伸出来的挡板避雨,一阵小风吹过, 乔蓁蓁抖了一下:“伸手。”

池深抿了抿唇, 没有动。

“别藏了,我都知道了,”乔蓁蓁横他一眼, 满脑子都是小吃街那个老板的话,“给我看看伤得严重不。”

池深显然没想到她都知道了, 闻言迟疑一瞬, 还是朝她伸出了手。只见两只削瘦但不单薄的手腕上, 各有一条粗糙溃烂的伤口,经过大雨的冲刷,半点血迹都不剩了, 只有泛白红肿的伤口狰狞地裂着。

乔蓁蓁已经猜到他伤得不轻, 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一瞬间就红了眼眶。

池深脸上闪过一丝不安, 立刻又将手收了回去。

“伸过来。”乔蓁蓁板起脸。

池深无言一瞬,第二次伸出来。

乔蓁蓁深吸一口气, 一边从塑料袋里往外掏东西, 一边絮叨:“你是不是傻,都被绑了还挣扎什么,那是你亲妈……”

话说到一半, 想起老板那句‘到底不是亲生的’,她顿了一下,低着头继续道,“他们还能绑你一辈子吗?你这么着急挣脱干什么?”

说着话, 她掏出了绷带和双氧水,还有几个促进伤口愈合的药。

“疼了跟我说啊。”乔蓁蓁说着,开始给他清洁伤口。

她做事小心小心再小心,生怕他会说疼,可真半天都没听到他喊疼,她又忍不住抬头看他:“不疼吗?”

池深微微摇了摇头。

乔蓁蓁眯起眼睛。

池深顿了一下:“……疼。”

“这就对了嘛,你又不是铜皮铁骨,怎么会不觉得疼呢,”乔蓁蓁这才重新低头,“疼了跟我说啊,别再忍着了。”

池深看着她头顶小小的发旋,唇角微微浮了起来:“我答应你了。”

“什么?”乔蓁蓁迷茫抬头,猝不及防落入他漆黑的眼眸。

池深静了静:“你说要我等你。”

乔蓁蓁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在回答自己刚才那个问题——

你为什么那么着急挣脱。

因为答应你要来学校门口等你。

暖呼呼的感觉从心脏流到四肢百骸,连寒冷都驱逐了许多,乔蓁蓁笑了一声,随即又板起脸:“别打扰我工作。”

“……哦。”池深重新低头。

乔蓁蓁斜了他一眼,继续给他包扎。她实在是不熟练,好半天才勉强包扎出个样子,她擦了擦额头的汗,越看越觉得不满意:“歪歪扭扭的,实在不行去趟医院吧。”

“这样就好。”池深收回手。

乔蓁蓁又看看他的手,没有再坚持去医院。

伤口包扎好了,也就有功夫问别的了,乔蓁蓁把剩余的纱布等收拾好,这才看向他:“你什么时候逃跑的?”

“下午。”

乔蓁蓁点了点头:“你们那边不太好打车,我走了好远的路才找到车,你是不是也走了好远?能不被发现也是够幸运了。”

池深没说话。

乔蓁蓁看着他,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你怎么回来的?”

“……坐车。”池深被她盯着看,手指不自觉抠紧膝盖。

乔蓁蓁板起脸:“说实话。”

“走路回的。”池深声音粗粝,说话的时候莫名不敢看她。

话音一落,周围便陷入一片死寂,大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被雨水洗过的空气清凉干净,透着点点寒意。

池深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乔蓁蓁的第二句话,终于忍不住抬头看她,没想到猝不及防地看到她泛红的眼睛。

他眼底闪过一丝慌乱,许多话同时涌到喉间,却说不出一个安慰的字眼。

半晌,他艰难开口:“别哭……”

他不说还好,一说乔蓁蓁的眼底便蓄了泪。她狼狈地别开脸,吸了一下鼻子又很快转回来,哽咽着问他:“走了多久?”

“八个小时……吧。”池深犹豫着开口。其实乔蓁蓁来学校之前,他也刚到不久。

乔蓁蓁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出租车一个小时的路程,需要八个小时才能走完,她在用步行丈量村庄的时候,他也在努力赶路赴约,但他们不同的是,她偶尔还会休息停留,他却是沿着一条直线不停地走。

她深吸一口气,看向他被雨泡透的鞋子,这才发现上面已经被磨得有些变形,里面还不知道是什么状态。

“对不起,”她红着眼眶道歉,“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逼着退学,都是我不好。”

池深平静地看着她,显然昨晚就知道了自己退学的原因,听到她道歉,他抿了抿唇:“不关你的事。”

“可如果不是我爸……”

“我回来了。”他第一次打断她的话。

乔蓁蓁愣了愣,回过神后勉强笑笑:“对,你回来了,我不会让你走的。”

池深见她想通了,便没有再说话,只是从她手里接过袋子。

乔蓁蓁揉了揉眼睛,等稍微平复点后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几点了?!”

说着话,她赶紧掏出手机想看时间,结果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她暗道一声糟糕,赶紧跑到药店看电子表。

当看到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的时候,她简直眼前一黑。已经过了多少年成年人的生活,时刻报备行踪的好习惯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前几次晚回家也是没跟妈妈说,但哪次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晚。

老妈肯定急死了。乔蓁蓁赶紧借了数据线,充上电重启开机后先给秦静发条报平安的消息,说一下自己马上就回家,然后就带着池深去了附近的小旅馆。

“我没带身份证,估计你也没带,只能让你在这里凑合一晚了,”乔蓁蓁说着付了钱,带着他进了房间,“你别乱跑啊,我明天一早就来找你。”

说完她就赶紧往外跑,跑到一半的时候想到什么,又赶紧折了回来。

冲进屋里时,池深的短袖正脱到一半,露出了劲瘦的腰肢,听到房门响动下意识地看过来,两人顿时四目相对。

乔蓁蓁愣了一下,视线不受控制地顺着他的脸往下,看到沟壑分明的腹肌后眨了眨眼睛,竟然没出息地咽了下口水,接着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空气的凝滞。

她强迫自己把视线上移,专注在池深脸上,把没说完的话说完:“……如果这里出现地震洪水塌方杀人犯等一系列的天灾人祸,你还是要跑的,千万别我说不乱跑,你就在屋里死磕知道吗?”

这叮嘱属实弱智,可偏偏池深就是拿她的话当圣旨,她真怕有点什么意外情况,他还因为自己一句废话守在这里,所以才急匆匆地赶回来。

池深沉默地看着她,半晌点了点头。

乔蓁蓁干笑一声,赶紧转身跑了,跑的时候还不忘又瞄一眼他的腹肌。

这小子看起来挺单薄,可身上还是很有料的,比起其他高中生,身材不知道要好上多少。乔蓁蓁直到坐进出租车,脑子里还是他那截劲瘦的腰。

【好感+30,现存280】

乔蓁蓁愣了一下,在脑海里询问小八:“这好感哪来的?”

“应该是你下流地盯着他时产生的。”小八实事求是。

乔蓁蓁:“……”没法活了。

不管怎么说,心急了一整天,最后好感值增加到了280,也算是没白忙。她用60点给池深换了六个月的寿命,剩下的220点留着备用。

虽然想都给池深加在寿命上,可现在每暂停一次时间,就要比上次多消耗许多点数,她必须留出充足的好感,才能应对下一次意外。

乔蓁蓁叹了声气,四肢昏昏沉沉,脑子却十分清醒。

出租车在家门口停下后,她深吸一口气下车,一边往家里走,一边盘算待会儿要怎么面对老妈的怒火。

从晚上十点司机没接到自己开始,她肯定就开始着急了,现在已经三个多小时过去,肯定都快气死了。她等一下进门的时候一定要表现好一点,不能让妈妈更生气。

这么想着,乔蓁蓁平复心情推门,一脸大无畏地走了进去。

客厅里静悄悄的,秦静沉着脸坐在沙发上,听到门口的动静后心里火气顿时翻涌,冷笑一声抬头看过去,正要开口骂人,就看到乔蓁蓁眼睛一红,呜咽着朝她跑了过来。

乔蓁蓁也想冷静点挨骂,可在看到妈妈的瞬间,一整天的恐惧和疲惫全部爆发,前后两辈子的委屈都涌上心头。她一个没控制住,咬着唇钻进秦静怀里哽咽:“妈……”

秦静怔愣地抱住她,当手触碰到她冰凉湿透的身体,心脏猛地下坠,疼得她四肢百骸都仿佛断裂。

她颤着手轻拍乔蓁蓁的后背,一边拍一边哆嗦着开口:“别、别哭,你先别哭……”

乔蓁蓁听出她声音的不对,赶紧从她怀里钻出来,一边掉眼泪一边委屈巴巴地看着她:“妈妈。”

“你告诉妈妈,你是不是……”一想到那种可能,秦静心如刀绞。

乔蓁蓁愣了愣,眼底闪过一丝迷茫:“是什么?”

“是……”秦静说不出口,眼睛也跟着红了。

乔蓁蓁总算回过味来,赶紧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我好好的,什么都没发生。”

秦静愣了:“真的?”

“真的。”乔蓁蓁赶紧点头。

秦静似乎不信,看一眼周围没人,索性把她衣服掀了起来。

白白嫩嫩,好好的。

秦静怒从心头起,一巴掌拍在她白白嫩嫩的肚子上:“没事你哭什么,想吓死我吗?!”

乔蓁蓁吃痛地哎哟一声,见她又举起巴掌,赶紧往后退了退,什么伤心什么眼泪都没了,躲在茶几后面告状:“我就不能委屈一下吗?”

“你大半夜的不回家,有什么资格委屈?”秦静气恼,“知不知道我刚从警局回来?!”

乔蓁蓁撇了撇嘴:“我手机没电了,才忘了给你发个消息,对不起妈妈。”

“少来这套,大半夜的不回家跑哪去了?!”

乔蓁蓁揉揉还在疼的肚子:“那你该去问我爸。”

“关你爸什么事?”秦静皱眉。

乔蓁蓁顿了一下,若有所觉地看向她:“我今天这么晚没回来,你没跟他说?”

秦静顿了顿:“他手机关机,可能是在忙工作。”

什么工作能半夜三更还在忙?乔蓁蓁冷笑一声。

秦静看到她脸上的不屑,不由得皱起眉头:“究竟是怎么回事?”

乔蓁蓁回神,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到底怎么回事,我问你话呢乔蓁蓁。”秦静表情逐渐严厉。

乔蓁蓁沉默一瞬,还是开口了:“妈你还记得池深吗?”

“你妈又没有老年痴呆,他前天刚来家里借宿一晚,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秦静横她一眼,“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爸给了他家人一笔钱,逼他退学了。”乔蓁蓁平静开口。

秦静愣住。

“他家里人什么样,你也知道的,就没把他当人看,否则也不会把他打成那样,收了我爸的钱之后,就逼着池深退学,池深不愿意,他们就把他用绳子绑起来,直接带回了老家,我今天就是去找他了。”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在学校门口,是挣脱了绳子从老家走了七八个小时,一路走回来的,两个手腕也被勒破了,伤口被水泡的白花花的,连一点血都看不见。”

“他出生在那种家庭,如果不上学了,将来一辈子都没办法摆脱那些所谓的家人,妈,我爸这种行为,跟断送他的一辈子有什么区别?”

秦静怔怔听着她说话,许久之后才没什么底气地开口:“你爸不是那种人……”

“今天来学校办退学的是池深爸爸,池深没有来,按照我们学校的规定,应该是学生和家长一起来,池深爸爸明明不合规定,但班主任还是给他签字了,你知道为什么吗?”乔蓁蓁打断她。

秦静看向乔蓁蓁沉静的表情,下意识地问一句:“为什么?”

“因为阶段主任给班主任打了电话。”

乔蓁蓁说完,客厅里就静了下来。

秦静做了很多年的家庭主妇,对乔建的事业并不了解,但因为乔蓁蓁在这个高中上学,所以她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

高三的阶段主任,是乔建多年的好友,也是乔建一手提拔上来的。乔蓁蓁一说是他,她心里便确定是乔建做的了。

秦静陷入更长久的沉默,直到乔蓁蓁打了个喷嚏,她才回过神来:“你赶紧上楼洗个热水澡,别感冒了。”

乔蓁蓁点头:“嗯。”

“对了……池深呢?他现在在哪?”秦静迟疑地问。

乔蓁蓁顿了顿:“我给他找了个小旅馆,让他在那边先住一晚。”

“好,我知道了。”秦静点了点头,催促她上楼。

乔蓁蓁乖乖地答应,只是往楼上走的时候,忍不住回头问:“妈,那池深的事……”

“你爸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等我问问再说吧。”秦静没有立刻承诺什么。

乔蓁蓁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但没有多说话,低着头上楼了。

她回屋之后,秦静一个人坐在客厅里,一坐就是一晚上。

当六点半的太阳升起,乔建从外面回来时,一进门就看到她独自坐着,随手把外套丢在鞋柜上,一边换鞋一边问:“你昨天给我打电话了?”

“嗯,蓁蓁一直到凌晨才回来,我找不到她心里急,就给你打电话了。”秦静淡淡开口。

乔建沉默一瞬:“啊……是吗?我没看手机,昨天半夜临时有个跨国会议,忙到四点多才结束,你找不到我怎么不给秘书打电话,有急事他会通知我的。”

“你怎么不问蓁蓁为什么不见了?”秦静看向他。

乔建顿了顿,对上她的视线莫名心虚:“为什么啊?”

“因为她爸爸逼她同学退学,她去找同学了,”秦静一字一句地开口,“你不解释一下吗?”

乔建愣了一下,顿时皱起眉头:“有什么好解释的,一个穷小子,还敢打乔家千金的主意,我不直接把他从学校赶出去,还给了他一笔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已经足够了。”

“……蓁蓁都说了没早恋,你怎么就不相信她?”听到他这么说,秦静终于控制不住脾气了,“再说就算早恋怎么了,蓁蓁是个有分寸的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心里清楚,你凭什么直接把人家孩子退学?”

“就凭他一个癞□□,还想碰我家女儿!”乔建厉声反驳。

秦静倏然冷静:“别忘了,你以前也是你口中的癞□□。”

“秦静你什么意思?!”乔建顿时火了。

秦静面无表情:“没什么意思,就是想提醒你别太看不起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爸当初不是也没想到你有现在的地位?”

“你爸想不想得到关我什么事?你要是后悔跟我了就趁早走,说不定秦家还愿意接纳你,别在这给我借题发挥。”乔建盛怒之下,伤人的话脱口而出。

秦静的眼睛瞬间红了。

乔建深吸一口气:“总之这件事我已经办完了,谁说都没用,他别想再留在承德,你有这个功夫跟我吵,不如去好好管教自己闺女,一天天闲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我操心一下蓁蓁你还不高兴了。”

秦静怔愣一秒,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的中年人,有一瞬间竟然觉得他面目可憎。

短暂的沉默后,她颤声开口:“你以为我愿意做家庭主妇吗?”

“难道你不愿意?”乔建冷脸,“我累死累活的时候你在干嘛?在做指甲做头发,买衣服逛街,闺女就这么一直放养,难怪比不上人家赵……”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闭嘴。

“比不上谁?”秦静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乔建不耐烦地拿起衣服:“我懒得跟你说。”

秦静见他要走,立刻冲过去拦住他:“不行,今天不把这事解决,你就别走。”

“有什么可解决的?”乔建被她拦着,彻底黑了脸,“行,不让我管是吧,觉得我做什么都不对是吧,那交给你处理,今天开始我再也不管她了!”

说罢,砰地一声摔门而去。

秦静深吸一口气,无力地顺着鞋柜坐在了地上。

“妈……”

秦静眼眸微动,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就看到乔蓁蓁站在楼梯上,正担心地看着自己。

她下意识笑笑,没顾得上收拾情绪就站了起来:“今天周末呀,怎么起这么早。”

乔蓁蓁抿了抿唇,拖着酸痛无力的走到她身边,伸手抱住了她。

秦静脸上的笑瞬间僵住,沉默许久后拍了拍她的背:“没事的,爸爸妈妈只是有了分歧,没有吵架。”

乔蓁蓁放开她,静静地跟她对视,半晌突然问:“妈,你当初为了跟爸爸在一起,和姥爷舅舅断绝关系将近二十年,后悔吗?”

“傻孩子,这有什么后悔的,都是我自己做的决定,”秦静嗔怪地看她一眼,“再说我现在过得不是挺好的嘛,你爸也争气,刚怀上你就做了大生意,咱们娘俩衣食无忧这么多年,多幸福。”

乔蓁蓁想配合地笑笑,却有些笑不出来:“你不嫁给他,也能衣食无忧,别忘了你可是秦家唯一的女儿。”

“说这个干什么,”秦静摸摸她的头,“你放心吧,池深的事妈妈会帮忙解决的,退学手续流程上要办三天左右,等开学妈妈陪你去学校,一定还来得及。”

乔蓁蓁看着她故作镇定的样子,心里疼得厉害,半晌苦涩一笑:“妈,我真的觉得爸爸对我们没有以前好了。”

这一次,秦静没有反驳她。

乔蓁蓁松了口气,心里又十分不是滋味。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立刻告诉妈妈乔建出轨的事,可理智还是制止了她。

上辈子的秦静一直被家庭和睦的假象蒙蔽,对乔建出轨的事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所以才会在赵英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备受打击,从此一蹶不振。她怕历史重来,所以要徐徐图之,先一步步撕开和睦的假象,再慢慢告诉她乔建出轨的事实。

她要最大程度地保护妈妈,尽可能把伤害降到最低。

秦静不知道她的心事,只是在听到她带了些委屈的话语时,心里有些酸涩:“你爸这几天估计不会回来了,把池深接家里来吧,他不是受伤了吗?身边得有人照顾才行。”

乔蓁蓁顿时心动,但想到什么后摇了摇头:“我怕他不适应。”

“有什么不适应的,地址给我,我叫司机去接他。”秦静说着话,便要打电话给司机。

“我去接吧。”乔蓁蓁赶紧道。

秦静斜她一眼:“你腿不疼?”

乔蓁蓁闻言干笑一声:“疼啊,怎么不疼,但我又不多走路,接接他还是没问题的。”

秦静认真看向她,打量半天后问:“乔蓁蓁,你跟我说实话,没早恋吧?”

“没有。”乔蓁蓁立刻回答。

秦静眯起眼睛:“那为什么对他这么上心?”

乔蓁蓁沉默一秒:“我就是想对他好。”

秦静闻言顿了顿,恍然:“懂了,单相思。”

乔蓁蓁:“……”真没有。

“我不管你是早恋还是单相思,我虽然不像你爸那样古板,但也没特别开放,你要是敢干坏事,我绝对会收拾你。”秦静警告。

乔蓁蓁立刻点头:“知道了妈妈,绝对不会的。”

说完,她犹豫一下,“大学之前不会,成吗?”

秦静冷笑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乔蓁蓁就一瘸一拐地逃走了。看着她小螃蟹一样的走姿,秦静哭笑不得,一抬头看到客厅里挂的全家福,脸上的笑又淡了下来。

周日的早晨不存在早高峰,乔蓁蓁坐在自家车里,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小旅馆楼下。

“小姐,你同学在哪个屋,我上去叫他。”司机好心问道。

“不用,我去就行。”

乔蓁蓁说着从车上下来,撑着两条硬邦邦的腿往楼上走。

小破旅馆在老式单元楼里,没有电梯,池深又住四楼,她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爬上去,刚站到门口,还没来得及敲门,房门就打开了。

池深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但是看起来应该是洗过吹干了。

她眨了眨眼睛:“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脚步声。”池深看着她。

乔蓁蓁笑了起来:“你还挺聪明,跟我走吧。”

“好。”池深答应完,直接走了出来。

乔蓁蓁惊讶:“不问去哪?”

池深沉默。

“……你就不怕我把你给卖了,”乔蓁蓁哭笑不得,“我妈让我来接你回我家,你愿意去吗?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们就换个酒店,我今天带身份证了,可以给你开一间好的。”

说完,她又补充,“你要是去我家也不用担心,我爸不在家,就只有我跟我妈。”

池深抿了抿唇,低头对上她期待的视线,静了静后默默点头。

乔蓁蓁顿时高兴了,笑眼弯弯地和他并排往外走,然而走到楼梯口开始下楼梯的时候,她就突然笑不出来了。

昨天一整天明显超负荷运动的双腿,上楼梯时已经倍感艰难,本以为下楼会轻松,结果反而更疼,她只走了两步,腿上就传来一阵剧烈的酸麻,差点让她给跪下。

好在池深及时扶住了她。

乔蓁蓁抓着他的手臂抬头,落入他沉静的眼眸。

她无言三秒钟:“你昨天走那么多路,腿不疼吗?”

“不疼。”池深回答。

“一点也不酸?”乔蓁蓁有点怀疑。

池深认真点了点头。

乔蓁蓁默默站直了,没给他反应时间,直接戳了一下他的腿,池深的表情顿时有点微妙。

“逞什么强啊。”乔蓁蓁嘲了一句,池深苍白的脖颈就开始泛红了。

两个人在楼梯上折腾半天,等坐上车回到家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家里等他们的不止是秦静,还有一个医生。

“阿姨。”池深主动开口。

“快去床上躺着,让医生给你检查一下伤口。”秦静见池深来了也没有多寒暄,直接上前扶住了他。

“对对对,检查一下,我包扎的不太好。”乔蓁蓁也赶紧扶他。

池深被两个女人一左一右扶着,直接送进了之前住过的卧室,推到了没有睡过的床上。

医生跟着进屋,帮他拆开了手上歪七扭八的纱布。

经过一夜的恢复,伤口已经不泛白发肿了,可狰狞的痕迹还在,歪七扭八十分渗人。秦静看到顿时捂住了嘴,心里一阵难受。

“不算严重,不过肯定要留疤了。”医生叹了声气,重新为他清理创口。

他的手法要比乔蓁蓁专业,同时下手也更狠,那些翘起的皮直接被他拿剪刀剪掉,看得乔蓁蓁和秦静一脸不忍,倒是池深十分平静,任由医生处置。

因为池深的高度配合,两个手腕很快就处理了。医生又给他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确定没什么事后就要离开。

“等一下,”乔蓁蓁赶紧叫住他,接着扭头看向池深,“把鞋脱了,让我看看你的脚。”

她昨天只是在村子里走了几圈,脚上就磨了个水泡,池深直接从村子走到学校,穿的鞋也是很劣质的,虽然今天看起来一切正常,但她还是有点担心。

果然,池深眼底闪过一丝迟疑,但见乔蓁蓁坚持,还是低着头把鞋脱了。

当两只鞋都脱掉,秦静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紧接着眼圈都要红了,乔蓁蓁心里也堵得厉害,看着他脚上磨烂的血泡愧疚不已。

昨天就该发现的,结果今天才想起来,害他白白受了这么久的苦!

池深看着两人紧皱的眉头,静了静后开口:“我不疼。”

“不疼才怪!”乔蓁蓁横了他一眼,拜托医生帮他处理。

医生重新打开医疗箱,开始处理池深脚上血泡。很多血泡都已经烂了,医生用双氧水清理之后,开始剪上面的皮。

混合了血和黄水的伤口处理起来,比处理手腕时更有冲击力。秦静看得不落忍,到底还是背过身去。

乔蓁蓁咬着唇坐到池深旁边,默默握住了他的手。

池深本来拧着眉忍痛,当柔软的手覆盖在自己的手背上,他的思绪不受控制地发散,直到她松开自己,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伤口已经处理好了。

脚上包了同款白纱布,遮住了所有斑驳的伤口,看起来倒是顺眼多了。

医生离开,秦静重新看向他,叹了声气开口:“这件事都是你叔叔的错,阿姨代他道歉。”

“……没事。”没有长辈这么心平气和地跟他说过话,他不太适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好在乔蓁蓁及时帮他解围:“妈你放心,他没有放在心上的,现在只要帮他处理退学的事就好。”

“对,这件事比较重要,”秦静勉强笑笑,伸手揉了揉池深的头发,“你放心,阿姨明天就去学校,肯定能帮你解决。”

“谢谢。”池深生疏地点头。

秦静心里难受,还要再说些什么,乔蓁蓁赶紧拉着她出去了,走到一半的时候回头,用口型跟池深说:好好休息。

池深静静地看着她,直到房门阻隔了他的视线,他才垂下眼眸,静坐许久后慢吞吞地躺下。他以为自己会不适应柔软的大床,可事实是躺下之后便很快就睡着了,一直到傍晚才醒来。

乔蓁蓁也不例外,昨天消耗了太多体力,今天总算能休息了,一倒在床上直接睡了过去。

两个人醒来的时间差不多,睁开眼睛就看到秦静把晚饭送进屋了,吃完之后继续睡。

十八岁的身体拥有最强的修复能力,补够足足的睡眠之后,疲惫就消失了,彻底恢复到活力十足的状态。

周一的早上,秦静没有叫司机送他们,而是自己开车带他们去了学校。

乔蓁蓁知道她要去找校长说退学的事,说什么也不肯去上早自习,非要跟在她屁股后面,池深则一言不发地跟着乔蓁蓁。秦静无法,只好随他们去了,好在乔蓁蓁也是个懂事的,到校长室门口就没有再跟了,而是和池深一起在外面等结果。

“你放心吧,我妈在,肯定没问题的,”乔蓁蓁见池深不语,便出言安慰,“我还等着你教我学习呢。”

池深生疏地扬起唇角,对她露出一个笑。

乔蓁蓁乐了:“哪学的啊,别扭死了,不想笑就别笑。”

池深瞬间恢复面无表情。

乔蓁蓁笑得更开心了,直到余光扫到秦静从校长室出来,才赶紧去问:“怎么样怎么样?”

“得找家长撤销退学申请,”秦静说完看向池深,“你家在哪,我去找你爸聊聊。”

“我们跟你一起去!”乔蓁蓁赶紧道。

秦静横她一眼:“凑什么热闹,回去上课!”

“不行,他爸很凶,你自己去我不放心。”乔蓁蓁坚持。

池深沉默一瞬:“我去找他谈。”

“你也来了是吧?”秦静无差别瞪人,“两个小屁孩能有什么作用,赶紧回去上课。”

“我学习又不好,缺几节课不算什么,他就更没问题了,就算一个月不来,照样是年级第一,”乔蓁蓁嘿嘿一笑,“所以啊,翘几节课没什么事的。”

秦静看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很想掰开她的脑袋看看什么构造,乔蓁蓁趁机拉着她往外走,看了池深一眼后池深立刻跟上。

三人直接去了小吃街,到地方时,卖鱼铺竟然开门了,只是里面已经不剩什么东西,光头男正在处理最后一批废品。

当看到池深,他冷笑一声:“哟,你还知道回来啊。”

说完视线在秦静和乔蓁蓁脸上扫了一圈,嘲讽:“怎么,还带了人过来,是想叫人帮你讨回公道吗?”

“你就是池深的家长是吧,我是乔蓁蓁的妈妈,我这次来,是想跟你谈点事。”秦静唇角扬起微笑,假装没看到他的无礼。

听到她的身份,光头男迟疑地眯起眼睛。

十分钟后,几人在店里坐下。

虽然所有的鸡鸭鱼都处理了,可店里还是一股浓郁的腥臭。精致的秦静和周围格格不入,却没有流露出半点嫌弃,她直接了当地说了来找他的原因,在他皱眉之前率先表示:“你放心,乔建给你的钱,我不会再跟你要,但你得去撤销退学申请,让池深继续读书。”

一听不要钱了,光头男顿时放心了,大咧咧地倚着藤椅打量秦静,半天才啧了一声:“我家可没钱供他上学。”

“我来供。”秦静爽快开口。

乔蓁蓁惊讶地睁大眼睛,旁边的池深也怔愣一瞬:“阿姨……”

“别有负担,你可是年级第一,以后前途光明,还怕还不起我这点学费?”秦静含笑看着他。

池深抿唇,眉头渐渐蹙了起来。

光头男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由得坐直了些,一脸倨傲地开口:“可他是我儿子,要是叫一个外人供他上学,别人该怎么看我啊,再说了他学费全免,每次大考都有奖学金,根本不用你们出钱,我为什么要让你们供他读书?”

“因为你已经收了我爸的钱,不准他上学了。”乔蓁蓁面无表情。

光头男啧了一声:“反正钱我已经收了,他上不上都对我没什么影响,我为什么要让他接受你们名义上的资助,平白被人说三道四?”

“你……”乔蓁蓁皱眉。

秦静拍了拍她的手,平静地看着光头男:“那你说怎么办。”

“这样吧,你给我一笔精神损失费,算是弥补我被人指指点点的事,我呢就让你供池深读书,你觉得怎么样?”光头男殷勤地问。

池深眼神倏然冷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敲诈啊!”乔蓁蓁顿时烦躁。

光头男冷笑一声,怡然自得地从角落翻出一个玻璃杯,用自来水管接了杯水,一口气给喝了:“你们要是不愿意,那就走呗,反正池深得跟我回老家。”

“你……”

乔蓁蓁猛地站了起来,手腕却突然被抓住。她愣了一下,扭头看向抓住她的池深。

“你跟阿姨先出去。”池深缓缓开口。

乔蓁蓁皱眉:“池深……”

池深平静地看向她,眼睛漆黑如看不到底的旋涡。

“等我把事情谈完,肯定就出去了。”秦静当然不敢放他一个人跟光头男在一起。

池深还是看着乔蓁蓁。乔蓁蓁像是被蛊惑了一般,突然低头拉了拉秦静的胳膊:“没事,我们先出去,让他们聊。”

秦静犹豫一下,见乔蓁蓁坚持,也只好先出去。

两人刚走出去,卷帘门就从背后关上后,乔蓁蓁心里一紧,担心地看向秦静:“妈,他不会打池深吧?”

“我哪知道,”秦静横她一眼,“你既然担心,干嘛叫我出来?”

“……我也不知道。”当时池深看自己一眼,她就莫名觉得他能处理好,就不受控制地出来了。

现在只祈祷她的直觉是对的吧。乔蓁蓁叹了声气。

门面房里,因为卷闸门落下,屋里瞬间变得暗了下来,池深在门上挂好锁,确定从外面打不开,这才转身往屋里走。

光头男轻蔑地斜他一眼:“别以为自己傍上富婆了就能摆脱我,我告诉你,老子永远都是你爹,你可别拎不清。”

池深垂着眸,安静地走到自来水管前,水槽里放着一只玻璃杯,里面还有半杯水。

“等会儿老子跟她们要钱,你后面帮着点,我看这俩娘儿们也是心软,说不定咱还能再发一笔,你学费也有人拿了,一举两得。”光头男兴奋得嘴角直冒唾沫星子。

阳光从窗缝漏进来,照在池深清俊的眉眼上,他低着头,静静地将杯子攥在手中。

“我他妈跟你说话呢,给老子吱一声。”光头男说了半天,意识到自己在唱独角戏,顿时皱起了眉头。

然而池深只是背对着他一动不动。

他终于不耐烦,暴躁地去推池深,然而又黑又肥的手在碰到池深肩头的一瞬间,前方突然传来一声碎裂的轻响,他下意识一愣,等回过神时一股大力袭来,他猝不及防地摔在地上,疼得脸上肥肉都跟着颤抖。

“你他妈……”

话没说完,碎玻璃尖锐的一角便出现在自己眼珠上,他吓得脸色瞬间变了:“池深,池深你想干什么,我可是你爸……”

“别动她们。”池深眼眸漆黑,就像一个天生没有七情六欲的魔鬼,面对他的服软没有半点情绪。

光头男和这样的他对视,终于后知后觉地生出恐惧:“你先把玻璃放下……”

“中午之前,取消退学申请,否则……”池深声音粗糙沙哑,和过分精致的脸形成强烈的反差,整个人都散发一种黑暗的病态,“我不怕死,希望你也不怕。”

光头男瞳孔震颤,后背瞬间出了一层冷汗。

正当僵持时,卷闸门外传出乔蓁蓁的声音:“池深,你聊完没有?快点出来呀。”

池深手指死死捏着玻璃,皮肤被割破了也浑然不觉,光头男浑身僵硬,动都不敢动。

半晌,池深放下玻璃,面无表情地走到门口。

卷闸门升起,阳光涌进小店,驱散了所有黑暗,他站在阳光下,是一个苍白脆弱的少年。

乔蓁蓁担心地跑过来:“他没打你吧?”

池深静静看着她,半晌微微摇了摇头。

作者有话要说:  是不是非常肥!下一章在24小时后,就是7号的凌晨12点哦,别跑错啦,我们到时候不见不散!红包规则跟本章一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