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 1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看见他摇头, 这才松一口气,正要说话,就看到光头男铁青着脸站在店里, 她心里一紧, 赶紧把池深拉到身后护着。

池深抬头看向店里的男人,眼底是化不开的墨色。

光头男对上他的视线,心里莫名一颤, 咬着牙暗骂一声小畜生,这才黑着脸道:“我下午会去撤销退学申请。”

乔蓁蓁警惕地看着他, 并不相信他会这么快改主意。秦静将两个孩子护在身后, 平静地问:“你有什么条件?”

“没条件, 直接撤销,”光头男不耐烦,“但先说好了, 他的学费生活费我一分钱都不会出, 你们爱做好人做坏人都随便,我他妈今天晚上就回老家, 他是死是活我都不会再管。”

“放心,不让你管, 他从现在开始到大学毕业, 都由我来负责。”秦静不卑不亢。

光头男恶狠狠地看她一眼,接着视线转移到池深身上,咬牙切齿地提醒:“就算我不管你, 你也是我儿子,天涯海角你都别想躲。”

池深面无表情,一如从前面对他时。

光头男忍不住又开始骂骂咧咧,暴躁地踢开地上的废纸箱, 扭头上楼去了。

他一走,乔蓁蓁总算没那么紧绷了,有些好奇地看向池深:“你怎么说服他的?”

池深顿了顿,没有回答。

乔蓁蓁还想再问,突然注意到什么,顿时睁大了眼睛:“你的手!”

“怎么了?”秦静被她的声音吸引,看到池深被割破的手指后皱起眉头,“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什么时候受伤的?”

“肯定是那个男的干的,死混蛋。”乔蓁蓁眉头锦州。

秦静看着池深古井无波的脸叹了声气:“你这孩子也是够可怜的,走吧,先去买个创可贴,然后我们去医院。”

池深抿唇:“不用……”

“不用什么,”秦静横他一眼,“听我的!”

她是乔蓁蓁的母亲,本就和乔蓁蓁有五分像,凶起来之后五分变成了七分,池深瞬间不敢吱声,被她们母女直接带去了医院。

处理好伤口之后,已经是十一点多了,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学校放学。

乔蓁蓁看一眼手机,假惺惺地开口:“哎呀,都这个点了,要不我跟池深回学校吧。”

“等你们到学校也放学了,还回什么回,随便在附近找个餐厅吧。”秦静没好气地说。

“好哦。”乔蓁蓁立刻开心。

秦静冷笑:“只要不让你上学,你都是‘好哦’。”

乔蓁蓁赶紧挽着她的胳膊撒娇:“我是因为可以陪妈妈吃饭才高兴的。”

【好感+20,现存300】

乔蓁蓁一脸茫然地扭头,看向安静跟在她旁边的池深。

秦静也看向池深:“有什么想吃的吗?”

池深沉默一秒,微微摇了摇头。

秦静眯起眼睛:“说话。”她很早就看出来,这孩子相比整天叽叽喳喳的乔蓁蓁,简直就像个哑巴,一开始她以为他是因为嗓子有问题不肯说话,这两天才渐渐感觉到他孤僻得不像正常孩子,连基本的交流能力都成问题。

池深:“……”

秦静抱着胳膊,耐心等他说话。

半晌,池深艰难开口:“都可以。”

乔蓁蓁眨了眨眼,忍着笑低下头。秦静这才满意地带着他们去吃饭。

吃过午饭,三个人暂时坐在餐厅里休息时,秦静接到了校长的电话,两人聊了几句后挂断,秦静含笑看向两人:“你爸已经把退学申请撤销了,你下午就继续回学校上课。”

“谢谢。”池深道谢。

“嗐,谢什么,如果不是我们,你根本不会遇到这些麻烦。”秦静说完,又想起面目狰狞的乔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乔蓁蓁看出她不高兴了,赶紧开口打断:“那你爸妈都走了,鱼店也转租了,你今后住哪啊?”

秦静回神,皱着眉头看向池深:“这是个大事,得赶紧帮你找房子才行,要不在找到房子之前,你先暂时住在我们家?”

“还是别了吧,学校附近很多房子出租,都是精装修,随时都能入住的。”就乔建的态度,乔蓁蓁可不敢让池深住进自己家。

秦静点了点头:“也好,那下午你们干脆也别去上课了,我们先把住的地方定下来。”说完迟疑一瞬,“你一天不去上课,不会耽误学习吧?”

“不会不会,我们俩的学习都不会被耽误。”乔蓁蓁赶紧帮池深回答。

秦静白她一眼:“你学习再耽误还能耽误到哪去,我是怕池深受影响。”

“他也不会的。”乔蓁蓁嘟囔。上辈子整天只顾着尾随女同学,也没见他考过第二,这辈子女同学直接跟他当同桌了,他学习只会更好的。

秦静扬眉:“你怎么知道?”

“我就知道嘛。”乔蓁蓁面对她时,总是不经意间流露出娇娇的模样。

【好感+20,现存320】

“宿主好厉害,说话都能增加点数!”小八惊叹。

乔蓁蓁嘴角抽了抽,无言地看了池深一眼,等到秦静叫服务员的时候,她突然凑近他小声问:“你是多喜欢我啊?”

池深怔了怔,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秦静跟服务员结完账,一回头就看到池深苍白的脖颈染了一层薄红,她愣了愣,问:“你过敏了吗?脖子怎么这么红?”

池深沉默,脖子更红了。

乔蓁蓁忍着笑,假装没看到。

秦静一脸莫名地看她一眼:“笑什么……时间不早了,我带你们去看房子吧。”

乔蓁蓁忙道:“不用,你下午两点不是还有瑜伽课吗?我们自己去看就好。”

以秦静的眼光,房子没有一百五十平以上,估计是不会满意的,可池深又不是能随意接受馈赠的性格,被资助估计已经够难受了,如果再被迫住进大房子,估计会很别扭,所以最好还是不要一起去看房。

“瑜伽课哪有你们重要,再说你们两个小孩能看什么。”秦静嗔怪。

乔蓁蓁笑了:“能看的,妈你就放心吧。”

“可是……”

“你赶紧回去吧,我跟池深看完房子就回学校,保证不在外面乱窜。”乔蓁蓁说完,拉着池深就跑。

“你们慢点!池深脚上还有伤呢!”秦静在后面抱怨。

乔蓁蓁下意识刹车,小心地看了池深的脚一眼:“你没事吧?”

池深微微摇头。

乔蓁蓁这才松一口气,秦静趁机追了上来:“跑这么快,你有钱帮他租房吗?”

“当然有,”乔蓁蓁骄傲,“我攒了很多钱!”

她这句话可不算夸大,虽然一直大手大脚,秦静管得也严格,但也有个两三万的存款,跟同家境的其他人相比是不太行,可跟正常高中生相比,她已经算是佼佼者了,而这个年代的房租也就一千左右。

秦静看不惯她这嘚瑟样,伸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

乔蓁蓁立刻痛呼一声,捂着脑袋钻进了最近的一辆出租车。

池深也跟着上车,在她旁边坐下后紧皱眉头,乔蓁蓁一抬头就看到他比平时严肃许多的脸:“怎么了?”

“……疼吗?”他问。

乔蓁蓁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在问秦静敲自己的事。老妈那阵仗也就吓唬吓唬人,真落在她脑袋上时已经不剩什么力道,她刚才喊疼也只是彩衣娱亲而已,没想到旁边的人竟然误解了。

她想说不疼,话到嘴边变成了:“……疼。”

池深眉间川字更深,沉默几秒后坚定地看向前排司机:“去医院。”

“……不用不用,别听他的,还是去学校。”乔蓁蓁赶紧制止。

池深不认同地看着她。

乔蓁蓁哭笑不得:“我就是被敲一下,皮儿都没红吧,你就要去医院,怎么自己脚上那么多血泡,也没见你要去呢?”

“不一样。”

乔蓁蓁顿了顿,抬眸看向他时,不小心落入他星河一样的眼眸,她的心跳顿时不规则起来。

池深见她眼神发散,迟疑许久后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点了一下她刚才被敲过的地方。

冰凉的手指点在温热的额头上,乔蓁蓁猛地回神:“……不疼,我刚才骗你的。”

池深愣了愣,逐渐回过味来,半晌僵硬地别开脸:“骗人不好。”

【好感+20,现存340】

“我觉得挺好的,宿主要不要再骗骗他?”小八再次憋不住音儿。

乔蓁蓁清了清嗓子,忽略了小八的话,直接给他加了一年的寿命,剩下220点做储备。

两个人很快到了学校附近。如她所说,学校附近的出租房很多,环境上也差不多,看了几家都没什么区别,当天就能直接入住。

乔蓁蓁拉着池深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一间四十多平方的独立公寓里:“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池深的视线在窗明几净的房子里扫了一圈,最后重新落在她的脸上:“你喜欢吗?”

乔蓁蓁立刻点头,接着意识到不对:“问我干嘛,重点是你喜欢吗?”

池深定定看着她:“喜欢。”

“那就好,”乔蓁蓁笑了,“那我们就要这间吧。”

“一个月一千二,押一付三,如果喜欢的话我们现在就能签合同。”已经开学一个月了,正是租房淡季,房东相当爽快。

乔蓁蓁又转了一圈,检查了水电煤气和冰箱,确定没问题之后又跟房东要证件。房东一边掏出证件,一边夸奖:“小姑娘真细心,一看就是生活经验很足。”

乔蓁蓁笑笑,检查完他的证件才签合同。

签完合同,房东拿出pos机,乔蓁蓁赶紧找出自己的银行卡,没等过去刷,一只苍白的手便伸了过去,手里还捏着一张卡。

乔蓁蓁愣了愣:“你有钱吗?”

池深点头。

“……哪来的钱?”乔蓁蓁不信他父母会给他钱。

池深沉默一瞬:“奖学金。”

乔蓁蓁笑了:“奖学金能有几个钱,还是刷我的吧……”

话没说完,房东就完成了刷卡程序,没有出现卡被刷爆的情况。

“有十万。”池深回答。

乔蓁蓁:“……”

合着自己要资助的人,比自己还有钱?

乔蓁蓁受了足够大的冲击,一直到房东走了都没反应过来。

池深见她站在原地不说话,便拿了扫把开始打扫卫生,等他把房子都打扫一遍,乔蓁蓁才回过神来:“……我们学校奖学金最高不是一学期才五千吗?你才拿两年的,还要吃饭生活,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

“参赛。”池深回答。

乔蓁蓁疑惑:“什么赛?”

“不一定,主要是数学和物理竞赛。”

乔蓁蓁:“……”听起来就不是她所熟悉的领域。

房间里短暂地静了几秒,乔蓁蓁又问:“你爸妈知道吗?”

问完才觉得自己问的都是废话,以他爸妈的德行,如果知道他能拿到这么多奖学金,肯定早就给他抢走了,怎么可能让他自己放着,更何况她两辈子都没听说过他参赛的事,估计学校也不知道,他是独自参加的。

果然,池深摇了摇头。

乔蓁蓁感慨:“我家池深真是天妒红颜。”这么聪明的孩子,偏偏是炮灰的命,一看就是天道不公。

【好感+5,现存225】

……天妒红颜不是什么好词吧?乔蓁蓁迟疑地看着他,觉得越来越不懂他的点了。

合同已经签了,房间也打扫得差不多了,乔蓁蓁和池深坐在餐桌前面面相觑,半晌,她忍不住问:“你存这么多钱,是有什么打算吗?”

池深不语。

“肯定有计划的吧?”乔蓁蓁有点好奇,像他这样的性格是不是也会计划将来。

池深抿唇,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乔蓁蓁精准捕捉到他的情绪,不由得更加好奇:“说啊说啊,到底是什么计划。”

池深别开脸。

她立刻逼近:“快点说,不说我可生气了,我真的生气了啊,我现在就……”

“你要留学。”他突然开口。

乔蓁蓁愣了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要留学了?”

“高一……”

乔蓁蓁茫然许久,总算想起来好像有这么回事。她以前整天跟赵恋乔混在一起,一直都无心学习,班主任问起她的计划时,她就随口说了一句毕业出国,去国外混个文凭,如果上辈子没有乔建那些事,她或许真的就走了。

……所以他辛苦攒钱,是因为听到了她随口说的话?乔蓁蓁怔怔看着他,半晌深吸一口气:“池深,你还真是执着,竟然想追到国外去。”

池深脸色顿时苍白。

“……我没有怪你啊,你别紧张,”乔蓁蓁赶紧解释,“我还、还挺喜欢你跟着我的,真的!”

池深微怔,漆黑的眼眸专注地看向她,像是在辨认她话里的真假。乔蓁蓁认真地和他对视,任由他窥探自己。

对视半天,池深的后脖颈又染上一层薄红,硬生生别开了脸。

乔蓁蓁笑嘻嘻:“我当时只是随便说说,不打算去留学的,你也别这么辛苦地攒钱了,有时间好好教我学习,将来我跟你去一个城市,我们两个还在一起好吗?”

“……嗯。”池深低着头,还是不敢看她。

乔蓁蓁看了一眼周围,虽然家具家电什么的一应具有,可没有生活用品,房子还是显得有些秃。

“我们去买点东西把这里填满吧,反正你有钱。”乔蓁蓁伸伸懒腰站了起来。

池深自然不会反对她,闻言乖顺地跟着她走了。

他们租的房子在学校附近,周围的基础设施很完善,下楼几百米,就有一个大超市。

正是下午上学上班的时间,超市里人很少,乔蓁蓁推了辆购物车,从进门开始搜索东西。自从知道池深的存款有多少后,她挑东西时就没那么多顾虑了,纸巾沐浴乳拖鞋看到什么拿什么,很快购物车就满当当了。

车子空着的时候,乔蓁蓁负责推着,一旦满了起来,池深就主动接手,寸步不离地跟在乔蓁蓁身后。

两个人经过饰品区时,乔蓁蓁被一个香菇造型的发卡吸引,不由得停下脚步,凑到货架上仔细研究。

香菇做得非常逼真,灰扑扑的甚至还有一个虫眼,在一众粉嫩嫩小草莓小苹果里,显得格外突兀和真实,仿佛是谁把真的香菇别在了发卡上。乔蓁蓁忍不住上手捏了捏,是海绵的手感。

她好笑地从货架离开,奔赴不远处的床上用品区。

已经是秋天了,天气渐渐转凉,新租的房子里没有被子,这次需要买至少两床才行。乔蓁蓁一边仔细挑选,一边听导购介绍,选了两床之后一回头,发现自己的跟屁虫不见了。

她赶紧放下被子四处找,终于在饰品区找到了他,唇角噙着笑正要上前,就看到他旁边的一对小情侣皱起了眉头,女孩更是直接钻进了男生怀里:“他好臭啊……”

乔蓁蓁的笑僵在了脸上。

“不知道几年没洗澡了,真没素质。”男生嘟囔一声,拉着女孩就走。

乔蓁蓁顿时心头火起,被骂的池深倒是没什么反应,一回头看到她在身后,眼底才闪过一丝怔愣。

乔蓁蓁压下火气,故作无事地走到他面前:“你怎么没跟过来啊,给你买被子呢。”

池深眼眸微动,默默攥紧手里的东西,这才安静地跟在她身后。

两个人一起往前走,快走到被子那里时,乔蓁蓁突然开口:“一点都不臭。”

池深顿了一下,唇角微微浮起一点弧度。

乔蓁蓁说完心里舒服了,又隐隐有些后悔,怕自己打击到了他的自尊心,见他没什么反应,这才放下心来,跟他一起精挑细选,最后将挑好的被子摞在购物车上。

两个人又一起选些别的,最后多拿了一个购物车才装下,到前台结账时,没想到又遇到了那对小情侣。

小情侣排在他们后面,手里只拿了一点零食,看到他们两大车东西后,女孩又开始皱眉,贴在男生怀里嘀嘀咕咕,时不时就会飘来‘臭’‘恶心’之类的字眼。

池深没什么情绪,低着头整理已经扫过的商品。乔蓁蓁尽可能冷静,等池深结完账走出前台时,她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你用的是辰蓝502香水吧?这个香不适合你。”

女孩愣了愣:“你什么意思?”

“意思是香味太清淡,盖不住你的嘴臭,下次出来可以试试烈焰玫瑰,那可是连粪坑的味道都能遮,估计用在你身上一样的效果。”乔蓁蓁说完,拉着池深就走。

女孩怔愣的看着他们离开,听到周围的笑声后才意识到自己被羞辱了,当即气得脸都红了,咬牙切齿地要找他们算账。

然而乔蓁蓁已经带着池深跑远了。

拎着五大袋东西逃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等跑回住的地方时,乔蓁蓁直接满身大汗,东西扔在地上扶着墙就开始笑。

【好感+20,现存240】

她笑盈盈地抬头:“池深,你也很高兴是吗?”

池深沉默地看着她,黑色的眼眸极为纯粹。

“来,给我笑一个。”乔蓁蓁单手叉腰,一副大姐大的姿态。

池深静了半天,最后在她坚持不懈的鼓励下,艰难扯起唇角,生动地演绎了什么叫皮笑肉不笑。

孩子难得迈出一步,虽然步子有点小,但也算是一次进步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嘲笑他,不然他会后退的。乔蓁蓁在心里拼命警告自己,然而现实是:“……噗。”

她还是没忍住笑了。

池深看着她再次笑弯了腰,扯起的唇角瞬间放下。

乔蓁蓁笑得肚子都疼了,正要站起来休息一下时,一只苍白的手突然伸到自己眼前,掌心里是一颗丑丑的蘑菇。

她笑容一僵:“你什么时候拿的?”

池深不语。

“……刚才没跟着我,是因为在拿这个吗?”乔蓁蓁恍然,又有些好笑,她刚才只是觉得这朵香菇很有意思,才会忍不住捏两把,没想到他误以为自己喜欢。

她看看香菇看看池深,反复看了几遍后,突然觉得他们某些地方还挺像的,于是噙着笑接过,直接别在了海藻一样的长发上:“好看吗?”

池深看着灰扑扑的香菇,沉默了。

……看来是真的不好看。乔蓁蓁哭笑不得,下一秒对上他黑色刘海遮挡下的双眼,脸上的笑突然淡了。

其实池深很好看,精致的五官苍白的皮肤,虽然瘦了点,但身高腿长还有肌肉,如果生在一个普通家庭,肯定会是特别吸引女生的大校草,而不是像今天这样,逛个超市都会被指指点点。

她专注地看着他,池深起初还跟她对视,渐渐表情就有些不自在了,正当他要别开视线时,乔蓁蓁突然开口:“从今天开始你就不用帮家里卖鱼了,我们是不是得做点什么迎接新生活啊?”

池深顿了顿,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乔蓁蓁勾起唇角:“比如,去剪个头发,再买几件新衣服。”

作者有话要说:  电视剧里大变身的剧情要来了!妈妈快知道乔建出轨的事啦,非常快的,下章还是24小时后的凌晨,大家别跑空!本章继续发红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