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 1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说做就做, 直接拉着池深出门了,直奔理发店而去。

考虑到池深的钱不能乱花,她特意找了家学校附近的小店, 店里只有一个六七十岁的老爷子, 洗头剪头都是他亲自做,因为审美落后,也不会那些花里胡哨的烫染技术, 所以不太受学生欢迎,平时生意也有些冷清。

乔蓁蓁带着池深进店时, 屋里就老爷子一个人, 看到有人来了立刻起身:“剪头吗?”

“对, 我们剪头发。”乔蓁蓁说着,赶紧把池深推过去,“麻烦帮他剪个清爽点的发型。”

“有什么具体要求吗?”老爷子戴上眼镜问。

乔蓁蓁想了一下:“别太短就好。”

“得嘞。”老爷子立刻招呼池深过去。

乔蓁蓁之前只听说过这家店, 没有亲自来过, 这会儿一看洗头还在用非常落后的洗头台,需要池深坐下把头伸到水管下才能洗, 顿时后悔选这家店了。但是为时已晚,老爷子已经把池深的脑袋揉出一堆泡沫了, 这个时候想跑也跑不掉了。

……只希望老爷子能超水平发挥了。当池深坐到镜子前, 被老爷子拿着毛巾一顿搓时,她有些不忍直视,随便找个小凳子坐下开始祈祷。

一捋捋黑色的头发落地, 池深偏冷清的眉眼暴露在空气里,轮廓也愈发清晰。乔蓁蓁起初不敢去看,当听到剪刀咔嚓咔嚓的声响后,终于忍不住抬头瞄过去, 然后猝不及防与他对视,便再也别不开视线了。

她一直都知道池深是好看的,可没有想过当眉眼彻底暴露,他竟然会这么好看。过长的头发剪去,清冷眉眼多了几分利落硬朗,阴郁的气息也减轻不少,有了这个年纪男生特有的青春感。

总之就是好看。

老爷子剪完头发,拿着海绵帮他扫了扫脸上和脖子里的头发,这才将他仔细打量一遍,最后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小伙子不错,虽然体味有点重,可长得还是好看的。”

乔蓁蓁嘴角抽了抽,为了避免老爷子说出更雷人的话,赶紧掏了十块钱给他,然后拉着池深跑了。

一直走出好远,乔蓁蓁才想起他脚上的水泡还没完全好,顿时又紧张起来:“脚疼吗?”

池深微微摇了摇头。

乔蓁蓁抬头,又一次对上他的视线,咽了下口水后突然踮起脚尖。

她猛然凑近,呼吸从自己鼻尖拂过,池深下意识想要后退,双脚却像榭在地上了一般,连半步都没办法移动。

空气静止三秒,乔蓁蓁伸手揪了一下他的脸,又退回了原有的距离:“这老爷子眼神是真不好,你脸上头发茬都没扫干净。”

看着她捏着一点碎发抱怨,池深迟缓地眨了一下眼睛。

【好感+30,现存250】

乔蓁蓁顿了一下,表情微妙地看向他,半晌突然不怀好意地扬起唇角,扶着他的胳膊再次踮起脚尖。

面对她第二次靠近,池深下意识屏住呼吸,声音沙哑中透着一分颤抖:“……还有吗?”

“好像有,”乔蓁蓁眨了眨眼睛,“你别动。”

池深的喉结动了动,身体越来越僵硬。

乔蓁蓁眼底弥漫笑意,唇角也逐渐上扬,池深顿了顿,迟钝地发现她在骗自己。

【好感+10,现存260】

“难怪系统要限制宿主给别人增加的寿命,不能超过宿主本人的寿命,”小八在她脑海中感慨,“否则照这个速度加下去,他也许能活两百岁。”

乔蓁蓁眼底的笑意更深,往后退了几步才开口:“走吧,去买几件衣服。”

说完,朝池深伸出了手。

池深犹豫一瞬,缓慢地伸出自己的手,当指尖碰触到她时,突然注意到自己手背上前段时间被鱼鳞刮出的伤口,一瞬间又收了回来。

乔蓁蓁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反悔,但见他抿起了薄唇,便也没有再逼他。

剪完头发,下一站就是去买衣服了。鉴于在学校附近买撞衫率太高,乔蓁蓁干脆领着他去了比较远的商场。

大致逛了一圈后,乔蓁蓁问:“有喜欢的吗?”

“你选。”池深只有两个字。

乔蓁蓁无奈:“还是要看你喜欢什么。”

池深静静地看着她。

乔蓁蓁悟了,自己喜欢的就是他喜欢的,于是也不再推拒,直接开始挑选。

池深身高腿长,身材又是劲瘦的类型,简直是天生的衣架子,考虑到他沉闷的性格,乔蓁蓁没敢帮他挑太跳脱的,只是随便挑了些基础款。

逛到内衣区时,池深突然脖子泛红,说什么也不肯让她进去。乔蓁蓁理解地点了点头,目送他进去时还不忘提醒:“记得买纯棉的!”

池深后背僵硬,第一次无视了她的话。

两个人从一楼逛到四楼,再回到一楼时手上已经拎满了东西,出门准备打车时,乔蓁蓁眼尖地看到什么,立刻转了方向,池深什么都不问,只是沉默地跟在后面。

最后二人是在一个洗浴中心门口停下的。

“进去,洗澡搓背打盐来一套,然后换上这套衣服,”乔蓁蓁说着,从袋子里翻出一整套衣服,“身上这些都不要了,好好去去晦气,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我了。”

最后一句像一把小刀,直接扎进了池深的心脏,他第一感觉有点疼,接着便是水里泡软了一般的舒适。

乔蓁蓁见他不接,直接塞到了他手里,推着他进去了。

池深进去洗澡,她则坐在大堂里等着。

已经是傍晚时间,洗浴中心还没什么人,偶尔进来几个,都有点不务正业的味道。

乔蓁蓁坐在角落里,察觉到刚进门的两个醉鬼,似乎一直在看自己,,她皱了皱眉,低着头玩手机。

“美女,一个人吗?”终于,还是有人来了。

乔蓁蓁直接无视,面无表情地起身要走,却被另一个拦住了:“美女别走啊,哥请你洗澡。”

说完,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猥琐的笑了。

乔蓁蓁眼神泛冷:“麻烦你让开。”

“别呀美女,一起……”

话没说完,乔蓁蓁便和从里面出来的池深对视了,顿时眼睛一亮,朝他招了招手。两个醉鬼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到高大的池深后皱了皱眉。

池深沉着脸走过来,将乔蓁蓁护在身后,两个醉鬼对视一眼,没趣地离开了。

“烦死人了。”乔蓁蓁嘟囔一句,接着看向洗香香的池深。

他本来就很干净,只是身上的衣服常年浸着鱼肆奇怪的味道,才会让人误会他不讲卫生,今天丢掉了那些衣服,整个人都清爽起来了。

乔蓁蓁凑过去在他身上嗅了嗅,满足地眯起眼睛:“香香的。”

池深脖子又开始泛红,低着头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乔蓁蓁叹了声气:“花了你这么多钱,怪不好意思的,今天我请你吃饭吧。”说完,便拉着他一起往外走。

两个人走出一段后,池深突然停了下来。

乔蓁蓁一顿,疑惑地看向他:“怎么了?”

“东西没拿。”池深回答。

乔蓁蓁无奈:“怎么这么粗心,走吧,我陪你……”

“你等着我。”池深说完,把东西都交给了她。

乔蓁蓁胳膊一沉,顿时走不动路了,只能叮嘱他:“那你快点啊。”

池深点了点头,扭头朝洗浴中心走去。

洗浴中心,男宾部。

两个酒鬼脱光了,醉醺醺地坐在桑拿房里,嘴上不干净地讨论刚才遇到的小姑娘,说到兴奋处时还不住挥手,猥琐地大笑。

此刻还不是洗浴中心上客的时候,整个男宾部也就只有他们两人,连搓澡的师傅都暂时出去吃饭了。

正聊得高兴时,一道劲瘦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桑拿房,二人昏昏沉沉地看过去,下一秒却被打翻在地。

桑拿房里一阵鬼哭狼嚎,却因为空间密闭,声音没有传出去半分。

三分钟后,房里只剩下两个人,而门却从外面锁上了。两个酒鬼捱了一顿揍,又被困在将近四十度高温的桑拿房里,很快便难受得只有进气没出气了。

洗浴中心门外,乔蓁蓁焦急地等待,终于看到池深出来了,她顿时松一口气:“你怎么才出来啊,我等你很久了。”

“对不起。”池深低着头。

乔蓁蓁看着他额头上的汗,皱着眉头担心地问:“没人欺负你吧?为什么这么晚才出来,是不是又遇到那两个酒鬼了?”

池深沉默不语。

乔蓁蓁气结:“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我现在就报警。”

说着话,她就掏出手机,正要打电话报警,手就被池深抓住了。

她愣了一下,茫然地看向他。

“……我没被欺负,”池深攥着她的手,脖子逐渐染红,“你饿了吗?”

乔蓁蓁顿了顿,肚子立刻传出一声咕噜。

她轻咳一声,把手机装回口袋:“饿了,我们先吃饭。”

“好。”池深点头,接过她手上的袋子。

乔蓁蓁顿时浑身轻松,再看他英俊的眉眼,突然好奇班里那些诋毁他的人,在看到他唯一的缺点都消失时,会是什么反应。

“我们吃完饭就回学校上晚自习吧。”

“好。”

作者有话要说:  我得尽快把学校的部分写完才行,不出高中某些剧情容易有限制啧啧,下本本来也设定在高中,认识到这个缺点之后,决定把年龄提上去,懂都懂,求大家收藏一下!

《穿到25年前被爸妈穷哭了》

娇娇一直觉得自己很命苦

爸妈只顾忙事业,没事就给她打钱;姑姑是建筑商,每十栋楼就分她一栋;舅舅全球开画廊,礼物只会送她价值几千万的画

自己长到十八岁,竟然除了钱一无所有

有一天,她一觉醒来穿到了25年前,爸妈20岁还不认识的时候

彼时妈妈是个大姐大,混迹街头见谁揍谁;爸爸杀马特,摩托车爆炸头公放非主流音乐

姑姑是愤青,整天忙着举报学校周末补课;舅舅是傻子,能同时被八个姑娘骗…

而且——

他们没钱,穷到吃馒头夹豆瓣酱那种

没有受过穷的娇娇看了这一大家子,扭头哭晕在本市最有钱的大少爷霍骁怀里

面对这个阴晴不定、一条腿残疾、还有一年就神秘失踪的有钱人,娇娇只有一个诉求——

“你能收养我吗?这样等你死了,我就可以继承家产了”

霍骁:…你不用等我死,我现在就把家产给你

家产是她的,她得是他的

不着调的一家子,突然发现自家白菜被有钱人拱了,当即发愤图强

晚了,白菜是有钱人的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