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 2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想到班里同学可能会出现的反应, 乔蓁蓁就十分期待,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拉着池深回学校了。

他们到学校的时候,第一节晚自习刚上课, 班里静悄悄的, 学生要么做题要么偷偷玩手机。乔蓁蓁进班的动静虽然不大,可在太过安静的班级里还是显得突兀,班里同学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 看见是她进来又重新低头。

然而低头的下一秒,又错愕地抬了起来——

乔蓁蓁后面那个大帅比是谁?

明明没有商量, 班里人却同时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也不知是谁先反应过来, 突然惊呼一声‘池深’,众人才愣了愣,猛地反应过来。

对啊!苍白的肤色, 高大削瘦的身材, 浑身冷冰冰的气场,这不就是池深吗?!明明只是头发剪的短了点, 怎么会突然帅这么多?

面对众人惊愕的眼神,乔蓁蓁满意地带着池深回座位, 一坐下班里便开始窃窃私语。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池深这么帅, 不会是整容了吧?”赵恋乔同桌八卦。

前桌立刻回头:“神经病啊你,他才几天没来学校,怎么可能整容。”

“我就是开个玩笑嘛, ”同桌啧了一声,“不过他真的挺帅,怪不得乔蓁蓁突然不讨厌他了,这谁能讨厌得起来啊, 长得真是绝了。”

一边的男生立刻不屑:“长得哪好看了,又高又瘦跟个螳螂一样,再说长得帅就不是变态了?你们这些女生能不能别这么肤浅。”

同桌闻言,立刻把胖胖的男生打量一遍:“你是不像螳螂,但像个冬瓜。”

“噗……”

同桌的话引起小范围的嘲笑,男生立刻涨红了脸,前桌笑完突然感慨:“不过乔蓁蓁命也太好了,家里有钱自己长得漂亮,连追求者都这么帅,放小说里,那就是妥妥的女主角啊!”

她这句话瞬间戳中赵恋乔的痛脚,赵恋乔脸色一黑,不耐烦地看了她们一眼:“烦不烦啊,要说话出去说,别打扰我学习。”

众人顿时不敢吱声,只有同桌小声嘀咕一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学习多好呢……”

赵恋乔顿时气绝,正要找同桌对线,同桌已经低下头开始做题了,她只能咬着牙把火气咽回去。

乔蓁蓁虽然没听到他们在议论什么,但也能猜到是关于池深的,虚荣心顿时得到极大满足,正要跟池深分享自己的快乐,池深就拿出了自己做的笔记:“学习。”

乔蓁蓁:“……”

她无言地跟他对视,突然想起来刚才吃饭时,他问自己为什么这么着急,而自己的回答是……急着回来学习。

……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池深无声地看着她,眼底是一如既往的执拗与坚持。许久,乔蓁蓁败下阵来,叹着气拿出纸笔。

班里很静,按理说不适合讲课补习,可巧池深嗓子不好,也不爱说话,仅靠纸笔都能给她讲课,乔蓁蓁避无可避,只好沉下心学习。

然而她距离高中时期已经过去了十年,早已经把课本忘得一干二净,尽管池深讲得尽可能浅显,她也听不太懂。

一道题磨了一节课,当下课铃响起时,乔蓁蓁和脑海中的小八同时松了口气,倒是池深沉默许久,才哑声道:“明天从高一上册开始学。”

“……好。”乔蓁蓁立刻乖巧。

脑海中的小八无奈:“宿主,你真不考虑换脑手术吗?”

乔蓁蓁嘴角抽了抽,无视了它人身攻击的鬼话。

班里已经热闹起来,之前窃窃私语的人反而不再讨论池深相关,而是各自同朋友打闹,偶尔也会忍不住往后看一眼,确定池深变帅不是自己的错觉。

“宿主,他们为什么没有太多反应?”小八好奇。

“别急啊,总有憋不住的。”乔蓁蓁慢悠悠回答。

刚说完,赵恋乔就过来了,很刻意地没有看池深,而是看着乔蓁蓁问:“蓁蓁,你今天怎么一天没来上课,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啊,就是出去一趟。”乔蓁蓁无所谓道。

赵恋乔关心:“跟谁出去了?你爸妈知道吗?”

“你管这个干嘛?”乔蓁蓁一脸莫名其妙,“我们很熟吗?”

“……我也是关心你。”赵恋乔讪讪,余光扫到池深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嫉妒。

乔蓁蓁扯了一下唇角:“用不着。”

“听见没,人家用不着!你能不能别总这么虚伪。”突然有人讽刺赵恋乔。

乔蓁蓁顺着声音看过去,认出是上次赵恋乔诬陷池深偷她姨妈巾时,帮着赵恋乔欺负池深的男生。看来自己那回眼药上的很成功,这俩男生每次看见赵恋乔都会讽刺几句,任由赵恋乔怎么解释都不相信。

男生声音不小,一说话顿时吸引了班里大半注意,赵恋乔难堪地看了眼乔蓁蓁,见她没有帮自己说话的意思,扭头就回座位了。

赵恋乔来过一趟,算是开了路,虽然这路开得不太愉快,但其他人也越来越频繁地往这边看,甚至还会刻意地打闹着经过,就为了多看池深一眼。

终于,有人突然发现了重点:“池深,你身上没有味道了啊!”

他这句话,比刚才男生的话更吸引人,班里其他人彻底按捺不住好奇心了,都伸着头往这边凑。

“真的没有味道了。”

“也不是没有,好像还有点薄荷的味道。”

“笨蛋,那是沐浴乳!”

后排角落七嘴八舌,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乔蓁蓁起初还任由他们自己观察,当听到有人说池深这几天没来是因为去割狐臭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什么狐臭,他没有那东西。”

“那之前怎么会……”同学话说了一半,还算委婉。

乔蓁蓁斜了他一眼:“是因为他家里做卖鱼的生意,他一直住在店里,衣服上才沾染了味道。”

“原来是这样啊。”

众人顿时惊呼,突然有人问:“你怎么知道他家里是做什么的?”

“他跟我说的。”乔蓁蓁随口道。学校不许早恋,她不想留话柄给其他人。

另一个人闻言质疑:“他会说这些?”

“你又没问过他,怎么知道他不会说?”乔蓁蓁反问。

那人顿时哑口无言。是啊,他又没跟池深交流过,池深怎么可能会告诉自己这些。

剪去了遮眼的短发,身上的臭味也有了来源,众人心中的池深形象一瞬间饱满了些,不再像以前一样,只有‘变态’这样的印象。

乔蓁蓁又在座位上坐了会儿,见他们没有攻击池深的意思,便拿着杯子去接水了。她一走,其他人顿时面面相觑,再对上池深冷淡的双眼,也默默离最后一排的位置远了点。

……虽说池深在心里的形象有所扭转,可他本身那种疏离的冷漠感,还是叫人不敢靠近,之前有乔蓁蓁在的时候还好,其他人还能搭几句话,等到她一走,那股冷漠感便愈发明显了。

乔蓁蓁不知道众人的心思,只知道自己端着杯子回来时,座位前又冷冷清清了。她顿了一下,疑惑地坐下:“他们怎么突然走了?”

“该上课了。”池深没有正面回答。

乔蓁蓁看一眼正前方墙上的钟表,发现还有一分钟就要上课了,于是立刻坐下。

她心情愉快,一扭头看到池深正盯着自己,她顿了一下,好奇地问:“开心吗?”

池深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

“他们不误解你了,你不开心吗?”乔蓁蓁将问题细化。

池深静了静:“你开心吗?”

“开心。”乔蓁蓁点头。

池深:“我也开心。”

乔蓁蓁愣了愣:“那如果我不开心呢?”

池深不语,但答案显而易见。

乔蓁蓁沉默半晌,感慨:“……如果你也有好感系统的话,现在肯定已经爆表了。”全是她的好感。

池深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把这句话当成了好话。

“你不能总因为我开心就开学,我不开心你就不开心,你该有自己的情绪,懂吗?”乔蓁蓁认真教导。

然而池深在这方面的领悟能力,就像她在学习上的领悟能力一样,简直差得惨不忍睹。

乔蓁蓁长叹一声暂时放弃,趁其他人不备揉了揉他的头发,池深低下头,唇角浮起一点不明显的弧度。

班主任进来时,乔蓁蓁的手恰好收回,没有被她发现,但她还是第一时间看向了自己的方向。当看到乔蓁蓁旁边没有空着时,她欣慰地笑了笑,再一看清池深的脸,眼底闪过一丝怔愣。

短暂的情绪一闪而过,班主任开始发卷子,叫到名字的上去领,顺便还要被评价几句。

“乔蓁蓁。”

乔蓁蓁认命地上台,班主任将卷子交到她手上:“就算以后准备出国,现在也不能放弃学习知道吗?”

这话虽然委婉,但乔蓁蓁还是听出了她的头疼,不好意思地接过卷子下去了。

班主任继续发,喊到池深时池深上台领。

“分数不错,继续保持,”对于他的分数,班主任一直没什么可点评的,只是这次卷子交到他手里时,突然压低了声音道,“这样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特别好,也要继续保持。”

池深眼眸微动,接过卷子后扭头回到座位,半晌突然开口:“开心。”

“……嗯?”乔蓁蓁疑惑回头。

池深看着她,漆黑的眼眸今晚意外清澈:“我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  下面还有两章,往下翻!翻之前记得留个评嘿嘿,本章抽50红包,十五字以上概率更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