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 2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一阵无语, 空气更加沉默。

许久,乔蓁蓁艰难开口:“没早恋,他……不是我男朋友。”至少现在不是。

池深眼底没有半点波澜, 仿佛这样是理所当然的。

秦升却不信她的话:“他不是你男朋友, 你带他来干嘛?”

“……我就不能有关系好的异性朋友了吗?”乔蓁蓁梗着脖子嘴硬。

秦升白她一眼没有搭理她。

乔蓁蓁抿了抿发干的唇,突然看到桌子上摆着众多零食,于是立刻拿了一块牛角包, 掰成两半分给池深。

池深刚接过,秦升就没好气地问:“是给你的吗你就吃?”

“不是吗?”乔蓁蓁一脸无辜。这东西看生产日期就知道是刚刚买的, 他和舅舅又不吃甜食, 不就是给她买的?

秦升皱了皱眉, 正要骂她两句,一扭头就看到池深拿着牛角包沉默地看自己,他顿时一阵糟心:“吃吧。”

池深安静地开始吃。

他们两个午饭都没有吃就出门了, 从租的房子到赵恋乔家小区, 再从赵恋乔家小区到高档别墅,光路上就用了将近两个小时, 再加上在门口等了那么久,早已经饿坏了。

秦升看着两个小孩沉默地吃东西, 难得没有说什么, 只是等他们快吃完的时候,才不耐烦地叫人送两杯果汁过来:“饿死鬼投胎吗?”

乔蓁蓁喝了几口果汁,这才轻呼一口气:“有点饿了, 外公有饭吗?”

“想吃饭回家吃去。”秦升冷眼看她。

乔蓁蓁想了想:“那还是不吃了,我想陪外公。”

“别说这种恶心人的话,要真是想我,怎么一连几年都没来?你们姓乔的就是一窝白眼狼。”秦升沉着脸, 显然十分生气。

乔蓁蓁闻言顿时愧疚,低着头讪讪放下了果汁。上辈子的她和秦静一样,被乔建平时的样子麻痹个彻底,所以当父亲跟外公闹矛盾时,她毫不犹豫地站在父亲这边,虽然没有跟外公吵,可也不再跟秦家来往。

外公说得对,她就是个白眼狼。

池深察觉到她低落的情绪,沉默一瞬后也跟着放下杯子,蹙着眉头盯着秦升看。

秦升本来还因为自己把外孙女弄伤心了,有了那么一点点愧疚,可看到池深冷淡的表情后,又忍不住板起脸:“干嘛?你看什么看!”

乔蓁蓁回神,赶紧拉了拉池深的胳膊,池深乖顺地低下头。

秦升瞪眼:“这么听你的,还说不是你早恋对象?”

“……真不是,”乔蓁蓁无奈,说完略微正经了一点,“外公,我知道这几年没来看你,你生我的气,我也不辩解什么,因为我之前确实太傻了,只知道听我爸的话,他不喜欢你我就不敢来,现在我知道错了,您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以后好好孝顺您?”

即便以后不用寻求他的帮助,这些话她也是要说的,上辈子一直识人不清,直到快死了才知道谁才是真的对她好,既然重来一次,她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糊涂。

秦升闻言表情逐渐严肃,静了片刻后问:“是不是你妈出什么事了?”

乔蓁蓁心里一惊:“没、没什么事啊。”

“你说实话。”秦升眉头皱得极紧。

“真没事,您别瞎想。”以他的暴脾气,知道乔建出轨的事后肯定会杀过去,到时候老妈受到冲击、有一定概率像上辈子一样抑郁不说,乔建也会生出警惕,只要拖上几个月再离婚,就足以让他有充足的时间转移财产。

家里财政大权一直都是乔建自己在管,她和妈妈都只是领生活费过日子,根本不知道财产具体数额,如果贸然撕破脸皮,很可能会像上辈子一样一分钱都拿不到。

乔蓁蓁自认不爱钱,可不甘心好人一无所有、坏人得偿所愿。更何况她想了很久,妈妈上辈子之所以会崩溃,大概率是因为人财两空。

如果注定得不到爱了,那能拿到钱也好,钱越多越好。

这么想着,乔蓁蓁轻呼一口气,直面秦升质疑的眼神:“外公,你还是叫厨房给我们做点饭吧,我们真的很饿。”

秦升:“……”光想着吃了,看来家里是真没什么事。

他无语片刻,到底还是叫人煮了两碗面。

乔蓁蓁和池深头对着头吃迟来的午饭,秦升则板着脸坐在他们旁边,盯着乔蓁蓁看了许久后,视线忍不住转移到池深脸上。

在他看了很久很久之后,乔蓁蓁终于忍不住问了:“外公,池深脸上长花了吗?”

面对她的调侃,秦升难得没有生气,而明显地愣了愣:“你说他叫什么?”

“池深啊,怎么了?”乔蓁蓁好奇地看向他。

秦升嘴唇动了动,重新看向池深的脸,半晌摇了摇头:“没事……”

“……可你一脸有事的样子。”乔蓁蓁诚恳道。

秦升横她一眼:“我说没事就没事!”

乔蓁蓁撇了撇嘴,把碗里的肉夹到了池深碗里:“你多吃一点。”

池深顿了一下,给她回了一个卤蛋。

秦升心情还在复杂,也没在意他们过于亲密的吃饭方式。

一顿饭解释,舅舅秦照也回来了,看到乔蓁蓁后愣了愣,还没来得及同她说话,就看到了她身后的池深,于是眉头顿时皱紧:“乔蓁蓁你怎么……”

“没早恋,他是我同桌!”乔蓁蓁立刻回答。

秦照瞪眼:“你觉得我会信吗?”

“外公已经信了,你如果不信,就是不听外公的话。”乔蓁蓁立刻反客为主。

大约是脾气差的人生的孩子脾气都很好,老妈性格已经算不错了,她这个秦照舅舅更是没话说的好脾气,当初乔建跟外公吵得最凶时,也没见他跟乔建红脸,就像现在,明知道她已经好几年没来了,本来该生她气的,却还是好声好气地跟她说话。

乔蓁蓁说完外公信了,沙发上还在研究池深的秦升立刻否认:“我没信,你就是对人家有企图,但人家池深老实,肯定不会早恋。”

乔蓁蓁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老实’这个词评价池深,差点没笑出来。

秦升刚才已经把池深的身世打听过一遍了,当听说他出生在a市旁边的乡下时,心里是非常失望的,也庆幸自己没把猜测立刻告诉他远在s市的老伙计,否则以他老伙计的性格,肯定已经坐着私人飞机过来了。

幸好没说,否则他来了之后发现自己认错人了,心里该有多难受。

不过失望归失望,当秦升听说池深在学校常年考第一、还靠着自己的能力拿了很多奖学金时,他对池深的好感顿时高了很多。

以前的秦家也算是书香门第,可从他这一代开始,家里就没有成绩好的人了,虽然生意越做越大,却往下几代都没个正经读书人,秦照更是个不婚主义,秦家彻底没希望出个高材生了,也导致他现在看见成绩好的娃,就忍不住想往家里拐。

尤其是这个成绩好的娃,还被乔建害得差点读不了书,就更加惹人怜爱了。

“乔建不是个东西,你爸也是混蛋,一个个的鼠目寸光,哪来的脸逼你退学。”秦升恨恨道。

乔蓁蓁在旁边配合地附和:“就是就是。”

爷孙俩对视一眼,难得生出一股默契。

乔蓁蓁忍着笑,偷偷对池深比个大拇指,池深低下头,唇角又翘了起来。其实他也是被问一句就答一句,结果说出这件事之后,秦升对他的态度就好了起来,对乔蓁蓁也好了许多,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不知道一下午家里发生什么的秦照,闻言好奇地凑过去:“到底什么事啊?”

乔蓁蓁立刻把池深被逼退学那事又说了一遍,秦照皱起眉头:“姐夫也太不像话了。”

“你叫谁姐夫?你都没有姐哪来的姐夫?”秦升瞪眼。

秦照愣了一下,顿时不敢吱声了。

气氛因为他这句姐夫变得有点低沉,好在乔蓁蓁及时又挽回了,秦升的脸色才逐渐好了些。

她和池深一直待到深夜,秦静发来消息问她什么时候回去时,她偷偷拍了一张秦升的照片。

秦静沉默许久,才回一条短信:怎么跑外公家了?

乔蓁蓁低着头回:想他了,就来看看。

秦静这次沉默更久,才回了五个字:我也想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  妈妈好可怜,别急别急,在揍了,本章五十红包(前面一个没收到的小倒霉吱一声,本章给你们补一补)大家冲鸭!等一下12点还有一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