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 2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顿时心酸。上辈子的她十几岁时, 只忙着躲避池深、忙着跟赵恋乔胡混,从来没有主动关心过妈妈的心情,还以为她自从和秦家闹掰后, 便对外公和舅舅绝口不提, 是因为对他们彻底失望,不想再跟他们有半点瓜葛。

等她真正长大了才知道,哪是不想有半点瓜葛, 分明是风波过后生出愧疚,然后愧疚越滚越大, 才会越来越没有勇气和至亲骨血再相见。

当她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 可以在伤害家人之后撒泼打滚求原谅, 成年人却只能缩起来自封自闭。就像她今天可以毫无顾忌地走进这道家门,而妈妈却只能在手机上发一句‘我也想他了’。

“蓁蓁你怎么不说话,现在走吗?”秦照的声音响起。

乔蓁蓁回神, 迷茫地仰起头:“嗯?”

“已经十点多了, 我问你走不走,要是走的话我现在送你们, 不走就留家里住一晚。”秦照说完,秦升状似不经意地扫她一眼, 难得没有恶语相向。

显然, 他是希望她留下的。

乔蓁蓁吸了一下鼻子,想了想后回答:“我还是回去吧。”

秦升冷哼一声,瞬间不高兴。

乔蓁蓁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但是我要再待一会儿。”

秦升的表情这才好看点。

乔蓁蓁揉了揉眼睛, 低头盯着妈妈的短信许久,最后给她回了一条:妈,等一下你来接我和池深吧,外公不肯送我们, 这里也不好打车。

成年人嘛,做什么都需要一个理由,理由成立,就简单了。

果然,秦静在收到消息后静了几分钟,回复了一个字:好。

乔蓁蓁顿时开心,一抬头就对上池深专注的眼神,她顿了顿瞄一眼四周,才小声提醒他:“你别总盯着我看,被外公跟舅舅看到,他们又要多想,到时候还得跟他们解释,太麻烦了。”

池深抿了抿唇,将视线从她脸上转移到零食上。

乔蓁蓁看着他这样,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清了清嗓子后道:“好吧,你可以看我。”

池深顿了一下,再次看向她。

“……但是别看太久。”乔蓁蓁提醒。

池深显然不太明白这个度在哪,于是看她一会儿,又低头看零食,然后重复。

重复三四次之后,秦升不耐烦地开口:“你想吃直接拿,不用问她!”

乔蓁蓁:“……”

她无言片刻,去洗手间时突然想到什么,于是将手机调成永久亮屏,然后点开自己和妈妈的聊天界面,直接摆在了桌子上,这才转身离开。

池深看到她的举动眼眸微动,低着头继续吃饼干。

秦照很快走了过来,拿起桌上的杯子就要走,池深无意间碰到手机,发出一点轻微的响动,他便顿了一下,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当看到乔蓁蓁的手机屏幕还亮着,秦照本来要礼貌性地转开视线,却在看到聊天内容后愣了一下。

“叫你拿个杯子怎么这么慢?”秦升皱眉。

秦照回神,拿着杯子给他送了过去,只是表情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秦升皱了皱眉:“你怎么了?”

秦照欲言又止。

“到底怎么了?”秦升又开始不耐烦了。

秦照犹豫许久,到底把她的手机拿到了他面前。

秦升先是随意地看了眼,看清内容后微微一顿,一向严厉的他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爸……”

“别叫我。”秦升冷下脸,扭头往屋里去了。

房门砰地一声想起,秦照无奈地叹了声气,扭头把手机放到了桌子上。

乔蓁蓁一回来,就期待地看向池深。

“看了。”池深回答。

乔蓁蓁更加期待:“反应怎么样?”

池深不语,沉默地看向紧闭的房门。

乔蓁蓁顿时失望,叹了声气坐下了。池深看着明显郁闷的她,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她。

经过今天一天,他已经知道她的大部分苦恼,也隐约明白了为什么她会突然变了很多,他很想帮她,但自己浅薄的人生已经一团糟,实在找不出可以帮助她的办法。

静了许久,他谨慎地伸出食指,轻轻点在她的手背上,眼神十分严肃,仿佛多碰触她一点,都是对她的不敬。

乔蓁蓁愣了愣,失笑:“你当自己是外星人吗?”

池深看向她,眸子是很干净的黑。

乔蓁蓁揉揉眼睛:“我没事,慢慢来嘛。”

看着她情绪又好了起来,池深才慢慢收回手。

半个小时后,秦静的短信发了过来,乔蓁蓁重打精神看向一旁玩手机的秦照:“舅舅,我妈来接我们了。”

秦照回神:“啊……那回去吧。”

乔蓁蓁点了点头,跑到秦升门口敲了敲门:“外公,我要回家了,你不送送我吗?!”

“滚!”秦升只给了一个字。

乔蓁蓁撇了撇嘴:“你把我送到小区门口嘛,外面有点黑,我害怕。”

“少来这套,我不送!”秦升还是拒绝,只是说完后静了静,又补充了一句,“让你舅送。”

“那好吧。”乔蓁蓁想到他会拒绝,也没有再纠缠,叫上秦照和池深一起往外走。

夜已经深了,小区里静悄悄的,三个人沉默地走了一路,秦照突然开口:“蓁蓁,你妈这几年还好吗?你爸对她怎么样?”

“她还好吧,就是经常想你们,”乔蓁蓁知道他会把话过给秦升,于是故意说得严重了点,“偶尔我还看到她躲在被窝里哭,就是想你们想的了。”

秦照一听顿时难受:“唉,早知道现在会这样,当初何必……”

何必怎么样,他说不下去了。

乔蓁蓁抿了抿唇,乖巧地跟他旁边:“舅舅,你帮我劝劝外公好不好,我妈真的很想他。”

“……嗯,我尽量,但你外公那个脾气你也知道,就别报太大希望了。”秦照无奈。

乔蓁蓁乖乖地点了点头。

三个人很快到了小区门口,秦静已经等在外面了,看到秦照先是眼睛一亮,接着往他身后看去,没有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后,她眼底又闪过一丝失望。

“姐。”秦照打招呼。

秦静眼睛热热的:“哎,蓁蓁给你添麻烦了吧。”

“没有,她很乖,”秦照说完,看了眼旁边的池深,“两个都很乖。”

秦静笑笑,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秦照也是欲言又止,气氛突然沉默。

“妈,你不是想外公了吗?可以问问舅舅外公这几年怎么样啊。”乔蓁蓁光明正大地提醒。

秦照没忍住笑了。

秦静嗔怪地看她一眼:“妈妈自己有嘴,用你问啊。”

“爸他身体很好,你放心吧。”秦照主动回答。

秦静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别的也不敢多问,寒暄几句就带着俩孩子匆匆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她沉默地开着车,也不知在想什么。

“妈,你现在可是司机,不能走神啊。”乔蓁蓁在后座担心地提醒。

秦静回神,顿时专注起来:“放心,不走神。”

乔蓁蓁点了点头,看向旁边的安静的池深,想了想后突然道:“我们明天不如去外公家补习吧,他家零食还没吃完,我们不吃就没人吃了。”

池深顿了顿:“好。”

“哪能这么麻烦外公,”秦静从后视镜横她一眼,“想吃零食我给你们买,不准再去了。”

池深安静地垂下眼眸。今天一整天,他都被长辈们概括在‘你们’之中,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让他有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变成了一个正常人。

“没事,外公不怕麻烦。”乔蓁蓁说完看向池深,“对吗?”

池深沉默一瞬,想起他们说不留宿时失望的老人,默默点了点头。

秦静看他都这么觉得了,于是便答应下来,乔蓁蓁在池深耳边小声嘀咕一句:“我怎么觉得他们好像认为你更值得信任?”

池深不安地看向她。

“夸你呢,我也觉得你更值得信任。”乔蓁蓁笑眼弯弯,完全没有被抢走宠爱的不悦。

池深静静看着她,也跟着翘起唇角,只是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明显。

【好感+20,现存210】

乔蓁蓁眨了眨眼,心情更加愉快。

第二天早上八点,她准时起床,一下楼就看到屋里摆了一堆保健品,不用秦静说什么,她就主动把池深叫了过来,两个人一起搬着离开了。

秦升六点就出门晨练了,晨练完跟几个好友坐在院中下棋,正认真琢磨时,一个老先生乐了:“嘿,真是什么事都有,现在塑料盒都能长脚走路了。”

其他人闻言顿时顺着看过去,就看到两小堆山一样的保健品盒子下,各生了一双腿正在努力走路。

一个老太太无言:“……什么叫保健品盒子会走路了,这不是俩人搬着东西吗?”

“我看看……谁家这么阔气啊,燕窝鲍鱼保暖衣腰枕……怎么什么都有,没见过这么孝顺的。”刚才的老先生顿时失笑。

这里的别墅区住着整个a市最精英的家庭,在场的所有人都非富即贵,饶是如此,也没见过这样买保健品的,一时间个个都在夸。

秦升越听心气越不顺,扫了一眼还在龟速前行的两座小山,没好气地讽刺一句:“傻子才这么买东西!”

“外公!快救我!”乔蓁蓁求救。

秦升:“……”

作者有话要说:  蓁蓁:你怎么不喊救命

池深:我嗓子不行

本章依然50红包,小朋友们两章都帮我留个言呀,明天上午尽可能给大家多更一章,呜呜求求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