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 2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在秦家待了一整天, 彻底把秦升这个□□安抚好后才回家,结果一进家门,就感受到了家里低沉的气压, 再看客厅里一片狼藉, 显然发生过剧烈的争吵。

“你还知道回来?”乔建坐在沙发上,黑着脸看她。

乔蓁蓁顿时紧张:“我妈呢?”乔建个人渣不会家暴吧?

“你妈你妈你妈,成天就知道找你妈, 你什么时候把我这个爸放眼里过?”乔建又开始发邪火。

乔蓁蓁心里挂念秦静,只想翻个白眼就走, 然而一对上他的视线突然放弃了, 而是嘴角一撇眼圈一红, 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乔建凶她时已经做好了她会犟嘴的准备,结果等了半天没等到一句反驳的话,反而等到她委屈巴巴的模样。

他的人生在十天前, 还只有乔蓁蓁一个女儿, 虽然平时工作很忙,未必会怎么陪她, 可心里还是看重她的,但自从知道自己即将有一个儿子后, 昔日宠爱过的闺女便不够瞧了, 甚至在看到她眼圈红了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养女儿真麻烦,如果是个儿子, 绝对不会这么没出息地看着自己。

一旦生出这种想法,他的耐心便越来越小,最后终于忍不住质问:“你有什么可哭的?我说得不对吗?秦家当初是怎么看不起你爸的,你心里不清楚吗, 现在还腆着脸去找他们,真是没出息!”

乔蓁蓁咬着唇不说话。

乔建还要再骂,秦静突然从楼上冲了下来,乔蓁蓁赶紧把她打量一遍,确定没遭受家暴后松一口气。

“乔建你别太过分了!有什么气就朝我撒,对着蓁蓁算什么本事?!”秦静跑到楼梯口就忍不住嚷嚷,发起火来像一头护崽的母狮,哪里还有半点名媛贵妇的模样。

乔建脸一黑正要怼回去,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乔蓁蓁低头去看,还没等看清乔建便一把拿走了手机,板着脸往外走:“我懒得跟你吵!”

话音未落,房门便在他们之间猛地关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巨响之后,是死一样的寂静。

秦静有气无力地下楼,看到乔蓁蓁泛红的眼圈后顿时心疼:“别理你爸,他就是个疯子。”

这还是她第一次不在自己面前护着乔建,对乔蓁蓁来说是件好事。

乔蓁蓁清了清嗓子,扶着她到沙发上坐下:“妈,你别生气了,为这种人不值得。”

秦静抿着唇,脸色有些苍白。

乔蓁蓁翻了翻自己的帆布包,从里面掏出一个饭盒:“外公叫我给你带的。”

秦静愣了一下,拧开饭盒后看到满满的一盒粥,眼圈顿时泛红:“你就别哄我开心了,我今天又不听他的话了,他怎么可能还会让你给我带吃的,这是他给你带的夜宵吧?”

“真的是外公叫我给你带的,你不信可以问外公。”乔蓁蓁说着掏出手机,直接发了个视频通话过去。

手机响了几声就接通了,里面出现秦升别扭的脸,秦静一看到他,眼泪就控制不住了:“爸……”

“哭什么哭,”秦升还想训斥,可面对大女儿委屈的样子实在强势不起来,只能板着脸道,“我叫蓁蓁给你带了粥,你记得喝知道吗?”

“嗯。”秦静点头,飞快地擦掉眼泪对他笑了笑。

秦升横她一眼,想问什么又生生忍住了,最后只说了一句:“明天记得跟蓁蓁一起回来吃夜宵……乔建如果不愿意你来,你就跟他撒个谎,别说在我这儿不就行了。”

“外公真好。”乔蓁蓁突然夸了一句,然后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的眼神鼓励他继续往下说。

秦升顿时精神大振:“我想了想,当初跟乔建吵架,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不过我这年纪大了,跟他道歉也不太可能……”

“不用道歉,都是一家人道什么歉。”秦静赶紧说。

秦升听到一家人这个说法顿时冷笑一声,乔蓁蓁急忙打断:“外公,我明晚想吃白灼虾。”

“……嗯,”秦升反应过来,“对,都是一家人,他愿意恨我就接着恨吧,反正我是懒得恨他了,我现在这么大岁数了,就想你能经常回来。”

“我会经常回去的。”秦静保证。

秦升忍不住翘起唇角,忍着得意又聊了几句,这才结束通话。

秦静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心里一阵酸涩,乔蓁蓁见她又要哭,赶紧把粥递到她面前:“妈,吃饭。”

“好……”

秦静点头答应,拿起勺子开始吃,直接把一满盒都给吃完了。暖暖的粥下肚,从中午就没吃东西的身体总算暖和起来,跟乔建吵架的难过也驱逐许多,秦静脸上总算有了点笑模样。

乔蓁蓁松了口气,晚上的时候撒着娇挤进她的被窝。在外公家玩了一整天的她早已经疲惫,枕着妈妈的胳膊很快就睡着了。

秦静静静地看着天花板,许久低头看向怀里的女儿,当看到她睡梦中还在不安皱眉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接下来几天,乔蓁蓁每天晚上都陪着秦静去秦家吃饭,偶尔也会直接在秦家住下。乔建自从那天吵完架,就没有再回来,自然也不知道她们平时都去了哪,秦静本以为自己会伤心,没想到竟然久违地感觉到了平静。

就这么无风无波地过了一周,在秦静又一次发短信要接她放学时,乔蓁蓁终于狠心拒绝了:我今天不去了。

秦静有点惊讶:为什么?

乔蓁蓁撇了撇嘴:……还有一周就期末考试了,我得让池深帮我考前突击。

虽然最近白天一直很努力,可她心里还是没底,总觉得池深教她的那些题太基础了。为了避免到考试时抓瞎,她决定恢复每天晚上的补课,在考前冲刺一波。

宝贝女儿第一次这么努力学习,秦静当然支持:那我自己去吧,外公家今天做糯米饭。

很喜欢糯米饭的乔蓁蓁:“……”

池深一回头,就看到她的愁眉苦脸,顿了顿后戳了一下她的胳膊。

乔蓁蓁扭头:“干嘛?”

“不高兴。”池深看着她。

乔蓁蓁早就适应了他说话掐头去尾的习惯,闻言叹了声气:“外公家今天蒸糯米饭,而我要补课。”

池深懂了,从兜里掏出一块糖给她。

这是他最近新学的哄人方法,每次都很有效果,所以现在已经习惯性地在兜里放几块糖。

果然,乔蓁蓁一看到就忍不住乐了,接过来塞到嘴里:“你可真是越来越会了。”

池深听不懂,但当成她在夸最近。

乔蓁蓁眼底的笑意顿时更浓。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好感已经积累到了500点,其中120点给他换了一年寿命,另外380点则留着备用。

随着寿命的延长,池深本人好像也越来越有人味,偶尔有同学过来问题,他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直接无视,乔蓁蓁仿佛已经能看到不远的将来,他像每个十几二十岁的男生一样,拥有无比正常的人生和社交。

晚自习放学铃响起,乔蓁蓁和池深便开始往外走,提前跟妈妈打过招呼后,果然没在校门口看到自家的车。

她果断跟着池深往旁边小区走,赵恋乔从学校出来时,正好看到他们往另一条路走,眼底顿时闪过一丝好奇。

“他们怎么一起走了,乔蓁蓁不回家吗?”刚跟赵恋乔和好的同桌好奇地问。

另一个女生想了想:“可能是去吃宵夜了吧。”那个方向有一道小吃街。

“不愧是校董的女儿,能这么光明正大的谈恋爱,羡慕哦,”同桌啧啧一声,“也是乔蓁蓁运气好,连追着她跑的变态都是个大帅比,哪儿说理去。”

“人家不是变态,就是性格孤僻点。”女生之前向池深问过题,闻言忍不住为他说话。

同桌撇了撇嘴,正要离开,就看到赵恋乔要追过去,赶紧把人拉住:“干嘛去啊?”

“我去看看。”赵恋乔皱眉。

“有什么可看的,早就走远了,咱们还是去吃串串吧。”同桌说着,就把人往另一个方向拉,旁边的女生也赶紧一起。

赵恋乔有点心烦,可乔蓁蓁两人的身影确实已经消失,她只能不甘心地离开了。

另一边,还不知自己被看到的乔蓁蓁,和池深一起回了家里。

这段时间一直在陪妈妈,已经很久没来这里补课了,乔蓁蓁一进门,就看到桌子上摆了很多种零食,全是她喜欢吃的。

乔蓁蓁换完拖鞋跑到桌子旁,一样一样的拿起来研究,最后扭头看向池深:“这些都是给我买的吗?”

“嗯。”

“什么时候买的?”她更加好奇。

池深把两个人的书包拿到桌旁,自己也在她旁边坐下,视线在桌子上巡视一圈后,拿起一包薯片:“这个是七天前买的。”

说完放下,又拿了一盒苏打饼干,“这个是六天前的。”

“这是五天前的……”

“这是四天前……”

乔蓁蓁起初还在笑,渐渐就有些笑不出来了:“……你每天去给我买一样零食?”

池深抿了抿唇,认真地看向她。

乔蓁蓁有点心酸:“笨不笨啊,就算想给我买吃的,这些东西保质期很久,你就不能一次性买齐吗?每天去买一样,你也不嫌麻烦。”

“你不来,我打发时间。”池深回答。

乔蓁蓁愣了一下,听出了他潜在的意思——

你不在,我用这种方法想你。

作者有话要说:  池情话高手深

继续抽红包,大家冲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