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 3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脑力劳动两个小时, 回家的路上就累睡着了,秦静只觉后面过于安静,也没有回头去看, 只是到家停稳车还没听到动静, 只好回头去看。

结果就看到她的宝贝女儿,叼着半块面包睡得香甜。秦静哭笑不得,只好把人叫醒:“回屋再睡。”

“唔……好。”乔蓁蓁迷迷糊糊地起来, 下车时还不忘拿着书包。

秦静看着她这个样子就心疼:“其实没必要这么辛苦的,要是考不了国内的大学, 妈妈就想想办法, 把你送去国外读书。”

“……别人家长都巴不得自家孩子努力一点, 你怎么还反其道而行之了,”乔蓁蓁失笑,“要是被外公听到, 他肯定要骂你的。”

“我不是心疼你嘛, 再说有爸爸在,你只要不胡混, 以后还是会很轻松的。”秦静皱眉。

乔蓁蓁还在犯困,闻言轻嗤一声:“你现在就在靠他, 轻松吗?”

话音未落, 她瞬间清醒,一抬头就对上秦静怔愣的表情。

“……妈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她有点慌。

秦静的怔愣只是一瞬间, 回过神后斜了她一眼:“你妈我现在要吃有吃要喝有喝,出去人人都尊敬我,我难道不轻松?”

“妈妈,我就是随口一说, 绝对没有质疑你的意思,”乔蓁蓁不管她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依然真诚道歉,“对不起妈妈,你不要难过。”

“难过个屁,赶紧回屋睡觉!”秦静没好气地催她。

乔蓁蓁犹豫地看她一眼,确定她没有放在心上后才回屋。

她走之后,秦静叹了声气,将家里东西都归置一番后才去睡。

乔蓁蓁第二天要继续补课,不能跟秦静一起去外公家,秦静索性晌午就自己出发了。然而刚一进门坐下,乔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皱了皱眉,第一次不想跟他联系。

“姐,你手机响了。”秦照提醒。

秦静回神,应了一声赶紧往外走,快到门口时才接通:“喂?”

“你是不是又去秦家了?”乔建语气恶劣。

秦静深吸一口气:“我回自己家,不行吗?”

“秦静你搞清楚,我跟乔蓁蓁这里才是你家!”乔建顿时爆发。

秦静蹙眉:“你能不能冷静一点,蓁蓁每天要上学,你又天天不着家,我还不能回娘家待会儿?”

“不能!别忘了你是我老婆!”乔建想也不想地否决。

秦静闻言冷笑一声:“我是你老婆,就得跟亲爹断绝关系吗?乔建你什么时候这么不讲道理了?”

“我懒得跟你废话,你现在就给我回来,不然就离婚!”说完,乔建就直接挂了电话。

秦静第二次被他用离婚威胁,顿时气得浑身发抖,秦升出来找她时,一眼就看出了不对:“乔建又给你打电话了?”

秦静抿了抿唇:“他让我回家。”

秦升骂人的话瞬间涌到了喉咙,然而关键时候想起宝贝外孙女的嘱咐,又强行咽了下去:“……没事,那你就回去吧。”

本以为会挨骂的秦静顿时愣住:“爸……”

“看什么看,他不心疼你,我心疼我闺女!”一想到她的抑郁症,秦升的眼睛又带了点浑浊的泪意,“你回去吧,我不会生气的,我只想你开心。”

多少年没有听过父亲说软话的秦静,怔怔地盯着秦升看了许久,最后眼底闪过一点坚定:“我不回去,爸,我们吃饭吧。”

秦升愣了愣,顿时惊喜:“真的不走?”

看着他脸上的笑,秦静有点心酸,又一次认识到自己做子女有多失败,竟然这么多年以来从未坚定选择过自己的家人。

“嗯,不走。”她又重复一遍。

秦升顿时欢天喜地地把她领回屋,招呼秦照和保姆给她端吃的。秦静忍不住笑笑,也跟着去厨房忙活,一家人气氛和谐地吃饭。

饭到尾声的时候,秦照突然说:“姐,你现在每天在家也挺无聊的吧。”

“嗯,没什么事做。”秦静回答。

“那你要不要来公司帮我啊,现在公司财务部门缺个经理,找谁我都不放心,你能来吗?”秦照说完,看到秦静怔愣的表情赶紧补充,“你是名校毕业,结婚之前也在公司做过几年,我相信你的工作能力。”

“……我都已经很多年没工作了。”秦静迟疑。

秦照一脸认真:“财务政策没什么变动,你不需要接收太多新知识,很快就能上手的。”

“再说吧,现在我的重心还是蓁蓁,”秦静依然犹豫,多年的主妇生活看似光鲜,但也在无形之中磨灭了她所有意气,“家里没个女主人也不行,我就暂时不考虑工作了。”

秦照和秦升对视一眼,也没有勉强,不动声色地将话题错了过去。

秦静一直在秦家待到晚上十点多,给乔蓁蓁发过消息后就去池深小区接人了,刚把车停稳,就看到乔蓁蓁飞快地跑过来。

秦静忍不住笑:“池深呢,今天怎么没送你下来?”

“他有点累了。”乔蓁蓁一本正经地回答,脑海里浮现他僵硬又脸红的模样——

【好感现存770】

秦静没有多想,直接带她回家了。

乔蓁蓁坐上车,默默跟小八吐槽:“池深适应的也太快了,第一次亲他增加五百好感,第二次就只有两百,是不是下次就没了?”

“……你想想001的时候。”小八看着一大堆好感,还有些晕乎乎的。

乔蓁蓁一想也是,瞬间就自我满足了,接着发现她们走的不是回家的路。

“妈,我们去哪啊?”乔蓁蓁不解。

“外公家,”秦静回答,“今晚你在外公家睡。”

乔蓁蓁愣了一下:“那你呢?”

“我回家呀。”秦静回答。

乔蓁蓁心下一沉:“妈,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事,你外公想你了。”秦静笑笑。

乔蓁蓁抿了抿唇,确定她不会说实话后,干脆也不再问了。

秦静很快把她送到了外公家,接着没有下车便离开了,乔蓁蓁担心地跑进客厅,问秦升发生了什么事。

“你妈估计是要回去跟你爸吵架,怕耽误你休息才把你送过来。”秦升回答。

乔蓁蓁顿时皱眉:“那怎么行,万一打起来,我妈可不占便宜,外公你赶紧送我回去。”

“放心吧,我已经叫你舅舅去盯着了,要是他敢动手,就揍他个半死。”秦升耸了耸肩。

乔蓁蓁听完这才放心,只是心情依然不怎么好。

秦升看着她皱起的眉头叹了声气,又耐心地安抚了她几句,才把人撵回房间睡觉。乔蓁蓁心里不安,可身体已经累了一整天,最后还是不甘心地睡着了。

因为心里藏着事,第二天五点就醒了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妈妈打个视频。

秦静被她吵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接通,看清她的脸后不高兴:“这么早打电话干嘛?”

“妈,你没吃亏吧?”乔蓁蓁一脸担心。

秦静闭着眼睛:“怎么可能吃亏。”

“乔……我爸呢?”乔蓁蓁问。

“客厅睡了。”秦静回答。

乔蓁蓁扬眉:“他竟然没摔门走。”

“他倒是想走,但我在他之前就要走,他怕我再回秦家,就留下盯着我了。”秦静轻哼一声。

乔蓁蓁顿时无语。

乔建这人可真是……损人不利己的一把好手。明明现在已经不爱秦静了,却还因为控制欲作祟,无法忍受秦静对自己的无视,宁愿睡沙发也要盯着她。

如果她没猜错,赵英的胎儿性别鉴定应该也有结果了吧,难为他这种时候还能有心情留在家里吵架。

乔蓁蓁都懒得吐槽他,确定秦静状态还好后就起床上学去了,当天晚上一回家,就看到乔建沉着脸坐在沙发上。

他竟然还没走。

乔蓁蓁对秦静无声地扬了扬眉,秦静撇了撇嘴,跟着她上楼后才开口:“他今天没去上班。”

“……这是跟你耗上了吗?”乔蓁蓁哭笑不得。

“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也影响不了我什么,”人的适应能力总是很强,秦静在跟他吵了几次后,已经没有了第一次那种天塌下来的感觉,顶多偶尔会气个半死,“我只是不去秦家了,但是每天给你外公打三个视频电话,他也管不着。”

说罢,眼底流露出一点小得意。

乔蓁蓁见她心情没受太大影响,索性也不干涉了,反正对她而言,她真是巴不得这俩人越吵感情越淡。

这么想着,乔蓁蓁便淡定了,然而有些人却不淡定了。

赵恋乔这几天很心烦,明明赵英寄去国外的血样已经有结果了,证明她怀的就是个儿子,可乔建却没有特别欣喜的感觉,反而最近一直窝在家里,对她们的说辞是在跟秦静吵架。

赵恋乔不相信吵架比赵英的肚子还重要,所以越来越不安,总觉得乔建要后悔了,尤其是乔蓁蓁最近每天都很开心,如果真像乔建说的那样夫妻吵架,她怎么可能会是这种状态?

赵恋乔越想越不安,在又一个晚上看到乔蓁蓁和池深一起离开时,终于忍不住跟了上去。

“明天就要期中考了,我好紧张。”乔蓁蓁深呼吸。

池深把两个人的书包都挎在身上:“不紧张,没问题。”

“……你怎么确定没问题?”乔蓁蓁眉头紧皱,“万一考不好,我妈该不准我跟着你补习了。”

池深安抚地摸摸头:“不怕,给你押题。”

乔蓁蓁眼睛一亮:“可以押重吗?”

“嗯。”这次考试只考高一上册,重点总共就那么多,系统地过一遍是没有问题的。

乔蓁蓁顿时开心了,推着他往楼上走。池深唇角浮起一点弧度,正要说什么时,突然若有所感地回头,然而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看什么呢?”乔蓁蓁好奇。

“……没事。”池深垂下眼眸,跟她一起往楼上走。

楼下角落里,赵恋乔震惊地捂住了嘴——

乔蓁蓁和池深竟然同居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五十红包,今天太累了,昨天的跟今天的都明天一起发吧(突然绕口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