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 3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眼前的一幕太让人震惊, 赵恋乔震惊之后,突然意识到这或许是一次彻底分化乔蓁蓁家庭的机会。

她的心跳立刻快了起来,抓着书包带的手也微微颤抖, 正当她准备跟上楼时,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赵恋乔?”

赵恋乔愣了一下,一回头看到是班主任,下意识地站直了:“老、老师。”

“你大晚上的不回家, 跑这里干嘛来了?”班主任皱眉。

赵恋乔干笑一声:“没事,我这就走。”说完立刻就跑了。

班主任疑惑地看了眼她匆忙的背影, 便拎着手里的菜上楼了。

不知道自己被跟踪的乔蓁蓁, 在池深家一直待到晚上十一点多, 总算是把几个重点题型都复习了一遍,下楼的时候走路都轻飘飘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池深一直把人送到秦静手里, 才转身回家休息。

秦静接过人,哭笑不得地开车回家:“不就是补两个小时的课吗?怎么这么困?”

“你不懂, 我现在脑子里塞满了知识点,整个人都头重脚轻。”乔蓁蓁长叹一声。

秦静好笑:“这么努力, 如果明天考不好的话, 岂不是会很失望?”

“呸呸呸,不要乌鸦嘴。”乔蓁蓁赶紧阻止。

秦静白了她一眼,一脚油门把迷信的闺女带回家了。

两个人回到家后, 客厅里一片漆黑,秦静还没来得及开灯,就听见黑暗中传来乔建阴森森的声音:“不是两个小时前就放学了吗,怎么现在才回来?”

秦静愣了一下, 打开灯看到他坐在沙发上:“你不是出去了吗?”

“这是我家,我想回来就回来。”乔建一开口就是发火。

秦静和乔蓁蓁对视一眼,乔蓁蓁识趣地往屋里走,乔建顿时冷脸:“没看到你爸?怎么连个招呼都不会打了,不会是去秦家几天,就把教养都忘光了吧?”

“我不跟你打招呼,关秦家什么事?”乔蓁蓁忍不住回怼。

乔建冷笑一声:“怎么,吃人家几口饭,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你别借题发挥了,我都说了蓁蓁是去补课,所以才会晚回来,你干嘛啊这是?”秦静皱眉。

乔建继续阴阳怪气:“谁知道是去补课,还是跑秦家要饭去了,明明是我生的,怎么一点出息都没有?”

秦静顿时要发火,乔蓁蓁直接拉着她往屋里走:“别跟他吵,不值得,我们回去睡觉。”

“是是是,秦静是你亲妈,我就不是你亲爹,跟我吵当然不值得,想吵就找你亲爹……”

乔建一句话没说完,乔蓁蓁就干脆利落地上楼关门了,他一口气憋在心口更加郁闷,低头就看到赵英发来的消息:我这几天吐的厉害,你怎么还不回来啊?

乔建心里正烦着,一看到她消息当即没好气地回复:再吐就去找医生,找我有什么用?

赵英收到短信后,气得跟赵恋乔抱怨:“你看看你看看,男人果然都是一个德行,没孩子时怕你跑了,哪哪都哄着你,一有了孩子就觉得吃定你了,竟然这么跟我说话。”

赵恋乔瞥了一眼短信内容,没有回应她的话。

赵英抱怨完,心里又开始不安:“你说,他不会是想不认账吧?”

“他这么多年就盼着有个儿子,现在儿子有了,怎么可能不认账。”赵恋乔随口安慰。

赵英却还是不放心:“儿子他肯定是认的,我就怕他不认我……他家里那个可不是省油的灯,万一他们合起伙来把孩子要走,什么都不给我怎么办?”

赵恋乔嗤笑一声:“放心吧,不会有这种情况的。”

“你这么确定?”赵英还在忐忑,一股小家子气的感觉。

赵恋乔看她一眼,突然有点不耐烦。她运气真不好,穿书就穿书吧,还穿到一个女配身上,有这么个窝囊的妈,要不是她当初鼓励这女人借着高中初恋的身份接近乔建,她们俩这会儿估计还在睡天桥。

“你就养好身体就行,别的事不用你管。”赵恋乔说完,便皱着眉头走了。

赵英没错过她眼底的嫌弃,冷哼一声后嘟囔:“死丫头,越来越叛逆了……”

第二天是期中考,高中一到三年级都不上课,只需要到时间进考场就行。

乔蓁蓁一直睡到早上八点,才洗把脸出发,一到校门口,果然看到池深在原地等着。

“上午考两门,十二点就结束了,一直到下午三点才考第三门,等放学我们出来吃吧,吃完还能去你那儿睡一下。”乔蓁蓁一边往学校里走,一边提议。

池深自然没有意见,只是要她检查一下文具都带了没有。

乔蓁蓁不太想检查,但见他坚持,也只好将东西掏出来。池深接过来,连笔的出墨情况都检查了,确保没问题后才还给她。

“……不愧是年级第一,考前准备果然不同凡响。”乔蓁蓁感慨。

池深欲言又止地看她一眼。

乔蓁蓁耐心十足:“你想说什么?”

“我考试不检查。”池深回答。

乔蓁蓁:“……哦。”合着这些检查是针对她一个人的。

不过能被他这么认真对待的,好像也就她一个人了。这么想着,乔蓁蓁又高兴了。

两个人一起走到教学楼,池深要继续跟着乔蓁蓁,却被她拦住了:“你进考场吧,我自己上去就行。”

承德的重要考试都是正式划分考场进行的,而划分方式就是年级排名依次往下,成绩越好的考场就越靠前,像是池深,就在第一个考场的第一个位置,而她,很不幸地在二十个考场里的第十八个。

池深最近已经学会了适当放弃执着,比如现在,被她说了之后就听话地进考场了。乔蓁蓁目送他进去,这才独自往楼上走。

高三的考场分布是一至四楼,每一层都有学生,她走到三楼的时候,不经意间和赵恋乔对视了。赵恋乔看着她继续往上走,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倨傲。

没有了虚假友谊做遮羞布,她现在已经彻底懒得掩饰自己的优越感,比如现在,她在看要在四楼考试的乔蓁蓁时,眼神便宛若在看智障。

“……这个穿书女配太讨厌了。”小八嚯嚯。

乔蓁蓁深吸一口气:“没事,冷静,三楼跟四楼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宿主加油!争取这次超过她!”小八在脑海打气。

乔蓁蓁扯了一下唇角,表示不抱期望。她才认真学习一个多月,赵恋乔却偷偷补课一两年了,她可没那么自信能超过。

乔蓁蓁叹了声气,找到座位后坐下,等发试卷的时间越来越紧张,便忍不住问小八:“你知识储备怎么样,能打辅助吗?”

“……我不是学习型系统。”小八委婉道。

乔蓁蓁点了点头:“懂了,就是什么都不会的意思。”

“小八是高级智能,有自己的思想,可以跟宿主对话!”小八抗议。

乔蓁蓁:“就是个话唠文盲。”

小八:“……”

打趣了它几句后,乔蓁蓁就没那么紧张了,只是当试卷发下来,手心还是有点出汗,好在名字考号都填好之后,心境便逐渐稳了下来。

第一节考语文,算是她比较擅长的科目。

她轻呼一口气,低着头把试卷简单地翻了一遍,先找到古诗词填空的位置开始写。她最近每天早上着重背语文和英语,上册的那几个重点文章已经背得很牢了,八个填空有六个都能写上。

写完之后,她总算踏实了,低着头开始认真做其他题。监考的老师是她高一时的任课老师,教的刚好还是语文,第一次看到她这么认真,便忍不住多注意了她几眼。

承德高中的期中考是三个年级一起,此刻校园里静悄悄的,连空气都透着严肃。

池深难得心绪不宁,盯着试卷每看一道题,就会思考乔蓁蓁能不能做出来。这段时间一直是他帮她补课,她哪里有薄弱点他比她还清楚,每当看到有点难度的题,他心里就会一沉。

教室里监考的男老师看到他犹豫的样子,忍不住问旁边的女老师:“这次的语文卷子很难吗?”

“不难啊,第一次大考,哪敢出太难,万一打击到学生怎么办。”女老师低声回答。

男老师皱了皱眉:“那咱的第一怎么会这么紧张?”

女老师顿了一下,走过去看了看池深的试卷,很快又折了回来:“放心吧,他一点问题都没有。”

做出来的都对了,哪紧张了?

男老师这才放心,拧开保温杯喝了口热茶。

上午的两场考试很快结束,乔蓁蓁下来找池深时,一脸的生无可恋:“数学好多题我都不会。”

说是只考第一册,但还是有其他几册的题。

“没事,其他人也不会。”池深安慰。

乔蓁蓁一向对他深信不疑,闻言顿时眼睛一亮:“真的吗?”

“知识记忆有周期,没复习过,大多数人就不会。”池深点头。

乔蓁蓁:“那你呢?”

池深顿了一下:“我会。”

乔蓁蓁:“……”懂了,知识记忆有周期,但学霸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池深:别人考149,是只能考149,我考150,是卷子只有150

可恶,又给他装到了!本章50红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