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 3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从跟池深分开, 就一直心神不宁,在沙发上坐了半天后,突然想到她跟池深从学校出来时, 都只背了书包, 而且吃饭时全程没有从书包里掏东西。

现在书包就在沙发上,他能有什么东西会落在餐厅呢?乔蓁蓁越想越忐忑,再想到刚才自己隐约看到的赵恋乔, 终于不淡定了,于是想也不想地下楼去找。

她纠结犹豫的功夫, 池深已经消失不见, 她在小区里找了一圈, 没找到人后干脆给餐厅打了电话,结果得到的回复是没有见到有高中生回来找东西。

那一刻,她瞬间确定自己刚才看到的就是赵恋乔, 而池深所谓的回餐厅, 无非就是个借口,目的就是要独自一人去找赵恋乔。

……他找赵恋乔干什么?乔蓁蓁心慌得厉害, 试图找个人问一下,然而大雨还在下, 小区里根本没有路人可以问, 她只能离开小区出去找。

本来是想沿着赵恋乔回家的路去找的,突然在交叉口另一条路上,看到了赵恋乔一直挂在书包上的玩偶。她心下一沉, 就沿着那条路去了,结果走了一段后,不知不觉来到了烂尾楼,她看到地上被砸烂的手机瞬间, 就听到楼顶的尖叫声时,便看到赵恋乔正往下掉落。

而现在,时间停止,世界随之静了下来。

乔蓁蓁跌跌撞撞往楼上跑,恨不得一瞬间就到目的地,无奈双腿不给力,用了好久才勉强爬上十五楼。而她到楼顶之后也顾不上休息,分秒必争地冲到天台旁,将已经掉下去大半的赵恋乔拉了回来。

将赵恋乔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她除了一只脚腕红肿,手上有点破皮之外,其他地方都好好的,乔蓁蓁这才松一口气,一扭头看到池深脸上的浅淡伤痕,顿时皱起了眉头:“在哪留下血迹了吧?”

“不会,现在雨下这么大,别说血迹,就连指纹都会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小八回答。

乔蓁蓁这才松一口气,想了想后又问:“这附近有没有监控?”

十年前的监控设施没有到遍地都是的地步,尤其是池深所在的那个老小区,里面更是不存在监控,而从小区到这边的路上,因为平时没人走路,唯一的一个监控也是坏的。

她现在就是不知道,这座楼附近有没有监控,会不会把赵恋乔刚才坠落的画面拍到。

小八静了片刻,回答:“附近没有检测到监控。”

乔蓁蓁松了口气,看着两个静止的人开始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以赵恋乔的性格,肯定是要报警的。她该怎么办,带着池深离开这里,去一个比较远有监控的地方,证明他们在同一时间不可能出现在烂尾楼?

不行,她能用的时间太短,现在也已经消耗了一部分,根本来不及做这些。

那么,就只能想办法打消赵恋乔报警的念头了。

乔蓁蓁盯着赵恋乔看了片刻,打个响指让时间恢复流动。

“啊!”赵恋乔惨叫一声,捂着脸恐惧下落。

而池深第一时间看到了凭空出现的乔蓁蓁,怔愣之后浑身凉透,一张脸也彻底失去了血色。

赵恋乔尖叫了半天,想象中的痛苦却迟迟没有到来,她勉强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乔蓁蓁后愣了愣神,接着意识到自己没死。

“赵恋乔,你竟然要把池深推下楼!”乔蓁蓁突然开口。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怔愣。

赵恋乔还在迷茫自己为什么明明已经掉下楼,却又出现在天台上的事,闻言愣了愣,茫然地看向乔蓁蓁。

乔蓁蓁冷笑一声:“幸亏我来得及时,不然你是不是就得逞了?你知不知道杀人是犯法的?!”

赵恋乔还在盯着她看,半晌总算反应过来,一瞬间气得直哆嗦:“你胡说……你胡说……”

“是,我是在胡说,”乔蓁蓁平静地看着她,“你如果敢报警,这就是我的证言,这附近没有监控,没人知道你和池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但是很多人都可以证明,你很不喜欢池深。”

“乔、蓁、蓁……”赵恋乔咬牙切齿。

乔蓁蓁冷静地看着她:“不想被倒打一耙的话,就最好把嘴闭上,你那手机早就被雨泡了,上面不可能留下指纹,你人证物证都没有,但池深有人证,当然了,你也可以说是我们两个联手,但是动机呢?”

她上前一步,冷淡地看着赵恋乔:“我的动机是什么?你的动机又是什么,到时候一旦报警,这是警察第一要查的,你猜最后的结果对谁有利?”

赵恋乔对上她的视线,一瞬间想到赵英跟乔建那点事,她心下顿时一慌。如果真的报警了,警察一查就会查到乔建出轨的事,接着顺藤摸瓜,就能查出她知道这件事,而乔蓁蓁不知道。

这么一看,确实对她不利。

乔蓁蓁看着她不断变化的神色,就知道威胁起作用了,半晌缓缓开口:“明天我会把手机钱给你,你再买一个新的,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怎么样?”

赵恋乔恨恨看向她,却在不经意间又跟池深对视。

她瑟缩一下,咬着牙站起来往外走,经过池深时腿一软,差点跪下去。

乔蓁蓁就看着她飞一样地逃了,很快便消失在楼梯口处,而池深还安静地站在那里,脸上已经毫无血色。

大雨中,她冷淡开口:“你刚才,差点做了杀人凶手。”

池深喉结动了动,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我一直觉得,你性格有点孤僻,有点偏激,跟正常人不太一样,可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竟然会有杀人的一天。”乔蓁蓁定定看着他,眼底是难以化开的悲伤,“是为了我吗?你要为了我,去触犯法律的底线吗?池深,我接受不了,不管我多讨厌赵恋乔,我都接受不了你的行为。”

池深浑身血液都冷了下来,肌肉僵硬得可怕,他试图靠近她,然而刚走近一步,她就往后退了两步,而她身后是几十米高空,赵恋乔刚才差点掉下去的地方。

“别动!”他倏然紧张,“我……我往后退,你别乱动。”

说着,他小心翼翼地往后退了几步,跟她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乔蓁蓁沉默地看着他,心情复杂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正当她思考该怎么教育他时,就听到他哑声开口:“我以后不这样了,你别害怕我……”

只一句话,乔蓁蓁仿佛回到了眼睁睁看着他死去的那天,顿时什么火气都没了,只剩下浓郁的悲伤。

她看着惊慌的池深,一瞬间好像想通了很多事:“当初钱游是被你关进厕所的吗?”

“……是。”

“上次那两个人,也是被你关在汗蒸房?”

“……嗯。”

乔蓁蓁咬了咬唇:“你知道杀人犯法吗?”

“知道。”池深颤声回答。

“你知道他们可能会死吗?”乔蓁蓁又问。

“知道。”

面对他的坦白,乔蓁蓁都快绝望了:“你知道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道德吗?”

池深定定看着她,见她情绪出现波动,怕她又往边上走,于是小心翼翼地往后挪了一步:“知道。”

“你有吗?”乔蓁蓁问。

池深愣了一下,茫然地看着她。

乔蓁蓁双手紧紧攥拳:“你有吗?”

“……不知道。”池深低下头。他从有记忆开始,面对的就是无止境的工作和暴力,父母不会教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只会给他羞辱和打骂,而当他终于开始上学,已经变得跟班里那些人不太一样。

同样都是几岁的孩子,别人会交朋友会吵架,会一起为死掉的蝴蝶伤心,而他就像一个局外人,冷淡地看着他们情绪蔓延,却无法感知。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道德,如果不是遇见乔蓁蓁,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感情。

乔蓁蓁看着他脆弱的下颌线,心里又酸又胀,半晌突然伸手抱住他,池深猛然看向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明明两个人的身体都是冷的,可他却感觉有一团小小的火焰,从她用力的双臂过度在自己身上,他浑身上下好像都跟着温暖起来。

接着,他感觉到了乔蓁蓁的颤抖。

“蓁蓁……”他不太熟练地叫了她一声。

乔蓁蓁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后,终于忍不住开始哽咽,这下池深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心口的地方有热腾腾的感觉,完全区分于从天而降的大雨。

那是她的眼泪。

“我以后再也不会了,我不会这么做了,”池深彻底慌了,用艰涩的嗓音费力安慰,“你别哭,我知道错了,我、我去跟赵恋乔道歉,保证以后绝对不做伤害别人的事,你别哭……”

乔蓁蓁吸了一下鼻子,红着眼睛看向他:“就算别人伤害我,你也不能做违法的事。”

“好。”池深立刻答应。

乔蓁蓁见他回答得干脆,心里总算好受了点,擦了擦眼泪后郑重地看着他:“池深,我不管你以前是怎么样,但从今天开始,你得给我做一个好人,就算想反击伤害你的人,也不准动用违背法律道德的手段。”

池深嘴唇动了动,半晌点了点头:“好。”

作者有话要说:  勇敢深深,洗心革面

本章抽五十红包,冲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