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 3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个人在天台上待了很久, 等回到住处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乔蓁蓁用池深的浴室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发愁湿掉的内衣该怎么穿, 正当她不知所措时, 外面静了很久的池深突然敲了敲门。

“有事?”乔蓁蓁虽然相信他的人品,但洗澡的时候乍一听到敲门声,心里还是惊了一下。

池深听出她语气里的惊吓, 静了静后开口:“我买了吹风机,放在门口了。”

他头发很短, 平时用不到吹风机, 所以一直没有买。

乔蓁蓁顿了顿, 道谢之后等他离开,才把浴室门开了一条小缝。

然后就看到地上不仅有吹风机,还有另外一个小盒子。

她将东西都拿进来, 拆开之后才发现是一套一次性内衣裤, 是那种弹性尺码,基本上每个尺码的女性都能穿。乔蓁蓁没想到他连这些都想到了, 唇角上扬的同时又有点脸红。

池深还水淋淋的,她没敢在浴室耽误太多时间, 穿了内衣裤后直接换上池深的衣服, 拖着长一截的裤腿出来吹头发。

池深不敢看她,等她开始吹头后才钻进浴室,洗了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

“把你头发吹一下, ”乔蓁蓁刚给赵恋乔转完钱,就把吹风机递给他,“天气已经凉了,以后每次洗完头发都要及时吹头, 不然容易中风变面瘫。”

“……好。”池深低着头答应。

乔蓁蓁到沙发上坐下,给他腾出了吹头发的地儿。

池深的头发很短,吹了两三分钟就基本干了。吹风机关上之后,屋里顿时静了下来,池深无意识地扣着裤子,第一次连看都不敢看她。

沉默许久后,乔蓁蓁总算开口:“赵恋乔的手机钱我出了,这是你犯的错,你要买单,明天取了钱还给我。”

“好。”池深盯着吹风机答应。

“你也买个手机吧,省得我以后总联系不上你。”乔蓁蓁又道。

池深还是只有答应。

然后就是更漫长的沉默。

乔蓁蓁考了一天的试,本来就很疲惫,刚才又经历了身体和精神上的两大波折,这会儿更是累得不想说话,给秦静发了来接她的短信后,就窝在沙发不吭声了。

她只是休息,然而落在池深眼中,就变成了另外一种含义。

他的脸色越来越白,扣着裤子的手指也越来越用力,直到乔蓁蓁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才猛地松开。

“我妈来接我了,我走了啊。”乔蓁蓁说完就要下楼。

池深下意识站了起来,因为站得太急,吹风机被他扯落在地,顿时砸在了他的脚上。

“怎么这么不小心,疼不疼?”乔蓁蓁顿时皱眉。

池深定定地看着她,半晌小心翼翼地问:“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乔蓁蓁愣了愣:“什么?”

“……你不想要我了。”池深这次变成了肯定句。

乔蓁蓁哑然很久,一脸真诚地请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她只是好奇他为什么会生出这种想法,可这句话落在池深耳朵里,就成了他猜中了她的心思,漆黑的瞳孔顿时溢满了绝望。

乔蓁蓁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一时间也跟着愣住。

“我会改,你别不要我。”池深哀求,上一秒还敢当杀人犯的家伙,这一秒竟然像只怕被抛弃的猫,只要能得到主人的原谅,他甚至可以立刻就去死。

乔蓁蓁的手机再次震动,是妈妈催促的短信,她匆匆低头看了眼,叹了声气道:“没有不要你,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呢。”

池深还是盯着她看,似乎不太相信。

“乖,别想太多,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还得上学呢。”乔蓁蓁说着就开了门往楼下跑,跑了一层后若有所觉地回头,就看到他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口,一副即将死掉的绝望面孔。

乔蓁蓁无言一瞬,又冲了回去。

池深本来已经深陷自己的情绪无法自拔,突然又听到了回来的脚步声,他愣了愣低下头,乔蓁蓁恰好踮起了脚尖,不偏不倚地亲在了他的薄唇上。

池深一瞬间僵住。

“看见没,我还是喜欢你的,所以别胡思乱想。”乔蓁蓁揉了揉他的头发。

池深还在怔愣。

“当然了,该反思还是要反思的,以后不准再做那些事,我不想别人以后提起我喜欢的你,用的是一些不好的词汇。”乔蓁蓁说完,又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这才扭头往楼下跑。

池深定定看着她消失的方向,许久之后抿了抿唇,乖顺地把门关上了。

乔蓁蓁冲到楼下时,大雨已经停了,秦静站在车前,一看到她就皱眉:“怎么穿的是池深的衣服?”

“别提了,突然下大雨,直接给我淋湿了,”乔蓁蓁说完暗道一声糟糕,“我衣服忘拿了,还在他浴室里,我上去拿……”

“先放着吧,都这个点了,赶紧回家。”秦静催促。

乔蓁蓁一想也行,于是立刻钻进后座。秦静横了她一眼,开着车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乔蓁蓁时不时从后视镜瞄秦静一眼,似乎在观察她的表情。秦静一脸冷淡地开车,在她第三次看过来时突然开口:“想问什么直接问,别磨磨蹭蹭的。”

“……妈,你看到我穿着池深的衣服,就不会多想吗?”换了别的家长,估计都要把人活吃了吧。

“你既然这么问了,妈妈肯定会觉得你什么都没做,”秦静轻嗤一声,“我生你养你十几年,还不知道你心虚时是什么样?再说了,你既然答应我不会在高中毕业前做出格的事,我就相信你不会做出格的事。”

乔蓁蓁想问秦静亲一下算不算出格,但想了想自己还是不要轻易作死了,于是甜甜开口:“谢谢妈妈的信任。”

秦静轻哼一声:“今天考得怎么样啊?”

“……能不说这么扫兴的话题吗?”乔蓁蓁撇嘴。

秦静横她一眼:“我这天天接送你,就是想让你考好一点,结果你跟我说这是扫兴的话题?别跟我说跟以前没什么区别啊。”

“……区别还是有的,”乔蓁蓁心虚地瞄她一眼,“以前没有好好做题,这次好好做了。”

“还有呢?”秦静又问。

乔蓁蓁清了清嗓子:“这次的题对我来说有点难了,我好多不会的,反正你做好心理准备,我可能考得很差。”

“不错,都知道哪道题不会了,还是有进步的。”秦静点了点头。

乔蓁蓁:“……”这妈对闺女的滤镜不是一般的大。

折腾了一整天,乔蓁蓁一回到家就睡了,直到第二天闹钟响起才艰难醒来。

昨天一口气爬十五楼的后遗症出现了,两条腿又酸又疼,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加上昨天写了太多的字,双手更是酸得不行,她突然有种想请假的冲动。

……但这个时候请假,估计某个敏感的蘑菇会疯吧。

他肯定会以为她为了躲他,才彻底不去学校的。乔蓁蓁啧了一声,赶紧洗漱出门了。

托某个蘑菇的福,她比平时早到了十分钟,一下车就在角落里看到了蘑菇。她伸手打招呼的瞬间,清楚地看到他松了口气。

“去吃饭吧。”她好笑地说。

池深点了点头,跟她一起往学校旁边的早餐店走,一路上有不少人都在偷看他们,还有几个更是一起兴奋地嘀咕,不知道在说什么。

乔蓁蓁起初还没当回事,渐渐就觉得不对了——

她平时和池深一起时,也不少被人偷看,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夸张。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乔蓁蓁扯了一下池深。

池深认真地检查,然后摇了摇头。

“……那他们看什么。”乔蓁蓁嘟囔一句,跟池深一起进了早餐店。

早餐店里就更夸张了,几乎在他们进门的一瞬间,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过来,还有几个看看他们又看看手机,似乎在对比什么。

乔蓁蓁皱了皱眉,直接拦住其中一个人:“你们在聊什么?”

“没、没事!”那人说完飞速逃走了。

乔蓁蓁心中更加疑惑,但还是点了两笼小笼包,跟池深坐下慢慢地吃。

一顿饭吃完,她几乎已经适应了这种被盯着的感觉,于是淡定地掏出零钱结账。

在她付钱的瞬间,角落里发出一声惊呼,她皱着眉头看过去,那人赶紧把头低下了。

“……神经病。”乔蓁蓁嘟囔一句,叫上池深往学校走。

去学校的路上,也是一路非常瞩目,然而池深一直处变不惊,乔蓁蓁也很快淡定,两个人强大到直接无视了那些人。只是乔蓁蓁本以为这种反常只会出现在外面,没想进班之后还是这种待遇,有几个还算熟悉的同学,看到她更是欲言又止。

“到底怎么了?”她皱着眉头问。

那个同学刚要掏出手机,余光注意到班主任后瞬间收了回去。

乔蓁蓁愣了一下,扭头就跟班主任对视了。

“乔蓁蓁,你跟我来趟办公室,”班主任说完,又看向已经坐下的池深,“池深你也过来,其他人上自习。

作者有话要说:  赵恋乔下线倒计时了,晚上那章要晚一丢丢,12点更

本章继续50红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