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 4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建突然无语, 乔蓁蓁就当他是默认了,扭头看向秦静:“妈,那就以我的名义起诉吧, 到时候立案了, 我也可以出席。”

“出席什么!”乔建顿时黑了脸,“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很单纯善良的吗?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赵恋乔那是你同学,还跟你关系那么好,你现在因为一点小事说起诉就起诉, 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她诬陷我的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乔蓁蓁嘲弄地看着他, 特别好奇他在说这些的时候, 心里在想什么, “而且她发的那些帖子里,大多数都是污蔑我利用校董女儿的身份搞特权, 如果这次没有查明真相, 说不定你校董的位置也不保了, 你真的愿意就这么放过她?”

一听她在为自己考虑, 乔建的表情稍微缓和了点:“没有那么严重,她一个学生, 能激起什么大风浪啊,爸爸肯定有办法解决的。”

“你所谓的办法,就是让蓁蓁出国留学是吗?”冷眼旁边的秦静终于开口。

还真像他解决问题的办法,乔蓁蓁眼底闪过一丝嘲讽。

乔建皱了皱眉:“出国留学有什么不好,蓁蓁本来就不是读书的料,出去几年混个文凭不是也挺好吗?”

“你怎么就知道她不是读书的料了?”秦静听到他这么说女儿,顿时不高兴了。

乔建扫了她一眼:“我说的也是事实, 蓁蓁是我闺女,她什么样我还不清楚吗?是,这次是进步了一点,可那是因为原来的成绩太差,稍微多写两道题,就显得进步很多,你等她下次考试,我不信她还能进步这么多,你作为家长也要认清现实……”

“够了,你是她爸,不是她班主任,我没兴趣听你跟我分析她的学习。”秦静直接打断。

乔建深吸一口气:“你现在怎么脾气这么差了?吃枪药了吗?”

眼看着又要吵起来,乔蓁蓁当即打断两人的谈话:“行了,时间不早了,都休息吧。”

乔建赶紧开口:“那起诉的事……”

“我不会妥协的。”乔蓁蓁干脆地开口。

乔建顿时沉下脸。

秦静也懒得跟他多说,直接揽着乔蓁蓁回屋了。

看着母女俩同仇敌忾的样子,乔建气得直接踢翻了一个垃圾桶:“行,你们是一家人,我是个外人,我说什么你们都不听!”

乔蓁蓁听到动静想回头看,秦静直接把她拉进了屋里:“不用管他,疯狗一个。”

乔蓁蓁没忍住笑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这么说他。”

秦静其实是标准的传统女性,不论乔建犯了多大的错误,多惹她生气,她都不会在外人跟孩子面前给他难堪,更不会说他坏话,这真是第一次乔蓁蓁从她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秦静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也有些不好意思:“我是一时间气坏了,你可别乱学啊,他是你爸,你得尊敬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最近对乔建的容忍度真是越来越低了。

“那也得值得尊敬才行,”乔蓁蓁笑了一声,“不去解决幕后的坏人,却想着把我送出国,真有他的。”

提起这件事,秦静也很不高兴,抿了抿唇后开口:“你放心,妈妈绝对不会让这件事轻易过去。”

女孩子的声誉比天还大,她家蓁蓁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乔蓁蓁点了点头,见她要出去了,便赶紧拉住她:“妈,今天晚上跟我睡吧,爸爸发那么大脾气,我有点害怕。”

“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害怕,你是担心我回屋会跟他吵架吧。”秦静扬眉。

乔蓁蓁被拆穿了也不否认,只是嘿嘿地朝她笑,秦静哭笑不得地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便直接留在她屋里了。

两个人洗漱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乔蓁蓁关了灯钻进妈妈的怀抱,很快就沉沉睡去。

秦静却难得失眠,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她将胳膊从乔蓁蓁脖子下抽了出来,轻手轻脚地往外走去,走到厨房拿了瓶红酒,坐在客厅喝了两杯。

酒意渐渐上头,她总算有了困意,便伸了伸懒腰上楼,走到乔蓁蓁门前时,突然看到自己那屋的门没关,乔建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像是在跟谁打电话。

她停顿一下,还是想跟他聊聊,于是转身又往自己房间走。

走到门口后,她深吸一口气,做了精致美甲的手刚握住门把手,还没来得及推开,就听到他不耐烦地说:“我都已经跟她们说了,她们不同意我能怎么办?你还要我去求她们吗?”

秦静停了下来。

“总之这件事你自己想办法,我不会再管了,我……”乔建说着话若有所感地回头,看到秦静后愣了一下,很快又反应过来,冷着脸跟电话里说,“行了,我不会再管了,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吧。”

说完,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然后皱着眉头问秦静,“你怎么来了?”

“都这个时间了,你在跟谁打电话?”秦静问。

乔建顿了一下:“没谁,公司的业务问题,财务部门出了点问题,现在烂摊子要丢给我了。”

他说得自然流畅,秦静虽然心里还是觉得奇怪,可也没有过多怀疑:“没什么大事吧?”

“没什么事,”乔建见她信了,默默松一口气,“你怎么还没睡。”

“我想跟你聊聊。”秦静进屋后把门关上。

乔建顿了一下:“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他只这一句话,就让秦静的心凉了半截:“原来在你心里,我们已经没什么可聊的了吗?”

乔建不语。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最近出了很多问题。”秦静尽可能耐心。

乔建看她一眼:“你成天往秦家跑,怎么可能不出问题。”

秦静闻言,心彻底凉了,看着他在灯光下略显油腻的脸,竟然觉得自己来这一趟是是吃饱了撑的。

她转身就走,乔建见状立刻叫住她:“秦静!”

“什么事?”她板着脸回头。

“我说放弃起诉的事,你再好好考虑一下,我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蓁蓁,这些事说破天也是学生之间的矛盾,你一个大人,还是校董老婆,突然掺和进来像什么样子,本来董事会就对我有意见,你要再闹下去,我这校董还怎么干。”乔建尽可能放低姿态。

他刚才说不管,只是一时气话。

没办法,刚才赵英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一直在哭,他怕她再肚子疼,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儿子,他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母子有事。更何况这件事确实在学校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学校方只想尽快平息,秦静如果真的起诉,那他又要受到诟病。

秦静定定看了他许久,勉强笑了一下:“你真是为了蓁蓁吗?”一句一个校董,明明最在乎的还是自己,怎么好意思说得冠冕堂皇。

乔建皱起眉头,没等明白她的意思,她就转身离开了。

一夜无话。

早上六点的闹钟一响,秦静和乔蓁蓁就起床了,洗漱后说说笑笑地下楼,却在看到客厅里的乔建时突然静了一瞬。

乔建忍着她们无声的排挤,好声好气地邀请:“快坐下吃饭吧。”

乔蓁蓁和秦静对视一眼,一起到餐桌前坐下,一家三口沉默地吃早饭。

吃到最后的时候,乔建突然开口:“刚才校长给我打电话,说赵恋乔和她家长已经在你们班主任的办公室等着了,想当面跟你道歉。”

乔蓁蓁顿了一下,抬头看向他:“我?”

“当然了,”乔建笑笑,“人家一个小时前就去学校门口等着了,诚意很足,你们班主任的意思也是希望能和平解决,你们都是高三的学生了,最好还是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这些事能尽快……”

“谁让你擅作主张联系班主任的?”秦静不悦开口。她可以不考虑董事会的想法,不考虑乔建校董的身份,但不能不考虑班主任的态度,因为接下来小一年的时间,自己闺女都要受班主任的照拂。

乔建也是吃定了这一点,被她打断后也不恼:“你们现在这些事,已经害周老师被校长批评好几次了,哪怕是为了她考虑,你们也不该再纠缠不放。”

“明明是赵恋乔做错了事,现在倒怨我们纠缠……算了,我懒得跟你说,”秦静直接站了起来,“蓁蓁,我们走。”

乔蓁蓁立刻背上书包跟去,走到一半又折了回来,把桌上所有吃的都拿走了。

乔建一个恍神,面前就什么都没了。

他:“……”

乔蓁蓁一手两个三明治,急匆匆地追上秦静:“妈妈,现在该怎么办啊?”

“去学校,会会赵恋乔的家长。”秦静面无表情。班主任的面子她不能不给,可不起诉了,也不代表她不能给自己女儿找回场子。

乔蓁蓁闻言愣了一下,不知不觉地停下了脚步。

秦静坐进驾驶室,才发现她还傻站着,当即扬眉:“怎么还不来?”

“……来了。”乔蓁蓁咽了下口水,默默钻进了车里。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知道真相,本章抽50红包,最近两天没抽到的倒霉蛋蛋举手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