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 4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午十点钟的餐厅, 几乎一个人都没有。

当乔蓁蓁说出她早有准备时,秦静表情微妙,本能地去问:“你的计划是什么?”

“妈, 你听说过杀猪盘吗?”乔蓁蓁一脸神秘。

秦静顿了一下, 脸上闪过一丝迷茫。

等乔蓁蓁说完之后,她有些意味深长:“难怪你舅舅突然让我回去工作。”

乔蓁蓁见状有点紧张:“妈,你不认同我吗?”

“没有不认同,就是觉得……这计划不像你这个年纪能想出来的,”秦静感慨, “确定是你一个人想出来的?”

“是我一个人想的,但是细节还是外公完善, 然后舅舅负责执行。”乔蓁蓁老实回答。

秦静将她从上到下又打量一遍:“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你还挺有这方面的才能?”

“……主要是之前在新闻上看过太多这种套路。”乔蓁蓁颇为谦虚。现在这个时间, 杀猪盘还没有盛行,但是她重生前那两年, 却是每天新闻都会播的, 她哪里是有这方面的才能, 只是突然发现这种套路很适合对付乔建而已。

当然了, 杀猪盘的套路是违法的,而她只是套个模板请君入瓮, 其他的还是由外公和舅舅负责。

秦静沉思片刻:“既然你们都已经做好了计划,我肯定是要配合的。”

“……你确定吗?其实如果不想跟他纠缠,我们也能立刻跟他离婚的。”乔蓁蓁认真地看着她。虽然秦静现在状态还不错,可上辈子留给她的阴影太深,她还是希望一切以妈妈的心理健康为主。

秦静一抬头,就对上她担忧的视线,笑了笑后开口:“放心, 妈妈没有那么脆弱。”她做人可以懦弱,但做母亲却不能,该属于自己女儿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

乔蓁蓁见她没有半点犹豫,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乔蓁蓁就回了学校。

她进班时,刚好是最后一节课上课前,赵恋乔不在,而池深一直在等她,看到她回来后立刻站了起来。

乔蓁蓁开心地跑到他身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池深问:“怎么样。”

“哟吼,池深同学竟然也有主动说话的时候呀?”乔蓁蓁扬眉。

池深看到她上扬的唇角,重新安静下来。

不等他继续问,乔蓁蓁就主动开口了,把今天的事完完整整说了一遍。池深沉默地做倾听者,听到一半时还不忘拧开水杯提醒她喝水。

乔蓁蓁把全部事情大概讲一遍后,也快要上课了,她看着已经减少一半的水杯,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

“你说得对,我该相信她的,她比我想象中要坚强得多。”上课铃响起,乔蓁蓁小声说。

池深默默握住了她放在桌下的手,给予她坚定的支持。

乔蓁蓁顿了顿,默默抠了抠他的手心。

【好感值+10,现存430】

好久没跳出来新增好感值了,现在突然出现,乔蓁蓁才发现自己最近忙着对付赵恋乔,都没顾上刷池深的好感。

这怎么行,现存的好感虽然多,可也越来越不经用,总的算起来她已经使用暂停技能七次了,每多用一次,基础消耗就要多5点,也就是说下次暂停时间,就得45点才能换取三十秒。

经过这几次的使用,她发现好感续命技能,是可以延长池深的生命长度,而暂停时间的技能,则可以用来关键时候救命,二者缺一不可,她必须多攒一些才行。

这么想着,乔蓁蓁又挠了挠池深的手心,然而没有新的好感值出现。她沉默几秒,不死心地又挠一下,却换来池深突然收紧了手,直接将她给攥住了。

乔蓁蓁动弹不得,只好放弃。

她在致力于刷好感值的时候,秦静已经回了秦家,将自己已经知道乔建出轨的事说出来后,秦升心疼得什么都没说,而是直接去了书房。

“爸其实特别难受,”秦照开口,“去看看他吧。”

秦静红着眼眶点了点头,便跟着进书房了。

书房里,秦升沉默地坐在沙发上,听到开门声也没回头。

“爸。”秦静开口叫他。

“你真想好了?”秦升问。

秦静走到沙发前,坚定地点了点头:“我这次来,就是跟您商量后面的事的,那个第三者怀的是儿子,以乔建的性格,估计很早就计划跟我离婚了,如果现在正常离,恐怕我什么都分不到。”

“秦家家大业大,还看不上他那点东西,”秦升冷笑一声,停顿片刻后又开口,“但就算扔了,也不能给他留着。”

说罢,他看向秦静,缓缓地叹了声气。

两个人在书房待了一下午,秦静才开车离开。

她回到家后不久,乔建也回来了,看到她后顿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然,显然是在担心今天自己做得太过,会被她看出端倪。

秦静平静地看着他的表情,不懂像他这种什么都摆在脸上的蠢人,是怎么骗了自己将近三年的。

她深吸一口气,表情顿时紧张起来:“那个女人没事吧,她的孩子保住了吗?”

乔建顿了顿,盯着她看了片刻后逐渐放下心来,冷哼一声把手里的西装外套丢在沙发上:“差点动胎气,幸好我送医院及时,不然现在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那就好那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秦静松了口气。

乔建斜她一眼:“她可还在医院住着,你要是再逼赵恋乔退学,她如果有个好歹,那乔蓁蓁这辈子都没办法抬起头做人了。”

秦静尴尬一笑:“我也只是想帮蓁蓁出口气。”

“出气的方法有很多,何必要赶尽杀绝呢。”乔建见她语气不再强硬,也跟着缓和下来。

秦静沉默不语。

“行了,她已经答应赔偿和道歉了,退学的事还是算了吧,到底是高三了,这个时候转学说不定这辈子都废了,”乔建说完,就径直回屋了,换了身衣裳后很快出来,看到秦静还在,便直接开口,“都是因为你,我浪费了一天的时间,公司的事一件都没解决。”

秦静赶紧站起来,像做错的孩子一样紧张:“那怎么办,现在去加班吗?”

这一个多月以来,两个人每次碰面都是吵架,乔建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她的关心了,闻言下巴昂得更高:“嗯,加班,今晚不回来了。”

说完停顿一下,又补充,“明天可能也不会回来,得看情况,没什么事别找我。”

赵英最近动不动就肚子疼,医生都说她是精神压力过大,加上高龄怀孕身体不好,如果不小心呵护,孩子就有可能会出问题,所以他得多陪陪她才行。

“行,那你也要注意身体,按时吃饭。”秦静配合地起身把他送到门口。

听到她久违的好话,乔建心头一动,回头就要亲她一下,秦静及时往后退了一步:“赶紧去吧,我也得开始练瑜伽了。”

“……一天天的就会做些没用的事。”乔建最不耐烦她那些富太太游戏,闻言顿时板起脸,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当房门被关上,秦静眼底闪过一丝嘲讽,扭头回了房间。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九点多。

三节晚自习做了两套卷子的乔蓁蓁,一听到放学铃立刻坐不住了,然而还没等站起来,肩膀上就多了一只苍白的手把她按住了。

“还有两道大题。”他坚定开口。

乔蓁蓁:“……最后两道题都是难的,我肯定不会做。”

“试试。”池深坚持。

乔蓁蓁无奈,只好静下心来埋头做题,结果一做就是二十分钟,最后也只是把两道题的第一小问给答出来了。

【好感+5,现存435】

……两套卷子五个点,她按这个速度来积累,恐怕池深长命百岁了,她却英年早逝了。

“走吧。”池深伸手,不太熟练地揉揉她的头发。

“……都乱了。”乔蓁蓁哭笑不得,可一对上他黑色的眼睛,又直好作罢,“今天晚上就不补课了吧,我想早点回家陪妈妈。”

池深面露犹豫,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两个人走到校门口分开,今天是司机来接,乔蓁蓁跟池深道别之后就坐上了车,走了一段后心血来潮地回头,就看到池深朝着另一个方向去了。

……那条路不是回家的方向吧?她迟疑一秒,正要仔细看,但他的背影已经消失了。

乔蓁蓁抿了抿唇,叫司机回去找了一圈,没找到后才回家。

秦静在家已经做好了宵夜,看到她回来立刻招手:“过来尝尝,云吞面,我亲自做的。”

乔蓁蓁当即跑过去,尝了一口后夸奖:“妈妈做得真好吃!”

“你喜欢就好。”秦静含笑道。

乔蓁蓁也跟着笑,只是有点心不在焉。

“发生什么事了吗?”秦静问。

“刚才池深好像没回家,也不知道去哪了……应该没什么事吧。”乔蓁蓁干笑。

秦静点了点头:“他虽然瘦,却很结实,不会被人欺负的,你别担心。”

她哪是担心他会被欺负啊,分明是担心他会欺负别人,想起那天差点摔死的赵恋乔,她的心就忍不住悬了起来。

“手机响了,别走神了。”秦静叫她。

乔蓁蓁顿了一下,低头看了眼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她直接挂断了:“垃圾电话吧。”

话音刚落,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接一下吧。”秦静说完,就先回屋了。

乔蓁蓁抿了抿唇,不太高兴地接起手机:“喂,谁啊?”

“……蓁蓁,是我,”池深的声音穿过听筒,有一点点的局促,“我听你的,今天买手机了。”

乔蓁蓁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早上的时候,自己是说过这件事。

作者有话要说:  池深:今天的我也是甜豆

本章抽50红包,今天快累吐了,昨天的和今天的都明天发哈
sitemap